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鬼我就放过你

  做鬼我就放过你

  一、打工路

  秦元是在天空飘着雪粒子时离开家的,常年在外打工的远房表哥给他介绍了一份赚钱容易的工作。

  秦元本不想离开家,可看到妻子程梅一天到晚操劳,心里就不是滋味。她跟秦元结婚不要房子、钻戒和车子。秦元那时候就发誓,一定要给她好的生活。没想到结婚之后,先是妻子意外怀孕生下了孩子,紧接着是老妈病重,然后自己忙于家事而被单位辞退……一件件事,像一座座大山,压得程梅透不过气来。如果这次自己去上海真能挣到大钱,就不会辜负了她。

  秦元拎着包,站在门口对程梅说: 我走了。程梅说: 嗯,路上注意安全。她没有回头,只是偏了一下头,眼光落在阳台上。阳台上的玻璃坏了,飘进来一层雪,暖气也不是很足。程梅穿着一件薄棉衣,背影很是落寞,她在煮一锅粥。老妈早上就嚷着要吃绿豆粥了,自从秦元失去了工作,老妈的病一天比一天重,神志也不是很清醒。家里家外,孩子老人,都是’程梅在照顾。

  秦元下楼了,心里五味杂陈。穷日子可以过,可不能让老婆孩子都跟着自己过穷日子。

  程梅的身影在阳台上一闪,秦元知道,她是舍不得他,又不想在他面前流眼泪。

  秦元和表哥是搭车去的。车主和表哥认识,那是一辆很旧的桑塔纳,在雪地上飞驰。

  表哥说:秦元,你这身板,这副皮囊,到了大上海,保证吃香喝辣。秦元听出他话里有话,急忙问: 工作跟皮囊有啥关系?表哥说:说你傻,你还真傻,就你那学历,在人才济济的大上海能有啥用途?我们这样的弱者,只能靠身体吃饭呗,你有型,又正当年,看这满身的肌肉,啧啧,不知道多少富婆会喜欢。

  秦元差点就吐了。拜父母所赐,他长得高大俊猛,只是没有和身板相匹配的本事。早听说过大城市里包养小白脸的富婆越来越多,可他秦元再怎么穷,也不能做这么下三滥的事去。于是,他猛拍车门:我要下车,我要下车!

  雪粒子还在下,秦元站在荒寂的公路上,看着破旧的桑塔纳一闪而过,心里也落了一层雪。

  二、被死亡

  秦元是走路回去的,因为下车时太急太强硬,他没来得及拿自己的行李包,身上的钱不多。他不想坐车,潜意识里,是想晚一点回到家吧,让程梅对未来的日子期待得久一点,也不枉费她临行时那一片担心和不舍。

  他下了公路,慢慢地走,饿了就吃一碗面,天黑了就找到一家旅店住宿。好不容易回到家,已是第二天晚上了。

  楼下摆了两个花圈。秦元吓了一跳,绕过去,慢慢地走上楼,来到自家门口,只见门上贴着小白花。他脑袋嗡的一声,第一感觉是老妈出事了。他颤抖着手,掏出钥匙开门,几乎是扑进了屋里。客厅里没有人,墙上挂着黑白照,照片上缠了黑纱。秦元抬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居然是自己的照片!

  秦元跌坐在沙发上,从柜子里摸出烟来抽。他用座机拨打程梅的手机,手机却在卧室里响起来。他蒙了,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等了快一个小时,程梅他们还没有回来。秦元实在坐不住了,就下楼,打算去表哥家问问情况。

  表哥家也是同样的情况:花圈,小白花……他没敢进去,压低了帽子,用大衣把自己裹严实了,混在吊唁的人群中。

  有人小声议论: 听说这起车祸很惨,车上三人都面部模糊,惨不忍睹。是被一辆宝马撞翻到了大桥下面……另一个说: 车主是个有钱人,要私了呢,一人赔偿三十万……

  原来,那辆桑塔纳出了车祸,他已经被死亡了。可是,自己明明下车了,车上怎么又冒出一个人来呢?

