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扣

  胭脂扣 div>

  部长太太的旗袍

   苏兰芝有只胭脂扣,里面锁着水粉色的胭脂,平时用链子串起来挂在脖子上。

   吴唐说:这玩意儿谁送的,还要天天带着。

   苏兰芝轻轻把玩着胭脂扣,笑得妩媚:我喜欢就行了,你管谁送的。你好歹也是个当官的人,还对女人家的东西吃干醋。

   时值国民政府成立三十周年,吴唐在南京任部长副官,不大不小的官职,乐得轻松。苏兰芝嫁给他,也算享清福了。尽管前方吃紧,时局不明,但官家太太们还是每天打牌跳舞,好不潇洒。

   这天,苏兰芝约部长的太太一起去新街口的月兰服装店做旗袍。这家店店面不大,但裁缝手艺不错,不少名媛都在这里做旗袍。

   苏兰芝见出来量尺寸的是个小伙计,她就不高兴了,斥责道:部长太太的衣服也是你量的?叫你家掌柜的出来!

   哟,这是谁啊?鄙人晚来一步,就这么大的火气。说话的人从后堂转出来,是掌柜胡朗。胡朗常为政要裁衣,态度难免有些跋扈。

   苏兰芝说:今天要做的衣服可是要参加三十周年庆典用的,你给我们量仔细了。

   当然当然,前两天总统府来人,也是这么量的。胡朗轻描淡写地搬出总统府来,苏兰芝也就没声了。部长太太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在一旁笑着说:劳您动手是我们的福气了,我回去我和先生说说,也来光顾光顾。穿了您的衣服,我们都有光。

   不敢,不敢。胡朗连忙赔笑,官家的人到底是招惹不起的。他打开一旁的柜子说:早晨刚到的新面料,还没给人瞧过,两位太太要不要看看。

   苏兰芝悄声说:还是姐姐厉害,我连个小裁缝都整治不过。

   部长太太瞥了她一眼,无比受用地笑了。

  意外的谋杀

   10月10日,国民政府大庆之日,苏兰芝却病了,新做的旗袍也没机会穿出去。吴唐喝酒喝到入夜还没回家,苏兰芝躺在床上,摸出那枚胭脂扣,打开盖子嗅了嗅。轻淡的香气,却刺得人想打喷嚏。

   夜深了,吴唐终于回来了。只见他衣领散着,头发零乱,看起来像刚经历过兵荒马乱。苏兰芝啪的一声,合起胭脂盖子问:出什么事了?

   吴唐慌神地说:出了大乱子了,部长在酒会上被暗杀了。不知道是重庆的人,还是延安的人,日本人都要插手了。

   什么?怎么可能!苏兰芝握着吴唐的手,才发现他满手都是汗。

   这时院子里有人高喊:吴副官在吗?有急事找你过去。

   苏兰芝陪着吴唐出了门,看着他上了车。她有点失神地想着,风平浪静的日子,怕是要没了。

   第二天,吴唐没回来。苏兰芝急了想去探望,但平时办公的小楼,这时间却盘查得很严。不管苏兰芝怎么求,卫兵都不肯放行,还好她遇到了部长太太,仰仗着部长亡灵的余威,部长太太这才把苏兰芝领进去。

   苏兰芝在二楼的客房里,见到了吴唐。她递给吴唐换洗的衣服,问:还要熬多少天?

   吴唐叹了口气说:唉,摊上这事,怕是出不去了。

   苏兰芝紧偎着他,吴唐托起她的下巴,看着她苍白的脸说:来看我,也不知道打扮一下。

   你不在,我哪还有什么心思。苏兰芝惨笑一下。

   吴唐粗拉拉地笑了,他推开苏兰芝说:走吧。这地方,你待久了不好。

   苏兰芝知道他为自己好,无奈地从房间退出来。时间还早,她靠着走廊的窗口发了会儿呆,随后她轻轻理了理碰歪的窗帘,从夹缝里飞快地抽出一张纸条,藏进袖口。

  满城慌乱

   苏兰芝站在月兰服装店的厅堂里,头顶着昏黄的灯光。伙计知道眼前的官太太不好惹,赶紧把胡朗叫了出来。

   苏兰芝说:我要做条素净的旗袍,参加葬礼。

   看苏兰芝脸色,胡朗不敢多问话,拿着软尺细心量着。量到袖口的时候,悄然收走了袖口里的纸条。苏兰芝不动声色地转了圈说:还有要量的吗?

