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单

  催单

  这一天从早上起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可也说不清哪儿不对劲。她一睁眼就觉得心情很不爽大概是源于晚上做的那个怪梦吧。在梦里她竟然害死了自己的儿子真是个怪梦她怎么会害死自己的儿子呢

  短短一上午的时间她已经跟儿子发过两次火儿了。之后儿子想自己出去玩儿她也没有阻拦甚至还觉得心里轻松了些。现在儿子已经出去了家里就剩她一个人。她觉得有些烦躁不安。天不是很热但她却出了好多汗黏黏腻腻的很不舒服。看看表11点了她也不想做午饭于是点了外卖打算中午凑合凑合得了。

  心烦的时候就什么事都不顺心。平时外卖送的挺快的今天怎么还不来啊倒霉都倒到一块儿去了。她心里窝着一股火儿没地发散就给送餐员打电话质问他餐怎么还没送到。送餐员一个劲儿解释她一句也听不进去。非但听不进去还隔一段时间就催一次单越催越觉得烦躁不安。

  当她拿起手机准备第N次催单时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想的是终于来了这个该死的送餐员怎么现在才送来

  她气势汹汹地接起电话刚要开口那头先说话了。是个沉闷的男中音“是张乐洋的母亲吗我们是交管局的您的儿子出了点儿事情现在在医院您敢接过来一趟吧”

  她拿着话筒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便发疯似地往医院冲去。在抢救室门外她看到了办案民警也看到了低垂着头什么都不敢看的肇事者。儿子还在抢救中生死未卜。她像一头暴怒的母狮一样冲向肇事者如果不是警察拦着她肯定会撕碎了这个仇人。警察让她先冷静冷静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想法先跟肇事者的公司领导谈谈。

  警察手指着一个神色忐忑的中年男人说肇事者是个送餐员这是他们公司的领导。那男人过来一个劲儿地道歉请她先节哀有什么要求先跟他谈谈他们一定不推诿责任。

  她的情绪好像稳定了一些但还是满面泪痕披头散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男人又说“这个是我们的送餐员出事时他正在给人送餐客户总是催他他心里一急开车太快了也没注意就撞到您的儿子。您先稍等一下我先给订餐的那个客户打个电话通知人家一声免得着急。”

  经理拿出手机按照送餐单上的联系方式拨通了一个号码。她惊愕地发现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上边显示的正是经理的那个电话号码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催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