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天

  7 天

  7月1日庄则修被关在山华山收容审查所7仓。泡过闷子的都知道被关7仓的全是杀人放火抢劫嫌疑人。在牢头狱霸统治下强迫一进宫者先在洗漱室做老王推磨让你左手扯着耳朵右手穿过左手弯食指尖戳地旋转24圈再吃龙头到混混24个穿心莲让你贴着墙壁亮出胸脯任其各类犯罪嫌疑人分别猛击24拳没完还有河马斗犀牛完成了老王推磨和享受了穿心莲才能进铁栅门——铁栅门到马桶有一条2尺左右通道龙头老大和所有混混坐一旁通铺欢迎新到犯人。龙头老大命令压龙尾的混混没大案要案狱中便没威望也许不会送看守所从马桶处与你相对疯跑直到碰得头破血流算数过关上铺吧当然是圧龙尾了。牢房内谁都没怜悯心个个是冷血动物。

  庄则修幸好在瓦机班每天的工作就是拉1、200公斤的瓦模2400次锻炼出强壮的体魄扛住了肉体折磨。

  现在他挤在本该睡18人却已睡了28人的水泥通铺龙尾上汗流浃背。像所有被抓的人一样第一天照例留只有被抓的事

  昨天中午在上坝肖守国哥家里聚集了七八个亲朋好友。一顿酒足饭饱之后统一了思想告状没用的你肖守国的老婆吴金花是在王邦贵管理的库房被强奸谁叫你家吴金花因喜爱废画报主动到王邦贵库房讨要还不只一次、二次、三次王邦贵才可能得逞。

  “那就搞死王邦贵”肖守国的一个舅子提议。

  肖守国说“不行的。搞死是不行的我肖守国和大家都脱不了爪爪。我请大家帮忙也不是要搞死王邦贵只是为教训教训强奸犯让王邦贵挂点彩、流点血。”

  庄则修松了口气不会因吃了这顿饭卷入到人命关天的事儿中去端起酒杯说“这杯酒我干了有点事儿要回家。”

  肖守国见庄则修要走说“庄老弟按大家商量的办。你住在厂里回去后就侦察王邦贵动向。如王邦贵住厂里入夜后9点你来接我们。我带着弟兄们准时来。”

  庄则修说“一定一定。”将酒杯中酒一口干了放下酒杯往门外跨。

  “庄兄庄兄”肖守国见庄则修跨出了门叫住追上说“你回厂后一定注意王邦贵动态。免得我带弟兄伙来却白跑一趟。亲戚朋友约齐一次不容易的。”

  “放心放心。”庄则修说“9点我出厂来碰你们告诉你的一定是王邦贵的准确消息。但我也再问你一次吴金花究竟被王邦贵搞成没”

  “搞成了的。”肖守国说“没搞成女人都不会抓屎糊脸。吴金花都对我承认了。”

  “那好吧。”庄则修说“我俩都按约定的办你也一定要把握住不能把王邦贵搞死。”

  庄则修与肖守国同是瓦机班师兄弟。他受肖守囯之邀到上坝见了肖守国后回厂就密切关住王邦贵动态。他知道王邦贵是蓝田前进农场农民当兵转业进厂后一直同当连长转业的副厂长纪建民关系要好。晚饭后也特别注意王邦贵是否邀约纪建民玩大貮直到差5分9点还见王邦贵比邻库房的宿舍亮着灯才踏上肖守国必来的川滇公路。

  来了庄则修走到三条牛时见黒黢黢的马路上肖守国带着五六个青年小伙迎面走来他们都没枪没炮连砍刀都没带一把。心想即便带有凶器也藏匿着最好不问万一发生了命案也与己无关。便像接头的武工队员简单地同肖守国和带来的弟兄伙打过招呼返身带头前进。

  到了机砖厂大门庄则修想应该告诉自己的室友廖五和陈会模厂里出现的多封匿名信不是自己写的——他俩受俞明昭散动、蛊惑总认为是自己写的。说来说去自己也知道厂子里的男男女女事都是匿名信引发的肖守国也是收到匿名信的受害者。主意打定便决定进大门先到单身宿舍找廖五和陈会模讲明匿名信即将破案便对肖守国带的五六个青年小伙说“你们顺山足绕过去就是王邦贵管的库房和他的宿舍。”

