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兄弟和魔王

  两兄弟和魔王

  莱遮和莱茜是一对亲兄弟,自小失去了父母,兄弟俩相依为命,过着贫穷的生活。

  哥哥莱茜长大成人,讨了一个媳妇,可这媳妇厌老嫌幼,过门不到三天,她便斥责起莱遮来,说七道八,在她眼里,莱遮没有一样是好的,还要莱茜象照料小孩一样服侍她。加之莱茜在媳妇面前是软耳朵,遇事一点主见也没有。他听了媳妇的几句挑唆话,分了一只母鸡给弟弟,就让他另起炉灶。

  幼小的莱遮,面对狠心的嫂子和贪心的哥哥,他敢怒不敢言,只有拎着那只母鸡,挟着铺盖卷到一间破屋里栖身。说来也怪,他分得的那只母鸡越长越大,差点有白鹅一样高,常昂着头,似猎狗守家,从不让别家的牲畜挨近自家的篱笆。

  一天,莱遮从地里回家已是万分疲备,但进门母鸡迎着他走来,就高兴地与它玩耍,他左手抚摸着鸡背,让它在自己右掌里吞食包谷。呵,奇怪的事发生了,只见它吃一粒包谷,竟下一个蛋。

  他惊喜的喂呀喂,手掌上的包谷喂完了,他又撮来一碗包谷。不知喂了多长时间,包谷完了,鸡蛋也下了一地。他把鸡蛋拣在撮箕里数呀数,总是数不清。这时,正巧嫂子从他门前过,看见弟弟有那样多新鲜鸡蛋,不禁产生了嫉妒之心。她虚情假意地跨进弟弟的门坎,关心地问长问短,还问了鸡蛋的来历。憨厚的莱遮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嫂子。嫂子一再要求借母鸡去养几天,弟弟只得同意了。

  嫂子抱着母鸡如获至宝地回家去了。她叫丈夫扛来一袋包谷让母鸡吃,好让它为自家下一屋子的蛋。可母鸡却吃了一粒包谷,厨 -泡屎。夫妇二人认为它还没有吃饱,就继续喂呀喂,一袋包谷喂完了,可不见一个鸡蛋,满屋里是臭腥腥的鸡屎。夫妇二人一气之下,竟把弟弟的这只母鸡杀了。

  莱遮家境贫寒,分家多年了,他还是孑然一身。他不敢有任何奢望,只知道起早贪黑地干活,巴望能填炮肚子。有一天,他砍柴砍到夜色朦胧才回家,刚到了寨边,只见一对银白色的松鼠叽叽喳喳地相逐嘻戏,他好奇地尾随着看个究竟,直到一尊石狮子旁寻找了好一阵,却没发现鼠洞。」他刚要离去,只听“叮当”声响,他转身听清楚了声音是从石狮子嘴里传出来的。他走近一看,一佗什么东西在徐徐滚动,他随手取出带回家一看,他愕然了—竟是一陀银锭。

  过了几日,他把这银锭拿到集市上换回了不少衣物和食物,但他只留下一套衣服,其余的统统送给了无依无靠的孤儿和老人。

  莱茜夫妇听到这消息‘,又来探听其中的奥秘。老实巴交的莱遮又把事情全说了。当晚,莱茜夫妇带_L两只大麻袋,趁着月色朦胧的当儿来到了那尊石狮子旁,妻子提着麻袋,丈夫瞪圆双眼,手不停地往石狮子嘴里掏。当他们掏了一袋半,东方已经发白了,二人执意待掏满以后满载而归。突然石狮子却一下咬紧了嘴,莱茜发出一声惨叫,妻子不知所措,忙抱住丈夫的手臂使劲往外拉,谁知用力过猛,一下子拉断了。

  莱茜咬牙呻吟着叫妻子赶紧把口袋往家里背,妻子用力把口袋往肩上一甩,口袋却轻飘飘的,不象金银那么沉,她不放心地打开口袋一看,天哪!这哪里是银锭?却是一袋长虫。

  银锭没掏到,而莱茜的手却让石狮子咬断了,妻子为这烧了多少香,请巫师念了多少经,羊皮鼓也敲烂了好几个,没多久,他们的家财就吃光当尽了。

  莱遮呢?依旧披星戴月地干自己的活。一年夏天,他到山地里去铲包谷,不一会儿,却下起了没完没了的倾盆大雨。天快黑了,他冒着大雨匆匆赶路,不小心,失足滚下了一条山沟,摔断了腿,被树叉划瞎了他的双眼,他只能凭着仅有的一点力气爬呀爬,不知爬了多少时间,才爬到了一个洞口,他想爬进去躲躲雨,才爬了几步多突然摸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他索性躺在上面,一下子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少时间,莱遮被一阵异样的声音惊醒了。

  “诸位都回来啦,现在向大王察报各位出去一天的见闻吧!”