  管不了那么多,秦元被这个惊天的消息弄得浑身发抖,他已经死了!程梅将得到三十万,有了这三十万,老妈可以看病,儿子可以上重点中学,甚至连房子的首付都有了……

  秦元没有急着回家去,他在一间小小的网吧里上网,申请了一个新号加儿子小虎。小虎每天晚上都会上网,晚上9点半,小虎加他为好友。秦元一看小虎的签名,就掉下了眼泪。签名写着:爸爸一路走好。

  秦元冒充陌生人跟小虎聊,孩子心里装不住事,很快把家里发生的事都告诉他了。小虎说,爸爸出了车祸,奶奶受刺激住院了,他才跟妈妈把奶奶安顿好……

  那一夜,程梅大概是留在医院里照顾老妈。小虎独自回来,煮了一碗面,吃完了,把卧室的门锁上睡觉。

  秦元心如刀割,作出了一个决定:他死了,就不要回家了。既然他的死能换回三十万,等一年后风平浪静再悄然回来,岂不是天大的好事?如果他不死,小虎这么小的年纪,不用这么凄惨;可是,如果他不死,哪里来三十万呢?

  秦元从网吧里出来,还是先回家一趟。在黑夜的掩映下,他轻车熟路进了门,一直躲在阳台上陪伴着小虎,几乎被冻僵。天快亮时,他悄悄地打开门,想了想,又走回来,打开客厅里的小抽屉,拿了点钱,大踏步走了出去。

  既然死了,那就死多一阵子吧。

  三、夜行人

  秦元成了夜行人,有时候他会自嘲,自己的行为很符合死去的事实。他没有去住旅店,因为身份证丢在车上了。他在郊区租了一间小房子,房东也不要看身份证,也不用签合同,一手交钱一手交钥匙。

  半个月后,秦元隐约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原来,自己下车后,表哥他们在一个小镇上又搭了一个人,然后就出了车祸,三人都面目全非。那个人,因为上车的地点没人知道,身边又有秦元的包,就被当成了秦元,死去了。

  在这期间, 秦元的葬礼举行完毕,老妈出了院,程梅憔悴得像一片风中的树叶。秦元远远地看着程梅,既心疼,又有小小的满足。看来,程梅对他的感情不是盖的,想当年,两人结婚时一贫如洗,她不惜与家人决裂,毫不犹豫地嫁给了秦元,一直租房子住,后来为了照顾生病的老妈,这才搬到老妈的旧楼里,一起生活。

  一个女人最宝贵的就是青春,她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了秦元,那么自己,就该对她的深情有所回报。秦元想,回报方法就是让自己真的死去,不再出现,让程梅拿着这三十万,好好生活。当然,他也不是要永远隐匿。一年半载后,当人们都忘记了这件事,他再慢慢地出现。大不了,他领着一家大小搬家。有钱在,这些都是小问题。

  很长一段时间,秦元都陷在恐慌里。那个人的家人,会不会发现死去的不是秦元,而是他们的亲人呢?那么这三十万,他们会要回去,程梅会坐牢吗?

  所以,秦元不敢出现,只是在远处观望家人的生活。甚至每天早上小虎上学时,他都会在后面悄悄尾随护送。还好,大家都很冷漠,没人认出他,甚至从来没有人正眼看过他。再后来,家里的生活似乎平静下来了。

  秦元忍不住思念,终于在一天深夜,悄悄打开门,摸进了家里。儿子均匀的呼吸声,客厅里大钟的嗒嗒声,都那么悦耳。他站在客厅中央,真想冲进卧室,冲到程梅身边,告诉她:我没有死,我回来了!

  秦元费了好大劲,才克制住了这个冲动。客厅里摆了一台电脑,那是小虎要了好久的,程梅一直舍不得买。还有,电脑旁多了一把轮椅,那一定是给老妈买的。秦元心里一暖,在客厅里坐了好久。有了这三十万,程梅一定会让家里的一老一少都过上好日子,只是苦了她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卧室里传来了程梅的起床声,开门声。不好,她要上卫生间,而卫生间的门正对着客厅。秦元一个箭步跳起来,不知碰倒了什么东西, 哗啦一声,他急忙拉开门,逃出去了。

  程梅并没有追出来,良久,客厅里传来一声哽咽的询问: 秦元,是你吗?你回来了?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秦元没有死吧?只是以为他的鬼魂回家来了。

  四、鬼丈夫

  有了这一次,秦元的胆子大了不少,他又有几次在黑暗中摸回了家里,在客厅待上片刻,感受一下他们的生活。有一阵子,老妈时常犯病,每次都要在医院里住上一两天。这时候,小虎就独自在家,他睡觉睡得死,秦元几乎可以肆无忌惮地在家里活动:他换坏掉的灯泡,修理漏水的马桶……甚至有一次,他给小虎熬了一锅粥才悄悄溜走。

  他们肯定会疑惑,把秦元当成鬼的。只要这三十万不会飞掉,这样,也算是给自己以后回家作个铺垫吧。

  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了。一段日子后,秦元的照片也落了尘土,他用了好长时间才把照片擦拭干净,心里空落落的。时间真是无情,程梅那撕心裂肺的悲伤,慢慢地平复下去了,她要开始平静的生活。那么,她会不会忘了他?

