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出的三楼

  逃不出的三楼

  陆平是平安医院的一位医生眼看着快四十的人了还是一名普通医生他也不想着升职下班就走踩点上班没什么成绩也没什么大错领导家不送礼同事间也不走动。所以他在医院属于一个另类一个旁观者。

  就是这么一个人突然被院长提升了从普通医生一下子升了主任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娶了院长刚二十出头的女儿成了院长的乘龙快婿一下子成了医院里的红人。

  对此医院里的老大夫颇有言辞说陆平根本没有做主任的水平陆平听了只是一笑第二天对他不满的老大夫就中风偏瘫了陆平代表医院去看他老大夫不见他好好点一见他突然特别激动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两眼一翻竟然死了过去。

  都说老大夫是被陆平气死的阴魂一定会来找陆平报仇陆平听了只是一笑他才不信什么鬼神人活着就是一口气死了就是死了不会用任何形式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送老大夫的追悼会是陆平组织的走走形式而已人死了还有什么情谊。虽然如此他还是整整忙碌了一小天傍晚才脱身小娇妻打电话来问他回不回家吃饭他温柔地说“回去。”其实他喜欢院长家的千金很久打第一次她来医院误闯进了他的办公室他就爱上了这个活泼的小女孩只是做梦都没想到他能娶她为妻可以说他这一辈子死而无憾。

  突然一阵嗤嗤声传来他抬头瞧了一眼路灯忽明忽暗最后砰地一声巨响爆掉了。陆平不是胆小之人可这时却不由得头皮发麻冷汗直冒。特别是前面的路灯也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开始他以为自己听错向前走了几步竖耳朵仔细聆听啪又一个灯泡爆炸了……他的脑袋里顿时想炸开的粥糊的那里都是。再加上突然扬起的旋风冷风嗖嗖吹进他的身体里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仰止不住的恐惧排山倒海般向他压来他撒开腿就跑一口气跑到了家门口用力敲了敲门。

  ?“谁呀”屋里有人问道却不是小娇妻的声音他顾不上那么多大声喊着“是我”

  ?“你是谁呀”

  ?“这家的男人。”陆平快被里面的声音气炸肺了。

  ?“我家没有男人。”里面的人一声冷笑。

  ?“什么”陆平大惊摇头去看门牌号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楼层他家住四层而这是三层。他说了一句抱歉然后跑上了楼梯正要敲门时他看了一眼门牌明明白白写着301室他大吃一惊继续上楼可是奇怪的是他跑得差点没了半条命也没上去四楼也下不去二楼他仿佛被困在三楼层怎么也出不去陆平站在楼道里看着空空的楼道心里一阵阵发毛声音里透着恐惧“有人吗有人吗”

  这时空空的楼道突然响起嗤嗤声陆平一听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往他脑门上窜惊叫一声撒腿就跑。砰一声他的头重重撞在了墙上血顺着脸流了下来陆平只觉得头重脚轻。双腿发软了连滚带爬一边爬一边呼救“快来人啊救命呀”这一声怪喊几乎把夜空撕开了一道口子可是更奇怪的事竟然没人出来偌大的一个楼没有人没有灯火就像一座坟墓。

  突然他听见一阵哒、哒、哒、的声音回头看见一个僵直的人影双臂前伸就像是电影里的僵尸一蹦一蹦地向他走来陆平哪见过这阵势只觉他双腿一热裤子都尿了浑身像化了的雪糕瘫在地上。

  第二天他被人发现时已经死了是被活活吓死的都说是老大夫的鬼怪来索命了。

  陆平的葬礼很风光老院长的哭声也很真切不过死了就是死了没出一年院子的女儿又嫁了嫁给了一位企业家有钱有势。

  结婚那天新娘子突然疯了她把自己挠的满脸是血大声叫着“鬼鬼有鬼……爸爸不不好啦……陆平来索命来了。”老院子听了脸色大变一巴掌扇在女儿脸上说“你胡说什么什么陆平来索命他锁什么命咱们又不欠他的。”

  ?“呵呵——真的不欠吗”熟悉的声音响起院长脸上笑容凝固了。他手中的酒杯啪一声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然后他瞪着女儿的喉咙那熟悉的声音就在哪儿传出来的想当年就是这个声音威胁他要把他强奸女病人的视频传出去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不惜用女儿诱惑他才从他手中拿回那段视频。视频拿回来了他心有不甘女儿正值青春年华怎么可以嫁给这么一个阴险的男人于是他利用了老大夫鬼魂索命的流言杀了他本以为就此可以安枕无忧了谁知道……

  院长的脸色剧变拽着女儿的手把她拉进了休息室谁知他一拉一扯女儿是胳膊咔嚓一声断了女儿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脸上似乎挂着笑容亲朋好友都围了上来院长的心里咯噔一下。突然他看见女儿的皮肤慢慢地黯淡、干枯腐烂消失最后竟变成了一副骷髅。骷髅挪了挪身子扬起无肉的骷髅头用黑洞洞的眼睛逼视着他动着下巴好像在说什么院长“啊”一声吓晕了过去。头正好撞在台阶上一命呜呼了。

  一场红事变成了白事谁也不知道院长怎么就突然发起了疯又叫又喊还抓着女儿一副要杀人的模样最后自己跌在地上就这么死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逃不出的三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