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之因果

  循环之因果

  “杀人偿命血债血还……”

  “啊”

  他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这个幽幽的声音怎么又出现了难道这次又是幻听

  “亲爱的怎么了”

  他身边的女人似乎也被他惊恐的叫声给弄醒了懒懒的眯着眼睛一脸妩媚。

  看着身边这如水般娇柔的女人他对刚才的那个声音虽然还心有余悸但转念一想也许就是幻听吧这段时间事情太多压力太大真的需要好好放松放松才行哪怕只是身体也好。想到这里他一下子扑向身边的女人使劲压住了她鱼水之欢才是对他最好的解压方式

  自从他的父亲动用各种关系和大量金钱好不容易把他从局子里捞出来后他就开始感觉到肩膀总是莫名的发酸。

  他用阴险的诡计把老婆推向了车轮之下本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却因他那财大气粗的父亲暗地里花了一大笔钱让那个无辜的司机承担了所有的罪名从而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于是他安然无恙的又成为一名单身贵族过起了花花世界般的生活。父亲怕这个恨铁不成钢的儿子再给他惹出什么麻烦来就让他从原来那个公司辞职到自己的公司来并把自己公司的部分事务交给了他打理这样换一个环境也许会少些无事生非。可是就像狗始终改不了吃屎的习惯一样他很快忘记了对自己妻子犯下的龌龊罪行照样过得是纸醉金迷、夜夜笙歌唯一的不同就是肩膀总是会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发酸难道是那天晚上被关进局子里受了凉

  “副总您脸色不太好呀是肩膀还在酸痛吗。”

  “哎不知道是怎么搞起的这段时间不但发酸而且还感觉沉沉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似的很不爽”

  “那我好久安排一下总裁的私人医生给您做个检查吧。”

  “这些以后再说那个疯婆子还在公司楼下闹事吗“

  “是呀那老太婆非说是您害死了她的女儿已经在大楼门口闹了几天了保安都拿她没办法呀。”

  “混蛋老子花钱雇他们是来吃干饭的吗连个老太婆都搞不定还当什么保安统统给老子开销了”

  他气愤的从办公楼的窗台上瞟了一眼窗外看见他过去的岳母正跪在公司楼下的大门外脖子上挂作很大一个“冤”字牌不停的向路过的行人哭诉自己女儿的冤屈。

  “妈的老子当初娶她女儿就是玩玩处没想到这老东西倒还真赖上老子了你去想办法把这个老东西处理掉越快越好做干净点免得给老子又添乱”

  突然他感觉肩膀又一阵沉一股转心的酸麻痛楚瞬间涌上肩头。

  “妈的怎么又痛起来了”他心里暗自骂了一声。

  “副总这事我知道怎么办了。”

  “那还不快去”他强忍着痛狠狠的说。

  一个阴霾的午后公司的员工午休区却异常的热闹。

  “你们知道吗昨天经理出车祸死掉了”

  “怎么死的”

  “好像是他开车撞上了一个老太婆后想逃逸时车子却突然失控对直冲出了马路直接装到了一堵施工围墙上当场就被挤压成了一堆肉团。”

  “哎呀好恐怖那被他撞那个老太婆怎么样了呢”

  “那个老太婆只是腿被撞伤了但我听说那个被撞的老太婆就是一直在我们公司楼下喊冤那个哟。”

  “那个呀据说是副总的前岳母哟。”

  “哎呀我还听说副总的前妻是副总故意造成交通事故给害死的。”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而且好像还是总裁拿钱把他给保出来的。”

  “那你说这次会不会又是副总让经理去杀人灭口呢”

  “这个难得说哟哎反正我觉得人治不了的天都会收拾因果循环报应轮回呀……”

  ?“杀人偿命血债血还……”

  这个声音出现得越来越频繁就像是有一个人不停的在他耳边念叨一样但他却看不到这个人。肩膀现在不但酸而且还越来越痛并且有蔓延到全身的趋势。现在的他看上去除了萎靡不振外简直就跟病入膏肓的病人差不多了。他父亲已经无数次在各大医院请各种名医给他检查得出的结论却几乎都是身体情况一切正常很有可能是精神方面的问题但是精神科的专家也检查不出个所以然认为是心理方面的问题所以最后汇总病症为严重抑郁。

  现在他的身体感觉就像被一座大山压住似的连走一两步路都会累得喘不上气来几乎就只能在家卧床养病的份儿了。身体机能各种怪异表象的折磨还是次要的最关键是时不时都能听到那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声音在耳边环绕着似乎就是专门为他一人而说的。

  “杀人偿命血债血还……”

  他终于再也受不了啦他爬上了自己别墅的天台。

  “少爷你千万不要想不开我已经给老爷和太太打电话了他们马上就会赶过来的。”照顾他的老佣人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但天台上的他却没有一点反应而是两眼无神木讷的站在一处花台边花台之下便是万丈深渊。

  “少爷呀你快下来快下来??????”

  老佣人哭喊着看见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准备慢慢靠过去找准机会把他拉下来却被他带来主人家玩耍的孙子一把抱住。

  “爷爷别去”

  “哎呀幺儿都什么时候了你看那个叔叔都快跳楼了要出人命的就别给爷爷在这儿添乱了”

  “不是爷爷你看嘛那个叔叔肩膀是一直骑着个阿姨而且那个阿姨还用手捂住叔叔的眼睛正转过脸来对着我们笑你看那个脸雪白雪白的眼睛和嘴巴里还在不停的往外冒着血好吓人哟爷爷千万不要过去……”

  “咚”

  “杀人偿命血债血还……”

  今天天气不错蛙崽拿起刚从楼下取上来的报纸走到阳台上然后进屋泡了一壶茶一屁股坐在软和的藤椅上准备开始新一天的愉快生活而这时电话却有些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

  “喂蛙崽呀你看今天的报纸了吗X昨天跳楼自杀了”

  “X那个X”

  “就是我们大学的那个同学呀屋头很有钱前段时间老婆出车祸死了那个。”

  “哦我想起来了之前同学会时你们说他老婆走了而他还一脸笑容的那个X吧。”

  “对对对就是他之前就有传闻说是他把自己老婆设计陷害死的现在果然不出所料报纸上都登了而且他还涉嫌买凶杀害自己的岳母说是内心愧疚又怕东窗事发所以畏罪自杀了。”

  “他愧疚个屁同学会上玩得最嗨的就是他而且还把那些女同学亲了个遍听说当天晚上还睡了两个这是对亡妻愧疚能做出来的事吗”

  “是呀所以我觉得这多半是报应说不定就是他亡妻阴魂不散来找的他”

  嘻哈几句挂掉电话后蛙崽打开报纸头版标题赫然呈现在了眼前“X集团继承人XXX昨日跳楼自杀疑为与其前妻交通案件有关。”

  “杀人偿命血债血还……”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循环之因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