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的仕途

  老李的仕途

  清明这天,天空飘着松针小雨,老李来到公墓上给逝世的父亲扫墓,嘴里刚念叨一半‘在天之灵保佑我日后官运亨通’,抬首看见左前方一个熟悉的背影。咦,那不是唐局长吗?老李下意识理理衣领,跨步迈到唐局长身后。

  唐局长正静静的闭目默哀,一条公野狗扬腿就要往唐局长面前墓碑上趴。去去去……老李扬手撵赶,惊到了一旁浸入默哀中的唐局长。噢,是老李啊。唐局长眼眶里有些湿润,你也来扫墓?老李连连点头赔笑,先父前年过世,恰巧葬在这个公墓里。噢,原来是这样,我刚才在和老父亲谈话,没注意到你。唐局长收回目光,慢慢蹲下身子,轻轻抚摸起狗来,旺禄啊,你在这陪他老人家也好几年了,眼看你这身上的毛开始掉了,尾巴也开始秃了,叫唤你的时候也听得不清晰了,还是回去和我好好享享清福吧……唐局长泪眼婆娑,一席话听得身后的老李立马动容起来。这局长的胸怀就是广阔,对狗都这么亲切。

  旺禄静静的趴在墓碑上,耷拉着耳朵,丝毫不理会唐局长的一往深情。这跟狗说话不是对牛弹琴一般道理吗,难不成这畜生还能通人性不成?老李疑惑之余,唐局长已经站起身来,老李啊,刚才失态了,不好意思啊,唐局长皮笑肉不笑,满脑子心思状。唐局言重了,你对旺禄一片真情,这是我们该学习的地方,老李赔笑,言谈举止处处留着小心,眼看这局里领导班子换届的时间就到,他这副科长还想转个正弄个科长当当呢。

  唐局长冲老李点头示意后便先行离开了,末了还不忘三步一回首瞅上两眼旺禄,眸子里满是情谊。啧啧,这狗难道有什么过人之处?这唐局长怎么把它当祖宗一样供着呢。老李寻思着慢慢蹲下身来仔细打量起旺禄来。不就是一条普通的狗嘛,和家里老婆那条别人送的蝴蝶犬比起来真是逊多了。旺禄,旺禄?老李试着叫唤两声,丝毫没有得到回应。嘿,不愧是局长家里养的狗,还真有架子,老李小心翼翼伸手轻轻触摸起旺禄,还挺乖巧,这点比起老婆那条蝴蝶犬好多了,老李咧嘴,哎?掉毛这么厉害。老李连忙抽回右手,左手使劲拍去右手上粘着的狗毛,一个激灵,冒起一身鸡皮疙瘩。老婆那条异常干净的蝴蝶犬自己平时都不怎么碰,今天只是看在唐局长的面子上勉强摸摸看,没沾到喜气反粘到一手狗毛,真衰。

  老李‘嗖’得起身,理理衣领,下意识瞥了眼旺禄,绝步而去。

  晚饭桌上,老李和同事就着小菜喝着小酒满脸惬意,不经意间,他脑海里闪过旺禄的身影,一下子就没了。旺禄?旺禄?旺禄?老李连续念叨了三声,这样的名字叫唤一条狗真是可惜了,接着便是连连摇头。啥?旺禄?是唐局家的那条旺禄吗?同事齿缝间不经意蹦出一句,立马勾来了老李的注意力,这好奇害死猫,老李的秉性。怎么?你知道这旺禄什么来历?老李瞪着两颗铃铛眼直扫同事弹丸面部。

  这旺禄可是条神狗……同事故作神秘,听得老李直做目瞪口呆状。什么神狗?不就是条快要死的普通狗嘛。老李不屑,换来同事惊诧目光,嘘……这话可不能乱说,小心隔墙有耳,唐局可把旺禄当神灵一样供奉着,你这是亵渎神灵,小心遭天谴。

  老李愣神,心里开始嘀咕起来,这狗真有这么邪乎?