  肖守国说“弟兄伙跟我走。”走到一扇围墙的铁栅门没上锁推开门进去一看王邦贵宿舍的灯亮着高声叫喊“王邦贵你跟老子出来。”几个小伙踹开王邦贵宿舍门把王邦贵拉了出来。

  王邦贵大喊大叫“你你你你是你肖守国你跑到兰田坝去强奸我老婆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上门来找我了。”

  肖守国说“我到蓝田坝是对你强奸我老婆的报复。你老婆不从没干成只能同你算账。走走走走规规矩矩跟老子走。”

  被拉出门的王邦贵反手抓住窗户拼命嘶喊“肖守国杀人了”就是不走。

  再说廖五听庄则修说了肖守国带了人来教训王邦贵骂道“老子也要教训教训这流氓”捡起半块砖头就去加入锄奸队伍但拿着砖头的手都在打抖。

  喝骂声、惨叫声、嘶喊声惊动了副厂长纪建民。他在古娄山剿过匪穿好衣服从寝室出来威风凛凛站在库房后山坡上大喝“哪个杀人哪个敢杀人”

  看热闹的多了起来廖五怕纪建民记下他的名字把手中半块砖头扔了。大约个把钟头看表演的和表演的才慢慢散尽。

  第二天公安局到厂里抓凶手庄则修就这样被抓进了山华山。“怎么把老子抓了”睡在通铺龙尾上的庄则修恨恨骂。

  “这是哪个向公安局告的状”是庄则修回忆了昨晚事儿后的第一个疑问再想王邦贵就是被肖守国带来的人推拉了一阵子、挨了肖守国左右两个耳光皮外伤都没一点点。又摸摸自己额头我河马斗犀牛后留下的鹅蛋大青疙瘩还在流血呢。接下又想黢黑的夜色中纪建民看不清我黑名单上怎把我列了上去哎哎哎哎昨晚真不该参加肖守国组织的活动以后任何人再组织此类活动都不能参加。他听到有狱卒用铁汤瓢磕碰牢门牢门上小铁窗开了狱卒喊“开饭了。”他一点儿饿的感觉都没有脑袋瓜想的全是“谁告的状黒名单上怎有我、以后坚决不再参加此类活动”之类还在后悔不已。

  7月2日庄则修仍没吃早饭他知道自己的早饭被龙头吃了也不敢问还是默默想“究竟谁告的状自己为啥列上被抓名单”想来想去想到厂子更早些天发生的事……哦肖守国组织的武工队锄奸缘于团支书俞明昭更早收到匿名信“你老婆贺灵谷同×××绞在一起……”俞明昭在行管会上大发雷霆“老子就不相信厂里108个青工谁有本领能把我老婆绞去有本领的站出来同老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单挑”俞明昭提虚劲可他老婆贺灵谷知道后却哭着鼻子准备向他问罪你收到不要脸的流氓无中生有写的匿名信还有脸皮公诸于众你不要脸老娘要脸老娘同你拼命。

  可一心找老公拼命的贺灵谷到了俞明昭办公室却没见俞明昭。她仔细搜查俞明昭办公桌发现一叠稿笺上有写有俞明昭说的匿名信内容的圆珠笔痕迹“哇”一声哭了出来找到纪副厂长诉说“写匿名信的流氓居心叵测厂长你看看厂长你看看写匿名信的流氓是在我老公办公室一叠稿笺上写的还有写过匿名信的痕迹也许开初是想写好就留给我老公后来为啥花4分钱邮票寄给我老公就不知道了。”

  纪副厂长感觉此事有点蹊跷思索了一天找俞明昭谈话“小俞近来有什么不好处理的事儿”

  俞明昭知道纪建明在部队上当过侦察班长干脆一口否定劈脱。说“没遇到啥子事不好处理呀。”

  “哪你为啥要给自己写匿名信侮辱自己的老婆呢你老婆昨天在我这儿寻死觅活。”纪建民一指把纸糊的窗户戳穿。

  “我老婆真的寻死觅活了”俞明昭着急了“纪厂长快劝劝我老婆这封匿名是我自己写给自己的。”