   苏兰芝其实是地下党的情报员,她的上线是埋伏在总统府的高层要员夜鹰,苏兰芝负责把他截获的情报送出来。苏兰芝不知道夜鹰是谁,夜鹰也不知道她是谁。惟一知道她身份的,只有眼前这个和她表演针锋相对的接头人──胡朗。

   胡朗说:成了,衣服到时候我给您送到府上。

   苏兰芝点点头,走到门口却忽然回头问:他回不来了?

   胡朗一愣,没有想她会这样冒失地问。他压低了声音:同情一个敌人的代价,就是几百人的生命。

   苏兰芝转身走了,南京的秋天,天气还不算凉。苏兰芝慢慢地走着,泪水不知不觉打湿了脸。苏兰芝的确对吴唐动了恻隐之心,这个男人在乱世之中拼来一官半职,却做了她的掩护。朝夕相处的这几年,吴唐那份一心一意的真情,她能够感觉得到。

   南京城死了高官,乱成一团。抄家的抄家,清查的清查,而吴唐一直没有放回来。苏兰芝只好陪部长太太打牌,探听些消息。

   部长太太的悲伤,是留给外人看的。私下里,部长太太抱怨说:我家老头子死了就算了,还留下一堆烂摊子。他手下那几个等着抢位置的,天天上我这儿装样子,害得我不得安宁。

   苏兰芝搭讪着说:现在漫天抓人,是不是有什么消息了?

   唉,上面放了假消息给关着的那几个人,没想到消息真传出去了。这不才忙着抓中计的地下党嘛。部长太太说。

   苏兰芝顿时慌了神,手里的牌都掉了。部长太太宽慰说:别为你家的那位担心,不过走走样子,吴副官的人品我知道。倒是现在管事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从前盯着我们家老头子的位置,现在八成躲在家里乐死了。

   苏兰芝借着话,眼泪夺眶而出:现在老吴落在他手里,那他还不往死里整。姐姐,我求求你,让我见吴唐一面,我怕以后再见不到活的了。

   苏兰芝无论如何都是要进去的,夜鹰还不知道传出去的是假消息,再行动势必自身难保。部长太太念在多年情分,同意动用私人关系,让苏兰芝在夜里秘密见一次吴唐。

   傍晚时分,胡朗赶来送做好的旗袍。苏兰芝站在淡金的夕阳里,问他:有话让我带给夜鹰吗?

   逃。胡朗只说了一个字。

   那么多年的铺垫,那么多人的牺牲都白费了?苏兰芝问。

   那楼里一共关了六人,很快就能查出是谁走了消息,夜鹰知道得太多了,能逃出来就是我们的幸运。胡朗放下手里的旗袍,转身走了。

   苏兰芝却蓦然挺了挺脊背说:杜英。

   什么?

   我真正的名字叫杜英。

   胡朗仿佛明白了什么,眼角湿润了。他说:我送你的胭脂扣还在吗?别忘了带在身上。

  胭脂如梦

   苏兰芝穿上那条黑丝绒滚着墨蓝边的新旗袍,胸口绣着一枝白梅。部长太太的车子,拉着黑帘,把她送到了那栋关押着吴唐的办公小楼。

   吴唐在阴暗的屋子里看见她,满面惊讶,问她:你怎么来了?

   苏兰芝摇摇头,什么话也没说。她不能说,也不知道怎么说。她怎么能告诉吴唐,她出发前在家里打开电台放出了那条假消息。

   如今,吴唐就是铁证如山的夜鹰了,而苏兰芝就是他的情报员。这样真正的夜鹰,就可以继续保留下来。无数人的死,也就有了价值。

   苏兰芝决定为一个从没见过的人去死,把心爱的人置之于死地。从改名的那天起,她就懂得儿女私情与民族大义,孰轻孰重。

   可她毕竟是个女人,心里还是很害怕。她紧紧抱住吴唐,泪流不止。

   吴唐慌了,问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苏兰芝擦干眼泪,掏出那只精致的胭脂扣,打开盖子,用小拇指挑了些胭脂,抹在苍白的唇上。她轻轻地笑着说:我这样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

   吴唐真诚地说。

   那……你吻我吧。

   1942年,冬,南京密电:夜鹰已剿除,其妻胭脂扣内含剧毒,二人服毒暴毙……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胭脂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