  我跟你说啊,唐局命里就和狗相惜相辅。这样的人找到命里的那条贵狗,注定不平凡,你看看我们唐局,四十出头就已经是局长,哪像我们,三十好几还是小小的副科级干部。这就是差别啊。旺禄可是经过九死一生考验的,当时那场大火把整层楼烧得面目全非,狗妈妈和其它一窝狗崽子都烧死了,最后旺禄挺了过来;还有啊,这唐局父亲去世后,这旺禄居然替他守墓,一守就是四五年。听说唐局家人想把旺禄牵回去,嗨,这小东西居然绝食抗议,把它送到公墓上它才肯吃东西,玄乎吧。同事滔滔不绝讲着旺禄的轶事,老李听得将信将疑。

  晚上到家,老李半醉状态敲着门,听到动静的豆豆一通乱吠。嘿,你个小畜生,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养你还有什么用啊?老李冲着豆豆一通发火,脑子里又闪过旺禄的身影,就不能旺旺我?整天就知道吃喝拉撒耍,老子干了四五年副的,到现在还没转正,改明个儿,管你叫旺财,也好好旺旺我……老李越说越来劲,面红耳赤,豆豆竟然也顶撞似的叫个不停,闻声赶来的老婆连忙抱起豆豆,数落起老李来,自己没本事还怪豆豆,真是丢人现眼,喝点酒就到处撒酒疯,没人理你。老婆瞪眼老李后转身走进了里屋。

  整个晚上,老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最后直接被老婆轰到了客厅。豆豆跟着火上浇油吠了两声。

  得找个算命先生好好算算,看看命里缺什么,得好好补补,不然别指望转正。通宵达旦,老李清醒时的脑子里和迷糊中的梦里闪过最多的就是这个念头。

  恰巧,在老李上班路上的一座天桥下,总是有两三个算命先生在那里摆摊。以往不屑一顾的老李今天主动找上门来,恳求算命先生为他算上一卦。

  算命先生头戴业务帽,眼扶褐色墨镜,两撇八字胡外加下巴处浓密长须,衬着整张古铜色脸,还真煞有其事。

  算命先生正襟危坐,右手做掐算状,双唇蠕动,不知眼睛觅的何方。先生你……最近在为一件事烦恼,这件事……与你的前途有关。处理得好,一片光明;稍有差池,唉……

  老李愣神,句句掐中要害,那请问大师有何高招?老李将公文包抽出腋下,放在双膝上。

  先生若想官运亨通,需要贵物相助,不妨将生辰八字报上,容我好好算算。算命先生继续掐算手指,那动作就像是在点钞票。老李边说生肖边顺势从口袋里抽出两张百元大钞压在摊面上。

  属鸡?酉鸡……五行分列金,金木水火土……先生家中是不是养有狗?算命先生顿了顿,干咽了两口吐沫。

  是是是……大师怎么知道的?老李既惊又喜。

  关键就坏在这狗的身上……倘若能让这狗和其它有灵性的狗交欢,先生担忧的事情就会有转机……算命先生字字千金,听得老李喜上眉梢,难怪这豆豆一直和自己犯冲,算算时间,这豆豆来家里也四五年了,自己一直在这副手位子上徘徊的罪魁祸首就是豆豆,只是这有灵性的狗到哪里能找到呢?

  瞬间,老李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谢过算命先生后老李乐呵呵的便离开了,身后几根细细的动物毛发在空中翩翩起舞着。

  老李拿定主意,牵豆豆去公墓和旺禄交配,不过这事得瞒着老婆,豆豆可是她的心头肉。老李一反常态说要领豆豆出去遛遛,忙着和姐妹出去做SPA老婆爽口答应了。

  公墓上,老李四处寻觅着旺禄的身影,可就是不见踪影。豆豆兀的叫唤,惊得老李一哆嗦,这一叫唤,居然把旺禄叫唤出来了。难道这就是缘分?老李暗自偷笑。这豆豆和旺禄倒也不含糊,相见如故后便真行交欢之礼了,看得一旁的老李,心花怒放。

  就在老婆还在为豆豆突然怀孕的事情百思不解的时候,老李却是整天哼着欢快的小调像是官升三级般的幸福快乐。

  局里领导班子换届,唐局长没能连任,科里的其他两位副科都顺利转正,倒是这老李,还是原地踏步着……

  老李还真纳了闷了,这万事俱备,怎么就阴沟里翻船了呢?同事庆功宴上,老李一个劲喝着闷酒,半迷糊状中间隙听到,唐局长家的旺禄在一个月前死了,这次唐局长也没能连任,真是邪乎,以前旺禄在的时候,唐局长老顺当了……

  旺禄在一个月前就死了?老李一下子清醒起来,那天公墓里的旺禄是?这毛发都是黄褐色,只是那天的‘旺禄’根本就是毛绒大尾巴……

  老李想到这里,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老李的仕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