  “好,我来报:今天我在南岭坡上,遇上一头肥嫩的牛犊,那头母牛一见我就仓惶逃命。牛犊够我美美饱餐了一顿,胀得我走路困难,我歇了三次才回到洞里。”这是老虎的声音。

  “我呀,也真幸运,碰上了一只断了腿的岩羊,没费多大力就填饱了肚子。这是我给大王的贡品。”豹子得意忘形地说着,还拾出两只羊大腿。接着,野猪、狼、狈、狐狸、黄鼠狼等都争先恐后地向大王察报自己的见闻,并一一敬上贡品。莱遮听着冒出一身冷汗,竟缩成了一团。

  稍息,野兽们又闲谈起来。

  “白毛坡上有一潭清泉水,可是,世上的人还不知道,那水可以洗亮失明的眼睛。”

  “大绿筒里有一块宝地,那宝地种洋芋能出玉石;插五谷十天半月能拔节抽穗。”

  “那猴子也难上去的打石刀岩壁上,有一棵长年不谢的红花,慕。可惜世上的小伙子一个也不能攀上去。

  野兽们高谈阔论之后,都一一入睡了,可莱茜却怕得大气不敢喘,直到天蒙蒙亮,野兽们又咆哮着下山了。他才悄悄往外爬。

  莱茜不知所向地在荒芜的山坡、田野爬呀爬!”扑通“一声,他滚进了一潭水池中。他忙一把抓住一棵小树,挣扎着爬上岸来。

  顿时,他感到浑身十分舒适,轻松。突然他想起了在洞里听到的野兽的话,心想:这难道就是那潭能洗亮瞎眼的泉水吗?他有意地捧水洗了一把脸,突然眼睛一亮,他又洗了一把,呵,什么都看见了,眼前繁花似锦,绿草、绿树成荫;清如明镜的潭水泛动着粼粼波光。

  他被美景迷住了,多么希望能在这里玩上几天。但一想到自己拖着一跋两颠的腿,只得依依不舍地离去了。

  莱遮想着从魔王洞里听到的消息,他怀着希望,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爬上了打石刀山顶,找到了那株无名草;采到了那朵长年不谢的红花,治好了废腿。过了不久,果然娶到了一位美貌如仙的姑娘为妻。夫妻两男耕女织,在这块风水宝地上过着美满的生活。

  莱遮不但富裕起来,而且还找到个如花似玉的妻子,莱茜看了眼红得冒血,他心怀鬼胎。又假腥腥地找弟弟询问根由,心直的莱遮又把事情的经过跟哥哥讲了,莱茜欣喜若狂。雷电交加的一天下午,莱茜找到了魔王洞,在洞口用石头砸断了自己的脚,用针戳瞎了双眼,学着莱遮说的样子爬了进去,果然摸到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这是魔王的宝座。这时,他的伤口痛得钻心,但一想到那如花似玉的女子,金灿灿的珠宝玉器,他咬紧牙关忍受着。

  不一会,各种野兽都陆续进洞了,他等待的时刻到了,弟弟说过的几种声音出现了。

  “诸位,现在还是向大王察告一日的收获,有什么好贡品就快快献出来。”魔王洞里的管家正在慎重其事地向野兽们传令。

  “哼,今天这个倒霉日子,有什么向大王,elf告呢!今天,我也遇着一头肥嫩的牛犊,可那母牛对我头拱脚踢,当我和牛扭作一团时,猎人赶来了,我差点送了命。这不,右脚还掉了一块肉呢!”这是老虎的声音。

  “今天真是个倒霉的日子,我也同虎大哥一样,差点丧了命。

  现在肚子还饿得咕咕直叫,今晚我是歇了三次才爬回来呢!”豹子也向大王诉苦。各种野兽也纷纷诉说了自己的不幸遭遇。那只黄鼠狼蹲在角落里,硬是痛不欲生地嚎叫着,它为拖一只小鸡而挨了一木棒。任凭狼、狈、狐狸去哄,也无济于事。

  魔王听完,大声说道:“我相信诸位对我是效忠的,平日为大王立下了汗马功劳。今日虽然大家一无所获,但是,我并不怪罪你们。可喜的是,今天有一份美餐自己送上门来,现在我把他赐予诸位。”野兽们听完大王的话,惊奇地问:“大王,是什么美味啊?”“就在我宝座后面。”众野兽正饿得难予忍受,一听大王说有美餐,都迫不急待。“来呀,让我们一同共进美餐吧!”大王话音刚落,野兽们蜂拥而上,你一块,我一口地把莱茜撕吃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两兄弟和魔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