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晓之虫

  春晓之虫

  三月正是樱花绚烂纷落的时节。一个女子在一棵老樱树下乘着暖暖的春光酣睡着。这时有一条蛇形的影子轻轻地爬上她的腿往上游走钻进了她的耳朵里。

  那是一棵古老的樱树满满的樱花遮盖出很大一片芬芳的树荫。

  “真是悠闲啊~”渡船泛波在洒满樱花瓣的小河里同乘的一个大叔感叹着“但是如果天气每天都像今天这样舒适的话人就会变得越来越懒啊。”他抽一口烟道“最近一段时间我那老婆子啊天天睡懒觉连早饭都不做了。”

  “所谓‘春眠不觉晓’嘛。”我随便应和了下。

  “而且她最近健忘得很厉害有次把孩子都忘在街上了。”他无奈地说。

  “挺严重的嘛希望别等你回家的时候都不认识你了。”说完打了个哈欠我也开始慵慵懒懒的。

  “嗯没到那种程度真是谢天谢地了。”大叔吐出一个烟圈说道。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问他“尊夫人晚上不会睡不着吧”

  “嗯”他诧异了下“没有啊睡得好啊呼噜声可大了。”

  “那就好。”

  “好什么呀吵得我都睡不着了。”

  “我这有治打鼾的药100块一包卖你吧。”

  “你这江湖郎中卖的药还真不便宜啊管用么”

  “专业的。”

  船靠岸了。付了船钱我正起身要走摇船的少年叫住了我。“咋你也要治打鼾的药么”我问。“不是关于健忘的事。”他取下斗笠“如果晚上睡不好的话会很糟糕么”少年略显焦虑地问道。

  他请我去他家看看一进门看到一个女子蹲在米缸上一脸惊恐小声叫道“快帮帮我阿值家里有个奇怪的动物”少年走过去一看从地上抓起来问“你说螃蟹你忘记了么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上岸产卵的啊。”那女子惊魂稍定从米缸上下来看到我问“是阿值的朋友么”“不是啦刚认识的是江湖郎中东楚先生。”少年不耐烦地答道拉我进了里屋。

  “一般都是这种状态”少年对我说“我妈妈以前是位很稳重的人虽说有时也会忘事但是从去年春天起就健忘得奇怪。”有次少年特地买了妈妈喜欢的鲑鱼灯盏糕回来她说真好吃还是第一次吃到那么好吃的东西呢。可她以前偶尔也会买来吃啊。妈妈关于鲑鱼灯盏糕的记忆全都消失了。还有一次在整理衣柜打算捐些不常穿的衣服给红十字会她也都跟第一次发现一样一些贵重的她以前舍不得穿的曲裾和背襟她都不记得了。夸张一点说少年偶尔打个喷嚏都能吓到她不要做这么奇怪的事情好不啦纳尼连喷嚏也不记得吗过年亲戚来拜访的时候有些她也不认得。伯父伯母也就算了连她自己的妹妹也不认识。”听完我琢磨着竟然连妹妹都……这的确很奇怪啊与其说是健忘不如说是阶段性的丧失记忆。少年继续说“而且不论白天晚上都不睡觉一直在工作。之前还能看见她做家事休息时在庭院的树荫下午睡的一定有哪里不对劲吧东楚先生”他期待地看着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啊我望向院子里的老樱树想了想对少年说“这样吧一会儿你把你妈妈遗忘掉的事能想到的都记下来给我。”

  吃完饭时我看到她多摆了一副碗筷和食物。说是给出门旅行的丈夫做的荫膳——家人为了祈祷外出旅行的人平安而供奉的食物。少年他爹是一年到头四处奔波的行脚商人传说这样做他在外头不会缺食少餐其实也就是为了表示个心意。我偷偷问少年“她不会是连死了丈夫的事都忘了吧”“哪呢这倒没。”他没好气地对他母亲说“早跟你说不要这么做了浪费粮食。”

