陈三剿匪记

  陈三剿匪记

  八月初八陈家堡堡长陈铁山家里锣鼓喧天,他高坐在太师椅上,接受各方宾朋为他庆贺八十岁寿辰。这时候,忽闻院外马声嘶鸣,紧接着闯进一个手持大刀的蛮汉子。众人一惊,来人正是龙虎山的土匪黄愣。只见黄愣怀抱着铁皮箱,腾地跳下马后,肆无忌惮地举刀喝令道:老堡长赶紧拿出金银,否则让你寿辰变丧礼!老堡长一听,气得顿时抖如筛糠,他缓缓站起身骂道:你们这群畜生!杀人放火,抢粮夺女,罪恶滔天啊!怎想喝得烂醉的黄愣听后气得大叫一声,挥刀就刺。不知是受了惊还是没站稳,老堡长突然一个趔趄向前倾了过去,就在脖子与刀尖只有一个指节远的时候,坐在旁边的陈三邪突然手拍桌案,只听嘿地一声,腾空跃过去,一把便搂住老堡长。黄愣登时一惊,就在还未缓过神来之时,陈三邪把老堡长往椅子上一放,接着就是一招蛤蟆蹬天。黄愣就像被放风筝一样嗖地飞出去,只听啊地一声惨叫,黄愣竟一头栽到了石凳上,额头顿时鼓起一个馒头般大小的紫包!黄愣吓得脸色煞白,像见了鬼一样爬上马就逃回了龙虎山。晚上老堡长劝陈三邪离开陈家堡,龙虎山的土匪头子定会前来兴师问罪的!陈三邪沉思道:不妨事,我正等他来呢——陈三邪虽姓陈,却非陈家堡中人,他善用揪术治疗瘀阻痹症,凡经过他手揪过的病人,无一不康复如初,因此人称神揪。半月前他游弋到陈家堡,在老堡长热情挽留下,便住了下来。龙虎山二当家黄虎一听今日发生之事,再看看满头大包的黄愣,不禁气得冷眉倒竖,破口大骂:这孙子真他妈吃了豹子胆,伤兄弟如同伤我!说着,跑去里间。躺在床上浑身颤抖的是黄虎的大哥黄龙,也就是龙虎山的大当家。半年前下山打劫,因遇到了一个蒙面高人,交手三两下便让蒙面人给踢飞在地,接着蒙面人一掌劈在他的后颈处,从那时起黄龙像是被断了筋脉,全身抽搐。听了黄虎的讲述,黄龙抖得更厉害了,他说:兄弟,你得为兄弟报仇啊!大哥我这就去!说完黄虎带上人马风风火火直奔陈家堡。来到堡长家,老堡长正弯着腰走向太师椅,黄虎大喝一声:昨天是哪个混蛋伤了我兄弟?老堡长张张嘴要说什么,却被陈三邪止住,他镇定自若地扶老堡长坐到椅子上,然后拿过炭炉上烧烫的酒碗,喝口酒后噗地喷在老堡长的后背上,接着揪住他颈部,顺势嗖地一拉,随后连续做了两次同样的动作,揪完之后,老堡长后背已泛出一溜红砂,站起后身子竟直了。黄虎看得两眼发直,这是什么功夫啊?这么神!陈三邪这时说:伤你兄弟的正是在下,他的伤实属咎由自取!对,就是他!一旁的黄愣喊道。黄虎把金色弯刀一举,原来是你这王八蛋!说着挥刀。这时黄愣一把拽住他,低声说:虎爷别冲动,这小子手段厉害着呢!黄虎愣了愣,没敢贸然出手,便想先试试陈三邪的功夫,听人讲你功夫不错,今天跟我比试一下如何?二当家的说笑了,在下只会打驴不会功夫!黄虎一愣,这是什么意思?这时候,只见陈三邪不慌不忙把正在拉磨的黑驴牵向院外。黄虎上前问道:去哪里?陈三邪未答话,自顾自地把驴拴在院外的木桩上,把驴身和院墙贴平。黄虎纳闷这家伙在搞什么鬼?陈三邪走回院子,说道:我要打驴了,你去院外看驴去!说着指向黄愣。见黄虎点头,黄愣便走了出去。陈三邪跺了几下脚,然后把腿慢慢岔开。运口气,把双手在胸前一握,这时他突然大叫一声,双掌猛向前推出。就在这时,院外突然一声驴叫,接着就是扑通一声。黄虎一惊,忙跑出去。到了院外,黄愣正拉长下巴看着四腿朝天双眼紧闭的黑驴发呆呢。黄虎一巴掌抽过去,刚才是什么情况?黄愣回过神说听到陈三邪一声怪叫后,驴像是中了邪,一声惨叫便摔在了地上。这就是隔墙打牛,不,隔墙打驴!黄虎惊叹陈三邪好深的内功!他们刚说完,只见陈三邪慢悠悠地走出来,在驴背上啪啪一通猛揪。驴噗地呼出一串气,甩甩头晃晃身子竟站了起来。