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伤

  内伤

  某局有个办事员叫牛为。大学毕业后,他费了好大劲儿才挤进来,已经上班三年了。他有一个优点:能胡侃神吹,还特别喜欢对人和事发表评论,同事们普遍认为有独特见解,送他一个雅号:评论员。

  午饭后,单位的十几个同事气氛热烈地围在一起下象棋。牛为看到后,开始发表评论:这么多人乱乱哄哄圈在一块下棋,有什么好玩的,还值得那么起劲儿,伸着个脖子,像个要挨宰的鸭子似的,难看死了,一点都不注意个人形象。在家打麻将都舒服哇,还用得着费这么大劲儿。恰巧,人事科王科长听到了,哼哼了两声,没说啥,只是用异样的眼光瞄了他两秒钟。大李嘴里嘟哝着:你懂个屁呀,你个龟儿子就知道打麻将,臭手一个。牛为装作没听见似的,慢条斯理地走了。

  大李买了一辆像面包似的摩托车,高高兴兴地开着来上班。他得意地说:咱儿这车带篷的,夏天能挡大雨烈日,冬天能挡大雪风沙,开着特舒服,不信你试试。以后哇,我也能享不少福喽。花八千块钱,就是值个儿,这钱没白花。好几个同事都说这车不赖,挺好玩儿的,都夸大李有眼光。这时,牛为走过来说:大李,你这车我看不咋样,夏天热死人,冬天闷死人,驾驶空间小,开着肯定特难受,拐弯儿也不灵活,容易发生侧翻车,以后你得留点神。你这车又不是汽车,还不如一个夏利面的呢,人家再破也是汽车呀。大李差点没气死,面带恼怒地瞅着牛为,说,你他妈的懂个屁呀!你他妈的……俩人差点没打起来,众人不欢而散。

  不久后,大李被任命为秘书科科长。大李显得春风得意,每天都和同事们面带微笑地打招呼,同事们都说大李当了领导还是那么平易近人,没有官架子。王科长因为工作勤恳认真,业务熟练,群众关系搞得好,被选为副局长。人们都说王局胸怀锦绣,为人坦荡热情,是个当局座的好材料。李科长和王局都恰到好处地树立起领导形象,得到了全局同志们的一致认同。牛为却不这样看,他私下里和铁哥们儿说:大李和王科长肯定在背后送钱送礼跑官买官了,我就曾看到过大李晚上偷偷摸摸去局长家,鬼鬼祟祟的,不像干好事的样儿。王科长和钱书记打得火热,我听说王科长给钱书记送过值钱的字画,他猛拍钱书记的马屁,目的不是很明显嘛。哥们儿说也是这个理儿,这年头的事儿,难得糊涂吧。后来,牛为的高论就传到大李和王科长的耳中,二人都对牛为深恶痛绝,恨得牙根儿都痒痒。

  有天,局长的儿媳妇来找局长,这个有五六个月身孕的少妇引起了大家的兴趣,人们偷偷地小声议论着,都知道她是超指标怀孕,因为局长想抱孙子都快想疯了。不知是谁搞恶作剧,提议让牛为对少妇发表一下看法。牛为当时连想都没想,就说:嗨,我看哪,这回八成又是个千金小姐。即使就是一条犬子,弄不好会是个白痴呢……牛为这时突然打住,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人们都表情丰富地笑了,牛为却呆愣在那里,好半天没说话。

  时隔不久,局里突然宣布要精简机构,裁减冗员,大家都觉得很奇怪。下岗人员名单公布了,上面只有一个人名:牛为。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内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