  “又浪费不了多少米。”

  “但是妈妈吃的就少了吧”

  “你以为你爸爸在外奔波是为了谁啊他可比家里的我要饿多了。”

  “又赚不了几个钱在附近工作不好嘛。况且平时到这个时节也应该回来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妈妈变得这么迷糊都是因为总是在担心爸爸他……”少年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随意抱怨着。

  “让你见笑了。”他妈妈不好意思地说道“要说孩子他爸还确实是个除了温柔就没什么长处的人啦现在一定在哪里迷路了哈哈。”

  “但是那个孩子他担心的不只他的爸爸吧。”我喝了口罗宋汤说。

  女子看看我眼光黯淡了下来说“是的你是被那孩子请来的吧都听说了吧能看出怎么回事吗”

  “目前还什么都不知道。”我说。

  “这样啊……”她放下筷子看着我说“不管是为了我还是为了那孩子拜托了。我怕再这样下去连孩子和他爸的事我都会忘掉并且连我自己都忘记了。再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了。”

  晚上少年把记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先从这里入手应该有什么规律吧我研究着。酒、饼、彩虹、闪电还有那些忘记的亲戚……嗯那些亲戚有什么共同点我问少年。“嗯……这些亲戚都住在河对面平时不怎么来往。”他说。看来只是从日常生活中接触少的东西开始忘记。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应该早就忘记丈夫的事了。

  月色朦胧庭院里的老樱花树影子爬进了屋里女子在织布机前机械地工作着我们2个人坐在里屋默默地观察她。哎呀呀这么晚了也完全没有睡觉的意思啊。听少年说她每天晚上睡不着就坐在织布机前不停地织布怕忘记父亲而反复想着以前的事。

  暖风、花香、织布声……是为令人落入深沉的睡眠中而存在的。果然她开始打瞌睡了她的眼睛微微闭上打了几秒钟的盹又睁开了。啥这就醒了外面传来了公鸡打鸣早上啦都。女子打个哈欠起身去厨房做早饭了她人是走了……咦影子还在墙上当时哥们就睡意全无。少年发觉我看到了什么但是在他眼里没什么异常发现。那个影子慢慢化到了地上变成长长的蛇形影子游向了庭院。

  那个果然是……

  一种叫作“影魂”的虫食物是记忆。身体呈半透明灰色幕状喜欢潜藏在古树的树荫下装作阴影当有人或动物在树下休憩的时候一旦睡着就会从耳朵钻入脑中。宿主就会变得几乎无法睡眠而且渐渐地开始丧失记忆。等吞噬了宿主一定量的记忆后就会在体内开始分裂分身趁宿主打盹的时候跑到外面潜伏在树荫里等待新宿主如此繁衍不息。他们本来是害怕阳光照射的脆弱生物但是一旦潜伏在脑中就拿它们没办法了。这种虫目前所知的弱点只有阳光除非把脑袋打开放太阳下晒以我的医疗装备肯定不行。不过也有办法阻止不想忘记的事被忘掉。打个比方人的记忆就像是放在一个大柜子里面鲑鱼灯盏糕的事、家里亲戚的事、打喷嚏的事、曲裾和背襟的事这些都分门别类地放在不同的抽屉里“影魂”会一个一个抽出抽屉吃掉它吞吃的顺序和你重视的程度之类没有关系但是有些记忆影魂不会吞噬那就是你每天都会做会见到会想到的事。比如做饭的方法、织布的方法、儿子的事还有在记忆中见到丈夫的事。也许“影魂”是为了保障宿主的生命所以不会吞噬这些涉及日常生活的记忆吧。

  “那么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忘记”女子听完我的分析释怀开心不少。虽然只是我推测而来的分析但我认为大体不会错。如果记忆是从底层开始被吃掉也许什么时候这些日常的记忆也不会幸免的。所以我能想到的方法是尽量多储存记忆并且不断回想不愿意忘记的东西。不要一直呆在家里多出去走走。

