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断头台的女人

  走上断头台的女人

  她姓顾,叫盼弟,一个多得不能再多、俗得不能再俗的名字,顾名思义,父母想盼个男孩,尽管家里不很富裕。可她虽是个女孩,却很争气,从小学到中学,成绩始终名列前茅,且出落得花一般。眼看到了高考的时候,她编织着上大学的美梦,盼望自己能跳出农门。她的班主任高超,也对她寄于很大希望,说她一定能考上。其实高超也才出大学的门,还带着孩子气,课余时间常和他的学生们一起玩。他是教语文的,很有文学才华,发表过不少诗歌。有人说写诗的人很有思想很浪漫,确实他英俊潇洒,能说会道,常把一些世界名著介绍给学生,什么《茶花女》、《俊友》、《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学生们常到他宿舍去借,说他书多得像个小型图书馆。

  这天傍晚放学时,盼弟去了高超的宿舍,见他在埋头读书,一种敬佩之心油然而生:高老师,你太用功了!他抬头见是她,忙起身让出座位:快坐,快坐,我这里地方小,转不过身子。说着他自己坐在了床上。因为常来这里,所以她也就不客气地在椅子上坐下来。

  高老师,我听同学们说《安娜卡列尼娜》那本书很好看,能不能借``````啊呀,抱歉得很,被别的同学借去了。那``````那就算了。她起身准备离去。不急,坐一会儿嘛。他按着她肩膀说。她不好意思便又坐了下来:我不妨碍你吧?不碍事,不碍事。听说你打算继续深造?是的,想考研究生。高老师,你太了不起了!哪有啥?我的许多同学都在读研,趁现在年轻不拼博行吗?你想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就得努力奋进,你说是吗?是,是。

  她向他投去羡慕的目光:高老师,如果我有你一半的聪明就好了。盼弟,你也是很聪明的,当你考取大学学到了知识,会改变自己的人生观,使自己成熟起来,向更高的目标迈进。不知我能不能考上大学?能!只要你有信心。像你这样漂亮聪明的女孩子,埋没在农村太可惜了。听老师夸她漂亮,她脸刷地红了,低下头抚弄自己的衣角。

  几天后高超把那本《安娜卡列尼娜》借给了她,对她说:马上要高考了,你抓紧时间复习,书看不完晚点还我好了。可她怎么会不看呢?被书中主人公安娜和渥?斯奇的爱情深深感动,又为他们悲哀的结局和安娜卧轨自杀而扼腕叹息,不知掉了多少泪。当她把书还给高老师时,不由跟他谈论安娜的命运,说:高老师,我们中国有句红颜女子多薄命的话,用在安娜身上再贴切不过了。我想我以后的命运会不会跟她一样悲惨?怎么会呢?那是十八世纪俄国的事情,现在已经是两千年,再不会那么封建了。其实一个人的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里,你考上了大学,命运就会比一般人好,起码能找个好工作。他鼓励她说。

  她还沉浸在那本书里:如果我是安娜就不会那么傻,干吗要自杀啊?我就要报复男人,把丈夫和情人都杀了!见她说出这么话来,高超很是吃惊:哟,看不出,你的性格这么刚烈。不过你不会,因为你有文化,有法制观念,不会做出那种极端的事。

  可怎么也没想到,顾盼弟高考却落了榜!这对她的打击太大了,神思恍惚,家也不回。这可把高超急坏了,急忙到外面去寻找,结果在河边见到了她。她已经站在了水里,一步步往河中央走去。高超不顾一切扑过去,把她拖上岸,带她到自己宿舍,倒了盆热水给她洗,拿出自己的一身旧衣让她换上,他则站在门外。

  等她换好衣裳他进去,她一下扑在他身上:高老师,我可怎么办啊——她失声痛哭。高超抚着她背安慰说:考不上大学又不是你一个人,大不了明年再考。可家里不会让我明年再考了。为什么?本来家里就供不起我上大学,因我成绩好故勉强让我考,现在没考上,他们张罗着准备给我找婆家呢!什么——替你找婆家?高超不敢相信地瞪大眼。不然我怎么会去寻短见呢?听说找的那个男人是个小老板,死了老婆的,快四十岁了。啊——他怔住了,同情又无助地望着她。

  高老师,我要逃出去。她止住哭说。到哪里去?怎么生活?去深圳,听说那里钱好赚。别想得太天真,深圳那地方大学生抓一把都是,你只念到高中,去那里找不到工作的,除非你做苦力。再苦再累我也不怕,不然嫁了那个半老头我这一辈子就毁了。唉——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老师也爱莫能助啊。

  老师,如果我嫁给你你要吗?他听了吓一跳,慌忙说:那怎么成?我是你老师,你还是个学生。那有啥?琼瑶不也看上她的语文老师吗?师生恋在现在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老师,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他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回答她。老师,你不说话就说明你是喜欢我的,那我就可以对家里说,我有对象了,那就是你——高老师,我父母对你印象可好呢,那样他们就不会强迫我了,你就当是救救我好吗?