  “哪你想同你老婆离婚”纪建民真找不出理由只能这样设问。

  “哎唉”俞明昭说“我老婆全厂第一漂亮即便哪个有本领把她绞去睡了我也不离婚。唉写封匿名信只为警告她不能与他人有私情。还有我不是借口在行管会上宣告了谁打我老婆的主意老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单挑吗”

  俞明昭自己给自己写匿名信堵截别人打自己老婆主意的事纸包不住火终被纪建民不经意透露出来人人觉得荒唐可笑。随后又不断传出×××同×××勾搭等等四封匿名信有的还点名道姓有时间地点。庄则修猜测都是俞明昭写的以达到混淆视听、掩盖自己。

  肖守国收到的老婆吴金花与库房保管王邦贵上月15日中午在库房同王邦贵苟合就是其中一封。肖守国严厉追问吴金花“你看看这封信你看看真的吗”

  吴金花哭了“库房到了一批旧画报花儿草儿、林黛玉王昭君都有反正是隧道窑做纸档用的我就向王邦贵要几张贴墙壁没料第三次他就……‘乌乌乌’……”吴金花哭着承认了被王邦贵强奸。

  糟糕就糟糕在出现这些匿名信后俞明昭到处散布说“是庄则修写的全厂就庄则修爱写写画画。”

  庄则修是肖守国瓦机班师弟为了证明自己决不会无中生有、兴风作浪他找到肖守国看匿名信原件。“唉……”他长长地叹息后悔哟人正不怕影子歪我何必又去查看什么匿名信而卷入杀人未遂中还在这山华山坐牢

  7月3日庄则修一夜难以入睡展转反侧。天刚麻麻亮压龙尾的倒数第三名问他“老弟怎不睡觉”

  “怎睡得觉”庄则修勉强翻个身见是个50多岁的大爷说“你叫什么名字睡得觉”又问“犯了啥子被抓”

  “我叫李俊秋。也说不清楚为啥抓我。”50多岁的大爷说“只知道两个孩子与人动了刀子。”

  此时在通铺外浣洗间洗漱的混混说“出太阳了好一个艳阳天今天要开船。”

  果真听见洗漱间通放风球场坝的铁门上弹子锁响门开了一个公安兵站在门外喊“潘明然收拾东西。”

  潘明然就是压龙头的络腮胡从通铺坐起动作慢条斯理。

  牢房内27个囚徒都眼看收拾东西的潘明然目光在问开船了自由了

  “老子两条命案”潘明然无所谓地说“开不了船的早就上了检送看守所。”

  什么开船什么上检什么送看守所庄则修一窍不通。李俊秋解释、介绍“老潘女儿被强奸他杀了强奸犯和强奸犯的婆娘。送看守所就是已被起诉不判死刑都会判个无期。”

  潘明然值庄则修想。后又想肖守国就不值婆娘被人强奸自己不个人做事个人当搞死王邦贵还带携一班人坐牢。

  一会儿牢门上挂的弹子锁又响动李俊秋说“这次是开船。”

  先前开门的公安兵又站在门口喊“李俊秋收拾东西。”

  李俊秋说“该是开船嘛该我开船嘛。我两个孩子与人动刀子抓我时说是我指使的我叫他们调查他们现在调查清楚了。”

  又一会儿铁门弹子锁又响公安推进一个人来。通铺下八位都翻身起床喝道“老王推磨24圈。”

  被推进门的是个四眼狗24圈没转完晕倒了。“不算数重来重来。”下八位呼喊。

  四眼狗重来又晕倒了已经是第三次重来庄则修只好提着四眼狗衣领帮助他如小孩儿旋转。

  牢房里也讲程序化四眼狗接下吃了不少于24个穿心莲后……

  原来的龙头被送了看守所接任老大的是蓄日本胡的老二他猴子充大王说“河马斗犀牛。”指着庄则修说“龙尾巴见你穿心莲不动手是在养精蓄锐吧站到马桶那里去向后转。”

  庄则修想我上前天才河马斗犀牛额头上的青疙瘩还没散老子今天拼命把拳头捏得咕咕咕挑战新任龙头老大说“来咱俩单丢。”

