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五虎

  徐家五虎

  城郊结合部有一个徐家村,据说解放前徐家村所在地是一片芦苇荡,铺天盖地的芦苇遮天蔽日,秋风起处,苇浪起伏,苇花飞扬,人一旦走进芦苇丛就再也不见了踪影,方圆数百里的芦苇为土匪提供了天然屏障,那时候,徐家村所在地除了飞鸟就只有土匪,解放初期,解放军大部队在此剿匪,放火烧了芦苇,土匪无处藏身,这里才彻底解放,后来政府组织一帮劳改犯开河挖沟,把原来的沼泽改造成农田,现在只有田边地头偶尔还能见到一丛一丛的小片芦苇,勾起人们对于徐家村过去的回忆。

   解放初期当时的徐家村只有十来户人家,大部分姓徐,也有两三户杂姓,人多为王,故此取名为徐家村,外人怀疑这些人就是解放前土匪的后代,但是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只是一种猜度而已。

   徐三豹解放初期是徐家村第一任村长,徐村长一连生了五个儿子,按排行取名,依次是徐大虎徐二虎一直到徐五虎,那时候没有实行计划生育,别的人家也生三瓜两枣的,但终没有徐家五虎的气势大,其他杂姓人家更加不敢踹粗气,本来村长不实行家天下制度,但是却没有哪一家人能够竞争胜过徐家五虎,自从改革开放,徐家五虎就脱颖而出,掌握了全村人的命脉,真正形成五虎称霸的局面。

   徐大虎当上村长以后在村里划出一片土地搞经济开发区,开发区主任由徐二虎担任,徐二虎大展拳脚,利用城郊结合部的地理优势,开始大兴土木建造商品房,徐二虎的商品房按照农民理念建造,每间房子占地一百多平米,二层小洋楼,楼下再建一百多平米的院落,占地三百多平米,完全不像市区商品房鸽子笼式建筑,因此,得到城里有钱人的亲睐,纷纷入住到城郊来,那时候购房不讲究三证齐全,法律制度的不完善,让徐家五虎兄弟赚到了第一桶金。

   徐大虎马上就把这笔钱派上了用场,让徐三虎创办村办工厂,农民工厂由于科技含量不高,基本上是出售原材料为主的粗加工产业,徐三虎能想到的是村里有一大片树林,树木以白杨树和水杉树为主,先办一间木材加工厂;其次,这一带是古沉降平原,有大片的粘土,那就再办一家砖瓦厂;最有创意的是此地离是火葬场不远,火葬场后面有一片墓地,活人的钱不好赚,死人的钱却是很好赚的,他创办了一家人工大理石墓碑加工厂;最有技术含量的是附近一个城市一家棉纺织印染厂因为污染问题不能解决最终拍卖了,徐三虎把这家工厂整个搬迁回村里,全村一下子有了四家工厂,虽然既有空气污染水源污染还有噪声污染但好歹村民经济上有了大幅度提高,村民也就顾及不了这么多。再说其他人也当不了家,得过且过吧!

   徐大虎是个十分有远虑的人,盘活经济靠的是商业贸易,他让徐二虎盖了一排商业楼,任命许四虎担任贸易公司总经理。他既向外出售木材农产品,又出售人工大理石板材和丧葬用品和棉纺织用品,同时还向村民推销其他商品,成为方圆数十公里远近有名的大公司,甚至向市区商业贸易公司发起了挑战,为徐家敛财起到了重要作用。

   徐五虎大学一毕业,立刻就被徐大虎安排进了村办小学,不久就提拔当了校长,徐大虎的意思是徐家必须文武双全,把整个村子牢牢掌握在徐家五虎手中。

   村民对于徐家五虎一手遮天自然多有不满,但是,农村自古就是家族式的结构方式,徐姓家族不能起内讧,况且其他徐姓人家在徐家五虎手下也得到不少好处,其他杂姓人家人数少,地位低更加无法撼动徐氏五虎,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倒也显得太平无事。

   徐三豹过八十五岁生日那天,徐家五虎包下了徐家村近水楼台大酒店为老爷子做寿,全村男女老少都来贺寿,有送三五百元的,也有送千儿八百的,光鞭炮就燃放了半小时,市长市委书记都来贺寿,其风光的程度可以窥见一斑,除了大厅摆满酒桌以外,徐氏兄弟还把所有的雅间都摆上了酒桌。

   徐三豹端着酒杯对五个儿子说:你们都有出息了,我很高兴!但是我听说村民对你们几兄弟反映不太好,老大,你要管好你的弟兄们,旧社会我们当土匪杀人也不过就是头点地,强奸别人老婆都是先把那个男人杀死了以后再干事儿。可是我听说老二你强奸人家女人还逼着人家丈夫在旁边观看,有这事儿没有?你不就是手里有几个臭钱吗?做人做事不能这么损的!