  两个月后,秦元又有了惊天发现:家里多了一双陌生的男式拖鞋!

  秦元几乎要怒吼了,他攥紧了拳头,打算去质问程梅:她的爱,就这么浅吗?需要迫不及待找个男人?

  站在卧室的门口,秦元的手一直发抖,直到卧室里响起了一声叹息,他才醒悟过来,飞一般逃走了。

  在程梅的生活里逃走,成了秦元的一项本能;站在远处观察她的生活,也成了一种必然。那晚,秦元下楼时,因为愤怒和惊惶,忘记隐藏自己,和一个邻居撞了个满怀。邻居喝醉了酒,抬起头来见到秦元,大呼一声:鬼啊!瘫软在地。

  秦元拉下帽子,裹紧大衣,风一样消失在楼道里。

  秦元暗夜里出现在客厅的欣喜与满足感没有了,取而代之是一腔愤怒。有了和邻居相撞的事件,他再也不敢频繁地回家了。原来只是怕大家知道这件事后,会失去那三十万。现在,他又多了一层惧怕,那就是程梅变心。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他已经死去了。秦元几乎被这种悲凉感折磨疯了,他想过有一天自己的身份被发现时程梅的惊喜,想过以后一家人的幸福生活,想过千百种对程梅好的方法,也想过程梅每天对自己有多深的思念……他唯独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在程梅心里淡成一片风中的落叶;有一天,在程梅的生活里、枕边,会躺着一个陌生男人。

  秦元已经死了,程梅接触别的男人无可厚非,何况,她一个人既要工作,又要照顾老人孩子,实在是太累了。可是,秦元无法抑制心里的不舒服。一个月里,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理顺思绪,却一无所得。最后的结果是,他骨瘦如柴,双眼喷火。

  那天,秦元走出屋子,上街买了一堆东西。他从家里拿出来的那一沓钱快要花完了,下一步该怎么办?晚上,他用买来的东西把自己装扮起来,大波浪假发套,长款大衣,黑色围巾……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高挑的女人。这样,他再被发现时,就不会露出真面目了。

  秦元像往常那样,在晚上回到了家门口。破旧的小区没有大门,也没有物业管理,甚至连仅有的三两盏灯也被孩子们砸碎了。

  秦元悄悄打开锁,慢慢适应客厅里的黑暗,然后,闻到了一阵芳香,是桌子上盛开的一束玫瑰。他在玫瑰前站了好久,都说这世上所有女人都喜欢玫瑰,他却从来没给程梅买过。现在,另一个男人帮他完成了心愿。桌子上有一张纸,秦元顺手拿起来,放进了口袋里。

  为了报复,秦元悄悄地把程梅的手机内存卡拔掉,换上了自己录制的一段话。这样,当那个男人第二天给程梅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将响起秦元充满诡异的声音:程梅,你忘记我了吗?他能想象得到程梅惊吓过度、慌忙扔掉手机的样子。

  但是,没有报复的快感,更多的是心疼。回去后,秦元展开了从家里拿出来的那张纸,是医院的缴费单,一串长长的数字,签名却是陌生的。 刘志军,三个很潇洒的字。这人不但给程梅买玫瑰,还帮秦元的老妈交住院费!

  秦元哇哇大哭,游戏进行到此,他无法继续了。他心里好像有无数根针在扎:是的,如果他回来,他可以继续爱程梅,学着送花,做一个好丈夫,比这个男人还好;可是,如果他回来,那三十万就会凭空消失。老妈的病、小虎的学费、拮据的生活……不得不承认,他是个无能的男人;而无能的男人,能给一个女人最好的爱,就是远远地离开,永不纠缠。不是吗?

  秦元死去了,他却活着。在哪里活,已经不重要,只要程梅他们能得到最好的就行……

  五、永别离

  这天早上,程梅下楼了,她发现楼下是一圈圈脚印,因为走得凌乱,一圈圈叠加着,后来,又向远方延伸而去。

  程梅站在那片脚印上,轻轻对身边的男人说: 对不起,你走吧。我没办法忘记秦元,没办法开始新生活……

  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场雪了吧?已经是春天了。

  这个世间没有圣人,也没有完人,但是,有爱就好。程梅站在雪地上,目送这个试图追求她的男人,一步步离开自己的视线。

  而秦元,也许永远也不会看到这一幕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做鬼我就放过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