  众囚徒见庄则修露出的浑身健美肌肉和鼓筋爆胀的胳臂都说“我不参加健美赛”统统避开哪个还敢吆喝“河马斗犀牛”看来个个冷血动物但也是欺软怕硬。

  铁门上弹子锁又响门被推开。一个公安兵在铁门外叫喊“庄则修提案。”

  庄则修跨出铁门回头说“龙头等我回来。”

  “空话少说。”公安兵押庄则修经过球场坝出了围墙上一道大铁门上的小门。右手侧是10来间78平方米的小屋第三间屋子中一张破旧的书桌已坐有两个着公安装的3、40岁公安。一个公安指着正对书桌的半截3×3×9条石说“坐下。”

  庄则修看了看那条石心想我被评选为市劳动模范时厂长找我个别谈话说的是“请坐。”客气带了个“请”字而且手指的是沙发你两位代表的是国家哪个部门他坐在半截条石上想这条石凭我拉瓦模的双手能轻易举得起来能搬回去砸那新任龙头才好。

  两位着公安装的其中一位说话了都是一些要诚实、如实、老老实实之类。最后问“你叫啥子名字”

  这倒怪了不知我啥名字请我到这干么你们请错人了庄则修不好气地说“双河机制砖瓦厂瓦机班副班长、年年先进生产者、江阳市劳动模范庄则修。”

  他见不说话的着公安装男子只记下“庄则修”三字。

  爱问话的又问“知道我们为什么请你来吗”

  庄则修答“不知道我正要问你俩7月1日为啥把我抓来关在这里面呢”

  爱问话的考虑一会儿喝斥“只能我问你答。”又问“你参与了肖守国杀王邦贵吗”

  “没有哇。”庄则修说“也没有人杀王邦贵。”

  爱问话的又问“你带的路杀王邦贵。”

  “带路”庄则修说“肖守国认识王邦贵也是知道王邦贵宿舍的。”

  爱问话的问“6月30日晚肖守国与他的亲戚一同去的机砖厂你就参与了的”

  庄则修说“这样说还差不受多我参与了去机砖厂。”

  不说话的公安兵只选择记下问“你与肖守国亲戚一同去的机砖厂参与的”

  和庄则修答“我参加了。”一问一答且有省略。

  不爱问话的说“看一遍签上以上记录无误戳上指印。”

  庄则修认真看了一遍说“我不签也不戳指印。这上面记的全不是我的原话。如你们用录音机录下我说的话我对照一遍吴误就签。”

  不爱问话的问爱问话的“就这样送看守所”

  爱问话的说“暂时还是泡在这闷子。他吃尽苦头早迟会签。”

  庄则修被送回围墙大铁门两个公安兵同收发室老头不知说了些啥老头把小门打开重新收容了庄则修。

  庄则修回到7仓后新任龙头老大没应战“单丢”的意思他索性躺在通铺龙尾上想入非非。我被关在这山华山老婆可不知现在如何肯定对6岁的儿子说“爸爸出差去了会给你带回大白兎。”我回家后怎么对儿子说呢我究竟犯了什么接下他想到被冤屈关押的李俊秋再想到厂子里给自己写匿名信羞辱自己老婆的俞明昭越想越是一团乱麻其实从俞明昭给自己写匿名信处斩下一刀就可让乱麻分解的。自己已当上瓦机班副班长还要养家糊口只能待儿子今后读书读法律才能使国家秩序正常一些。他开始了吃饭却又感觉2、3、3实在不够吃肚子饿得慌。还是想儿子吧一定要让儿子学法律……

  7月4日吃过早餐的两个娃娃拳头般小馒头和喝了只见浮在水面两片芽菜叶的汤水牢房内开始传递消息有交流作案经验的、有告诉××人的老婆在外面绞上野男人的、有从铁门小窗口缝看到××人二进宫又被关进来了……突然有人说“电话电话。”

  庄则修感到奇怪这闷子里还能打电话原来仓与仓的隔墙砖缝有掏穿的洞“打电话”就是邻仓塞进裹成小卷儿的纸条。第一个“电话”告诉的是明天515看守所和山华山收审所全体嫌犯被游街示众。这天他也学会了欺骗钱的铅笔游戏。