看到这一幕,黄虎可是被震住了。黄虎是个性子暴却胆小的人,他知道陈三邪深藏不露,若真刀真枪干下去,不一定占到便宜,于是撒谎说山上有要事须办,便告辞了。回到山里,黄虎把事一说,黄龙惊得目瞪口呆。黄虎说如今陈家堡有这样的能人相助,对付他们怕是不易了!黄龙转了转眼珠说:既然这陈三邪如此神通,不如请他来为我诊治……接着黄龙附在黄虎耳朵上把主意一说,黄虎笑道:真是妙计啊!第二天,黄虎和几个弟兄又来到了陈家堡。黄虎说:前日我兄弟得罪了老堡长,是他罪有应得,今天我来是向老堡长赔罪的。随后他让弟兄从马上卸下礼物,祈求陈三邪为他哥哥治病,并说龙虎山和陈家堡从此永远结好。老堡长把陈三邪叫到一边,说黄龙黄虎凶狠毒辣,此次定不怀好意。陈三邪一拱手,说我跟他们去决不会有事的。见到陈三邪,黄龙问能不能治他的病,陈三邪考虑后说:能治!说着命人拿来一坛白酒和一个炭盆。不大工夫酒便热好了。陈三邪撸起袖子,撩起黄龙的衣服,猛喝一口酒噗的一声,酒花四溅,陈三邪一把揪起黄龙后颈,嗖地拉到尾骨,然后又从他胸前揪到后背,手法快如闪电,反复3次后,在他背揪了个圈。陈三邪道:下来走两步吧!走两步?黄龙还以为听错了,可当陈三邪把他从床上拉到地上时,他这才发现自己竟不抖了。真是神医啊!黄龙黄虎忙跪到地上磕起响头。磕完头,黄虎奉上一杯热酒,说这两年一到阴雨天他腰就痛得厉害,问陈三邪可不可以帮他把阻瘀的病魔揪出来?陈三邪笑了笑,说:没问题!陈三邪如之前的治疗一样,手法轻快如闪电,动作蜿蜒似缠丝。揪完之后,黄虎晃了晃腰,连喊真是神了!陈三邪解释说,人之所以会有病痛,多因筋脉遇阻,他这种手法就是揪通人体经脉,达到通则不痛的目的。最后说他是师承武当山的绝学大师。夜里陈三邪被吵醒了,他睁眼一瞧,黄愣和几个土匪正手持大刀抵在他的颈下。你们来了?咦?难道你知道我们来杀你?黄愣疑问道。当然,而且我还不会死!闻听此言,黄愣讥笑道:我们首领已下了死令,稍后就要你人头!陈三邪哈哈大笑起来,少废话,受死吧!说话间黄愣举刀就砍,这时忽然有人大叫一声:住手!等他回过头时,却看到一把金黄弯刀正从他身体里抽出来。拿刀的竟是被土匪搀着的黄虎!黄愣嘴巴张了几下什么也没说出,就因肝胆破裂躺了下去。陈先生救命啊,刚才我兄长突然旧疾复发,疼痛钻心,我也不知怎的腰部奇痛难忍,心痛如蚁蚀啊!这就叫自作自受!说着陈三邪翻身下地,这时黄龙哼哼唧唧着被土匪抬了过来。陈三邪突然抬高声音:人心有二,善恶分明,善要扬,恶须惩。来之前我已料到你们将会加害于我,所以再给你们治病的时候,我多用了一招‘善恶缠丝’。善恶缠丝?对!善恶缠丝’就是把人的恶心脉缠至善心脉上,当你心发恶念,善恶心脉就会相互纠结,让人心痛如蚁蚀,似虫咬贯彻全身!今日用此绝招情非得已,只因你们太难教诲。不过每做一件善事病就会减轻一分。半年前我化身蒙面人封住黄龙督脉,本以为你会有所收敛,没想到你竟变本加厉……黄龙黄虎闻听后大惊失色,嘴巴形如O字,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两天后,陈家堡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一是庆贺被抓到龙虎山上的村女被放归乡;二是庆祝龙虎山瓦解以后再无土匪骚扰;三是陈三邪已正式加入陈家堡籍,全堡人要舞龙舞狮连贺3日!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陈三剿匪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