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

  小狗

  它趴在地上,阳光洒在它的身上,但它感受不到些许暖意,袭来的只有无尽的病痛和寒冷。它的主人以决定抛弃它了。刚刚从宠物医院的报道上写到“犬瘟热病毒”,它跟随在主人身边已经三年了,48岁的它不在年轻了,主人也不愿花钱治疗。于是等待它只有寒风和黑暗。

  它抽搐着身体,小小的身体像狂风中的小树一般,每抽搐一下,就是一整入骨的疼痛。为了缓解疼痛它趴在地上,它觉得这样要好点,其实不然,地上的寒气贴着它的腹部涌入体中。那丝寒冷换来的是短暂的麻木和不断的刺痛。一滴眼泪涌出它的眼睛,不知因是痛还是什么,它流下了泪,那滴泪水划过它的不在光滑的毛发,随着身体又一震,那颗泪水落在了地上,变成了水汽消失了在这个世间。

  身体的每一次颤抖都伴随着一声呻吟,它的痛苦全在这呻吟中。可慢慢的它不在呻吟了,不是疼痛减少了,而是它已经病痛的没力气去喊疼了,它的嘴时而逼着时而微张,口水顺着牙齿流下,身体的每一颤,那口水就被带到到处。一丝嘶哑,它其实还在叫疼,可是声带都破了,它连最后宣泄都做不到了。寒风打在它瘦小的身体,它蜷缩着像个灰色的球,一下又一下抽搐

  它在原本是它的家门口蜷缩了两天。行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它,似同情似厌恶又似好奇,可没有一个人上前,给它喂一点吃的或者给它找点暖和的东西。毕竟这不是他们的事,毕竟在他们眼中它,不过是只畜牲。它的前任主人每次出门都是满脸厌恶,它三年的陪伴换来的只有主人的厌恶,和最后不耐烦的一脚。一脚下去它大口的揣着粗气,那是撕心裂肺的痛,最后在两天没吃一点东西的它慢慢的闭上了眼,那一脚好疼好疼,在它身体一颤一颤的闭上了眼,自己的身体好痛好痛。行人分分让路,如同它是个病毒一样,只有寒风还陪伴着它,不离不弃。

  被赶出门的第三天,它睡了。它没有一丝痛苦了,它的身体也不抽搐了,它安静的闭着眼睛,就像以前没被赶出家门的一样,一样的睡着了样,不在狰狞不在嘶哑呻吟,就像睡着样,上天好似被打动了,洒下了阳光,为它最后一点寒冷最后一点痛苦照下,也照融化了眼角边上早已结冰晶莹的泪珠。那寒风还在肆虐

  房东说完这个故事,我沉默了很久,我盯着蓝天上的白云,好似看见了那可怜的狗,许久后我开口了,那狗叫啥安?房东的回答是不知道,谁去管这些。我又是一阵沉默,接着又问,为啥不给它安乐死?他回答,那个是要给钱的呀,一个畜牲而已,不可能!我笑了,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心里默念,下辈子不要再来这人间了,祝福也抱歉!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小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