   徐二虎不敢跟老爷子对着干,只得敷衍徐三豹说:爸爸,您别听人家瞎说八道,我哪有这事?可是他心里想,还让大哥管我呢!他的二奶住在市区,还不满十六岁,还给市政府领导敬献幼女,哪一条都是死罪。

   徐三豹转过来又说徐五虎:老五啊,你可不能对村里的小学生下手啊!她们大都是我们本家,一笔难写两个徐字,有的是同辈姐妹,有的是侄女外甥女,做了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死了是要下地狱的!村里人都拿眼睛盯着你,不要把那些十一二岁的女孩叫到校长办公室。几句话说得徐五虎面红耳赤,他自己觉得做事情很谨慎,没想到爸爸竟然知道的如此清楚。

   徐三豹又说:老三,你狗日的做的是断子绝孙的事,村里人说粮食减产是印染废水污染的结果,把全村人辛辛苦苦种了几十年的树木都快砍光了,子卖父田淌来之物,有朝一日村里一棵树都没有了那还叫农村吗?还有粉尘污染更不能没有树木。老四,你别为了赚钱尽卖假货,坑人最后都会害己的。你们记住我的话,多造福少害人!

   徐大虎连忙劝说:爸爸,今天是您的寿辰,别说这些不愉快的事儿,回头我好好管教他们,喝酒,喝酒!来吧,弟兄们举杯,祝爸爸健康长寿!

   酒宴最终不欢而散。

   不久村里出了一档子事儿,需要村长徐大虎解决,村民提出由于徐二虎不断进行土地开发,村里由人均八亩耕地下降为人均一亩耕地,妇女劳动力严重过剩,请村委会拿出解决方案。其实这件事一直就是徐大虎的一块心病,村里男人中做手艺活儿的居多,有做木匠的,有做瓦匠的,还有一大帮人出外搞家庭装潢的,村里主要是女人的天下,人均一亩农田实在难以满足她们劳动力生产的需要,虽然有一个棉纺织印染厂,只有那些年轻的女孩在工厂里上班,工人不够还在邻村招聘了一些,那些中老年妇女她们不愿意离开家庭,可是又没有合适的工作。徐大虎召开村委会,村委会中有一个姓李的村干部说:我倒是有一个生产项目,办一家刺绣加工厂,古代有四大著名的刺绣苏绣湘绣蜀绣粤绣,我们只需要出钱聘请一个刺绣大师回村,普及刺绣工艺,那帮妇女就可以坐在家里抽空加工,原材料由村里商贸公司提供,产品也由商贸公司推销。

   就是这个姓李的村委会干部当初入选也是徐大虎极不情愿的,按照他的意思全部由徐氏家族担任村委干部,他就可以一手遮天,但是,姓李的这小子很有能耐,徐三虎办工厂哪一家都离不开姓李的,现在村里已经发展到有十几户李姓人家,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最终徐大虎作出让步,把李姓家族纳入村委会,结果他任命的厂长大多是异姓人士,往徐氏家族的铁桶中掺沙子,现在他又提出从外面聘请能人,将来与徐氏家族分庭抗礼的人将会越来越多。徐大虎本能地反应就是不同意这项提议,但是村委会其他人却比较赞成这个方案,最终从苏州聘请了一位退休刺绣师傅,很快村办绣品厂就办起来了,村民们又增加了一个生财之道,村里也兴旺不少。

   随着村办刺绣工艺品厂的创办矛盾日益突出了,原先那几家工厂有的占用村里用地,有的污染村里水源,有的直接就是村里资源,所以一直是徐氏兄弟把持着,村里进行核算,村民工资待遇低,劳保条件差,属于典型的农民工。但是刺绣品基本上不占用村里集体生产资料,属于手工作坊式生产,但是村里却占有了农民的劳动成果,苏州聘请来的吴厂长要求绣品厂进行独立核算,提高村民劳动报酬,调动大家积极性。徐家村风平浪静很多年,这就像一块石头扔进了平静的水面,立刻激起千层浪,其他几个厂家的厂长也要求独立核算,这么多年来谁先富起来了呢?只有徐家五虎,他们五个兄弟个个住着花园别墅,每家五六辆小车,家里究竟有多少存款谁也不知道,他们与村民相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水里,而且是水深火热。

   徐大虎终于坐不住了,他召开村民委员会,拍桌子打板凳,粗口骂娘:他妈的,简直反了,我们徐氏兄弟这么多年苦心经营,村里富了,村民富了,村子红火了,这就想把我们五兄弟一脚踢开,门都没有!

   村委会大多数干部敢怒不敢言,还是那个姓李的村干部说:独立核算,有利于精确计算成本,扣除折旧费,便于扩大再生产,加强技术创新投入,更有利于占领市场,也使工厂职工利益最大化,是一件好事。

   徐大虎说:放你妈的屁,我是村长就是各个厂家的董事长,我不同意谁说了也不算,工厂可以不再办了,独立核算万万不能!

   随即,村办工厂一家一家倒闭了,村里经济一落千丈,不仅男人们出去打工去了,很多女人也加入了南下打工的行列,他们宁愿受别的资本家的剥削,也不能忍受徐家五虎为非作歹。

   这一年冬天,徐三豹死了,死之前他在一次强调说:当土匪也不过杀人只是头点地,做人做事应该有一个限度。跟过八十五岁生日大不相同的是,村民没有几家送礼的,市长市委书记也没有来给老爷子吊丧,徐家五虎虽然还是那样生龙活虎,但是少了往日的威风,但愿他们能够真正听进徐三豹的遗言。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徐家五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