  7月5日。6点半就开饭了仍是娃娃儿拳头般小馒头两个。7点各仓门打开收审所所长在坝子高声叫喊“出来统统出来。”

  庄则修也出牢房走向坝子见站在坝子的囚徒已被捆绑。他照例也被捆绑可心里在想我一不偷二不抢三没参加国民党凭哪条法律条文捆我

  随后从围墙大铁门外陆陆续续进来穿白色公安装的徒手公安公安校学生两个押一个两个公安都各用一手抓着他的衣领一手扭着他一只手推推攘攘下了长1里的山华山收审所专用马路推上一辆解放牌货车。他看了被推上的货车后门贴的编号是“103。”哪有这么多应该游街示众的犯人我是犯人吗一个国家犯人越多越不是好事呀他见货车上已站有被押着的捆绑犯人反而自己倒一点儿没畏惧、没不好意思主动站在贴驾驶室的前头。这一点儿没畏惧、没不好意思是开始有逆反心了。

  好一阵耽搁太阳都爬上山了汽车才缓缓启动游街。庄则修想自己一不偷二不抢三没参加国民党还是市劳动模范便站在车头向沿途认识的人点头、挥手招呼。

  “你是在检阅嗦”站在他左右两旁押着他的白色公安装喝道。

  接近中午汽车停在省公安校庄则修跳下汽车。

  “站住站住”他听到身后有人吆喝。回头看一个枪兵拉枪栓用枪指着他。

  “我我我”庄则修说“找个地方解小手。”

  枪兵用枪口戳他后背送到厕所掏出他的鸡鸡让他解了小便。

  在公安校汽车列阵主席台上一名法官宣判了2名立即执行的死囚、10名判不同期限的劳改犯、30名送劳教所劳教的人员。押送他们的解放牌才重新回到山华山。庄则修仍躺在7仓通铺龙尾巴上。

  7月6日。庄则修想起昨天公安校对2名立即执行的死囚、10名判不同期限的劳改犯、30名送劳教所劳教人员的宣判也对机砖厂匿名信事件做宣判这厂子匿名信泛滥统统是俞明昭写给自己的第一封匿名信开始然后他又煽风点火继续用写匿名信的阴谋诡计挑拨他人家庭和睦其动机一是撒烟雾掩盖自己写给自己的匿名信二是如他自己所说害怕别人端他的甑子绞了他老婆三是厂子近来新增了高中生、大学生自己团支书被人夺去就坐不成办公室。打好了判词腹稿又自我总结老子开初只是怕背写匿名信黑锅无意间卷入了“肖守国杀王邦贵”事件真是值不得、值不得、值不得啊这个俞明昭真该被开除球藉老子8月31日晚就不该同肖守国去吓唬王邦贵。反正是坐牢既然参加了锄奸队就应该趁机把俞明昭干掉他已滋生了杀人报复心并一下子就到了临界状态。

  7月7日庄则修还在冥思苦想忽听“庄则修提案。”他被关在山华山第7天了也是任何嫌疑人对出事被抓、反思反省、悔过无果、憋到决心报复的第7天。

  庄则修出了牢门开门的50多岁狱卒格外看了他发红的两眼还算有点关心问“没睡好觉吧”

  他默默无声一直走出围墙大铁门上开着的小铁门随提案公安带进提案室。趁两个公安还没开口他打量那3×3×9的半截条石心里想的是我出去以后哪天就偷偷来搬这半截条石砸死俞明昭——这条石是囚犯才配享受的俞明昭才对上了号。

  又是那爱问话的公安指给他条石“坐下。”问“昨天参加了游行吧被判的就三类死刑、劳改、劳教。”

  不爱问话的公安拿出上次的提案笔录说“上次的你还没签字戳指印。先签了……”

  庄则修看看那有省略的“你与肖守国亲戚一同去的机砖厂参与的”和自己的答“我参加了。”这是剪辑笔录比俞明昭更坏。他站起身来抱起半截3×3×9条石狠狠地往不爱问话只做笔录的公安头上砸去宣判“该判你脑袋开花”。

  爱问话的公安伸手推了庄则修一掌半截条石掉在破旧的办公桌上办公桌碎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7 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