  “我们别等了去找你爸爸吧”女子立刻决定了方向当时就把她的娃惊呆了她看到少年愣愣的样子摸了摸他的脑袋说“什么嘛这个傻样很久以前就想这么做了但是又害怕得知你爸爸出了什么事。可是我已经等够了。”

  “但是怎么找啊”少年问。

  女子望向庭院说“你父亲以前经常提起西边的小镇那么先试着从那里找起吧。你会跟我一起去吧阿值”

  坐着他们的船如一把利刃裁过粉红的锦缎穿行在落满樱花瓣的河水中船舷沾得满满的。在一个口岸我跟他们道了别一路保重啦。这个决定对他们来说真的好吗我望着小船渐行渐远女子和摇橹的少年慢慢地消失在晨雾中。

  知道他们旅行结果的时候已经是过去了一年这一年的春天樱雨依旧。没有化工厂进这村子真是谢天谢地。摇桨摆渡的还是那个少年他见到我显然十分欣喜连忙把船栓在岸边跟我一起坐了下来。如今她妈妈开了间茶水店倒是比以前精神多了。

  “你们有找到你的父亲吗”我问少年。

  “嗯”少年低下了头看着河里的小鱼围着花瓣嬉戏“他就在西边的小镇上……在那里的另外一个家生活着。”

  女子和少年刚到那个镇上的时候就问到了他父亲的所在但是当女子站在篱笆外看到他丈夫和另一个女子一起开心地为一个小宝宝洗澡的时候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她一句话也没说拉起少年的手逃也似的跑走了。回家的路上女子一直沉默不语不吃不睡终于倒下了。就这样呼呼大睡少年一直陪着她在路边一座破庙里一连睡上了好几天真是累坏了。凌晨一条巨大的蛇形影子从女子的耳朵里出来爬过墙壁游进破庙荒院里的一棵百年樟树下。我猜测这回它一定是吃了个饱。少年感觉有什么东西出去了然后女子便苏醒了这下睡得够本啊环顾四周她浑然不记得为啥会在这里。少年看着傻乎乎的母亲背过身默默地擦拭了几下脸该回家了妈妈我们快点……快点回家吧。

  “那天早晨妈妈把除了我的所有事情都忘记了家里的事情除了身边以外的事情所有的都忘光了。”少年轻轻摸着船橹说。

  “在她失落的时候大片的记忆都被吞噬了吗”不可思议的事啊这到底是“影魂”自己吃的还是会不会是她硬塞给“影魂”的不得而知。我只能记录下这一事情留待后人参考吧。

  “但她照样没有忘记做饭的方法和我的事啊。是不是因为我们按照东楚先生您说的每天都在外面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呢”少年冲河里的小鱼群中扔了一颗小石子说“虽然妈妈在第二天都会忘掉大部分事情但她每天都很快乐。”

  我边记边问“现在还是几乎不睡觉么”

  少年拉拉他身上的衣服“是的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彻夜织布。”

  “哦跟以前完全一样啊也还不错。”我收起本子。

  傍晚乘着漫天的红霞我跟少年来到他家门口女子果然是不认识我了坐那喝了碗六安瓜片便起身告辞了。少年留我吃晚饭他想听我讲些虫的故事不过我已没有留下的理由了哥们可是很忙的。

  “上周神户的亲戚捎来了些牛肉。”少年喝了口茶看着我。

  餐桌上她妈妈又跟去年一样摆出四副碗筷四碗饭。

  “妈妈你又多盛一碗啊。”少年责怪道。

  “是啊……明明只要盛你朋友的、你的和我的就够了啊。”女子摸摸脑袋说“到底……为什么觉得必须要这么做呢”

  “……但是这样做的时候会有种安心的感觉。”

  “……这是为什么呢”

  一阵风吹过庭院里古老的樱树满满的樱花又下起一阵雨。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女子望向窗外老樱树在春光中莎莎作响。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春晓之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