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刺的鱼

  无刺的鱼

  许文敬的父亲由于贪赃枉法,被朝廷革职查办,下了大狱。临终前,许父再三请求狱卒,让他悄悄带许文敬前来相见。

  望着还未成人的许文敬,许父泪如雨下:文敬,你长大后,不论当官还是做民,都要切记‘贪’字头上一把刀,莫要贪。

  许父死后,许文敬寒窗十载,终于金榜高中,被朝廷任命为马唐县知县。他立志要做一个清官,因此一上任,便亲自带领百姓挖沟挑沙,修了几条横贯全县的水渠,又以雷霆手段惩治了一帮为害乡里的恶霸,并且还重理了前任知县错判的几桩冤案。一时间,百姓称赞他是包青天再世。

  一日,许文敬正在后堂休息,衙役班头赵六急匆匆进来,递上一份拜帖。

  许文敬接过帖子一看,不禁皱起了眉头。拜帖上写着马唐茶商吴方道顿首百拜,下头是拜见的礼单,单子上写着:黄金百两,白银千两,珍珠翡翠十盒,另有许多古玩字画。

  许文敬问班头赵六:这吴方道是何许人物?怎么出手如此大方?

  赵六嘿嘿一笑:大人,这吴方道是马唐有名的茶商,富甲一方,在南北各省有百余家分号,人称茶王。不瞒大人,这点儿礼品不算大方,他送给前任知县的礼品,一次就是黄金万两……

  赵六刚要再说什么,见许文敬脸色一变,立即打住了。

  许文敬想起来了,自己刚到马唐上任时,马唐的富豪乡绅纷纷携带厚礼前来拜会,其中这吴方道送的就是一株挂满稀世珍宝的珊瑚。当时许文敬勃然大怒,不但将所有送礼之人全部逐出府门,还每人赏了一顿板子。之后,他派人挂出告示:以后凡是行贿之人,一律杖责八十,入狱三个月。当时他记得第一个挨打的,就是这个茶王吴方道派来的下人。

  班头赵六试探地问:大人,礼单不薄,您看是收还是不收?

  许文敬哼了一声,把礼单掷到地上:本官早已张贴告示,不准行贿,这吴方道竟敢公然抵制本官法令。来人,将前来下礼之人重责八十大板,以儆效尤!

  许文敬本想,这次惩治了吴方道,他肯定不会再来烦自己了。没想到几天后,府外来了一顶小轿,轿帘掀开后,走下一位妖娆的美人。美人见了许文敬,款款道了个万福,轻启樱唇:小女子本是芙蓉楼的头牌月娘,承蒙大人厚爱,为我赎了身。月娘感恩不尽,愿意当牛做马,伺候大人一生一世。

  许文敬一头雾水,自己什么时候给这个月娘赎的身?他赶紧仔细询问,得知此事竟是吴方道所为。许文敬气得脸色发青,马上命人将月娘送还给吴方道,并呵斥说,再有下次,一定重罚不饶。

  半个月后的一天,许文敬到文宝斋取装裱的字画。文宝斋老板笑嘻嘻地取出一张一万两的银票:许大人,您在敝店装裱的那幅画,被一个外地商人相中了。小人擅自做主,将那幅画卖给他,大人一定不会生气吧!

  什么?许文敬吃惊不已。在文宝斋装裱的那幅宇画,不过是他的涂鸦之作,准备装裱起来送给朋友,想不到竟然卖了一万两银子。许文敬惊喜地问店老板:买画的人姓什么,叫什么,是哪里人士?

  店老板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只说是个外地人。

  许文敬起了疑心,一拍银票:本官是来装裱字画的,不是卖画的。本官限你三天内追回那幅画,不然休怪本官无情。说罢拂袖出了文宝斋。

  跟随许文敬的赵六说:不就是一幅画嘛,既然人家愿意买,大人您何不顺水推舟,收了银票。这又不是受贿,大人忒小心了。

  许文敬说:如果我猜得没错,这画一定是吴方道买去了。此人千方百计地巴结我,一定有事求我。自古商人多吝啬,他既然花这么大力气行贿,事情一定是有违法令的不轨之事。如果我卖画给他,日后他就会攥着我的把柄要挟我。果然,那幅画的确是吴方道买去了。许文敬收回画后,付之一炬,并吩咐手下,一定要小心防备吴方道。

  几天后,许文敬的老师马侍郎告老还乡,路过马唐。许文敬急忙把老师迎进县衙,设宴款待。酒过三巡,马侍郎见县衙破旧,许文敬一身官服都打着补丁,餐桌上粗茶淡饭,只有一道鱼是荤菜,不禁赞叹:老夫一生学生无数,只有文敬如此清廉,真是可叹可佩。说着他让家人取来几尾鲜鱼,赠给许文敬:我知道你别无他好,只喜欢吃鱼,就特意给你带了几尾无刺鱼。

  许文敬一愣:老师说笑了,这世上还有无刺的鱼?厨子把鱼炖好后,许文敬夹了一筷子,一尝,只觉得此鱼味道鲜美异常,入口松软,唇齿留香,竟然真的没有一根刺。

  许文敬惊奇地说:学生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吃到无刺鱼,不知道此鱼产于什么水域,是哪里的特产?马侍郎呵呵一笑,含糊不答。

  许文敬自幼喜欢吃鱼,尤其是鲤鱼、草鱼,可自从吃了无刺鱼后,他的口味竟然变得十分挑剔,一心只想吃那无刺鱼,别的鱼肉放进嘴里,全都味同嚼蜡。

  吃完马侍郎赠送给他的几尾无刺鱼后,许文敬嘴馋,派人到处打听哪里有无刺鱼卖,可派去的人全都无功而返。许文敬无奈,只得作罢,心里却总想着那道美味,整日茶饭不思。许夫人急坏了,又派人四处打探。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一个丫鬟兴冲冲地跑来说,前门大街新开了一家鱼馆,里面就有一道无刺鱼的菜肴,但是这家店非常奇怪,每天只卖一尾无刺鱼。许夫人听后,赶紧派人去买。

  店家听说是知县来买鱼,急忙把鱼烧好,送进县衙。许文敬吃后,赞不绝口,而店家也很识时务地每日按时将无刺鱼送进府内。许文敬吃无刺鱼上了瘾,一天不吃,就感到全身乏力,精神不振。

  不料数月后,店家突然停止了送鱼,许文敬全身难受,催促衙役去买鱼。哪承想衙役回来后说鱼馆已经关门,店家不知所踪。一连几日没吃到鱼,许文敬哈欠连连,说不出的难受,就在这时,下人进来禀报,说茶商吴方道前来拜见。许文敬心烦,正要说不见,可他一看吴方道的礼单,竟然是十尾无刺鱼,只好请进吴方道。吴方道拱手一笑:许大人一向可好?许文敬勉强回应:吴老板前来,不知有何贵干?吴方道说:只是拜会大人,别无他事。他与许文敬寒暄了几句后,告辞而去。此后隔三岔五,吴方道便带着几尾无刺鱼前来拜会。许文敬有心不收,肚子里的馋虫却搅得他难受。

  这天,吴方道又来了。许文敬沉着脸说:自古没有白吃的饭,吴老板也不用装了,有什么事求我,明说吧。吴方道一愣,笑了:许大人果然爽快,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在下有个弟弟叫吴方有,半年前因为误伤人命,被大人判了斩刑,几个月后就要行刑……话还没说完,许文敬摆摆手:你要我放了吴方有?此事万万不可,吴老板还是回去吧。不料,吴方道哈哈一笑:大人也太小看我了,自古杀人偿命,在下也不能包庇弟弟。我只是想家弟没有子嗣,为了给他留点血脉,我想请大人允许在下请人为家弟借胎,给他留点儿骨血。所谓借胎,就是古代判了死刑的罪犯,为了传宗接代,在狱里和家里人选的女子交合,等此女怀孕后,再行刑,以此来延续香火。原来是小事一桩,许文敬松了口气,借胎一事不算违法,由他去吧。于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吴家选的女子与吴方有幽会。而他为了表示清廉,收到吴家的鱼后,给吴家几两银子,作为鱼钱。

  此事过了不久,许文敬突然接到朝廷文书,说死囚吴方有在千里之外再次伤人害命。

  许文敬大惊失色,心想,吴方有不是在大牢里关着吗,怎么会跑到千里之外?他急忙带人去大牢,这才发现大牢里竟然是一个与吴方有长相相似的替罪羊。大刑之下,那人招供说,他其实就是那个借胎的女子。

  许文敬此时才明白,吴方道为了救弟弟,竟然偷梁换柱。许文敬惊怒交加,正要派人缉拿吴方道,朝廷的圣旨先到了。圣旨说许文敬贪赃枉法,卖放死囚,立即革职查办。

  许文敬大呼冤枉,说他只是吃了吴家几尾鱼,而且是给了钱的。

  下旨的官员冷笑一声:不过几尾鱼?说得简单,你知道吴方道为了巴结你,是怎样养出那些无刺鱼的吗?说着,他命人将许文敬带到了吴家。

  吴家后院有座鱼池,池底全用黄金铺成,周围用白银砌边,水里堆满了珍珠宝石,几百尾无刺鱼在水里游动。到了喂食时间,几个大汉脱光了衣服,跳进水里,那些无刺鱼像见到了美味,纷纷游到大汉身上,竟然用嘴咬开大汉的肌肤,吮吸他们的鲜血。等鱼群吃饱后,大汉们已经满身伤痕,痛不欲生,几乎昏死过去。

  许文敬瞠目结舌。下旨官员说:这些无刺鱼生于东海,生性嗜血,而且喜欢居住在金银之地,人称‘贪鱼’。只要有人吃了它们的肉,就会上瘾,一日不食无刺鱼,便会浑身难受,最后为了此鱼,就会昧着良心变成贪婪之人。马侍郎和鱼馆里的无刺鱼,都是吴方道为了引诱你上瘾设下的局。

  许文敬呆呆地望着金池里的无刺鱼,后悔莫及:想不到我一生最为痛恨的‘贪’字,最后竟然落到我的头上。贪鱼,贪欲……他突然明白了,大叫一声,纵身一跃,一头撞到了金池上,只见血光飞溅,一池清水顿成血色。

  下旨官员叹了口气:贪字头上一把刀,不知还有多少人不明白这个道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无刺的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