  她这席话令高超啼笑皆非,说心里话他确是喜欢她,天真又美丽,远比城市里的姑娘纯朴。再说如果他能救她,那真是做了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所以他想了想说:盼弟,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还要读研究生,三年后咱们再谈这件事。她听了高兴得跳起来:行,别说三年,就是五年、十年我也等你!说完叭地一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高超送她回家。她爹妈十分感激,一迭声向他道谢:高老师,谢谢你,太谢谢你了!盼弟趁机说:我和高老师已经订了终身,我就是他的人了,以后你们就别给我张罗婆家了。她怕他们不相信,指指身上:你们看——我身上穿的就是他的衣裳,在他宿舍里换的。不过现在不能对外面说,因为我现在岁数还小,高老师年纪也轻,如果给学校领导知道影响不好,会砸了他饭碗的。说罢对高超使使眼色。高超心领神会:我是太年轻,再说还要读三年研究生。他这么说他们岂能不信,乐得嘴都笑歪了:那我们家盼弟高攀你了!啧啧,高老师是城里人呢,又这么年轻有为,咱家盼弟真是好福气!

  高超要盼弟边找份工作做,边复习功课,准备来年再考,盼弟同意了。他通过朋友的关系,给她在电影院找了个领票的差使,虽每月才几百块,但能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她爹妈也很满意,把高超当作自家的女婿。

  盼弟晚上便经常去高超的宿舍,帮他洗衣打扫,高超则帮她复习功课。不久高超考取了研究生,很快要到省城去读书。盼弟怕他变心,要他写下保证书。高超写了。他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且和她有了感情,当晚便向她求欢。盼弟一是感恩,二是想自己早晚是他的人,便把身子给了他。事后他还许下山盟海誓:说三年研究生读完马上娶她!

  没想过一个月盼弟发现自己月经不来了!她着了慌,忙打电话给高超。高超从省城赶回来,要她把孩子拿掉。她想现在生孩子从哪方面说也不妥,再说也养不起,便答应了。高超通过朋友的关系,带她到邻县的一家乡卫生院,做了流产手术。此事瞒着她的父母。高超给了她一千元营养费。见他要走,她拉着他手说:我是你的人了,而且又为你打了胎,你可千万不能坏了良心抛弃我。高超指着上天说:我若坏了良心,天打五雷轰!

  三年要1095天哪!顾盼弟伸长脖子等啊等,可等来的却是这么一句话——

  父母亲给我在省城找了对象,工作也是岳父给安排的,让我在政府部门当公务员。我拗不过父母,盼弟,只能委屈你了,但我会偿你的。没多久他寄给她五千元钱。

  不啻是五雷击顶!她一下像沉入了水中,窒息得透不过气来,半晌才放声大哭。她爹妈见有五千块钱寄来,笑得嘴都合不拢,连声夸奖高超:毕竟是有知识的人,做事有情有义,再说他又不欠我们家的。他们还劝她:人家高老师是城里人,你也不想想我们这么穷的人家配得上他吗?他爹妈自然不会答应他娶一个乡下姑娘做老婆的。

  盼弟对高超充满了仇恨,原来他在她心中的美好形象荡然无存。她咬牙切齿说:想不到像高超这样的人也会变心,可见世上没有一个好男人!父母劝她嫁人,她头摇得似拨浪鼓:不,我不嫁人!我要去外面闯世界,这辈子非要混出个人样来不可!她拿了这五千块钱,南下广州。

  她去广州不是盲目的,因为她在县城看到服装店的生意十分红火,?知道老板都是从广州进的货。广州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因生产的服装新潮,故在市场上独领风骚。她是跟一位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老板一起去的,用一千块钱在服装市场租了一个柜台,没想到她第一炮就打响了!只半年时间她银行卡上的钱款便有了了二十万,她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接着她在郊外一些小镇开了几家连锁店,生意做得也很好。

  这年国庆长假前,她又去广州进货,竟然在火车上遇见了高超!他身边带着一位年轻女子,估计是他妻子。他见了盼弟十分尴尬,盼弟却落落大方,主动跟他打招呼:唷,是高老师,怎么,也去广州?嗳,去旅游。你是``````我去广州进货。我做服装生意已经两年了。噢——他不由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她穿着时髦,长发披肩,浑身珠光宝气,身上没一点乡下姑娘的稚嫩土气,人比以前胖了,瓜子脸成了鹅蛋脸,白里透红,出落得更加漂亮了。

  这位是``````她指着他身边女子问。噢,忘了介绍了,他是我妻子,叫张爱君。师母!盼弟规规矩矩叫了声,?自我介绍:我叫顾盼弟,是高老师的学生。噢。张爱君态度不冷不热,上下打量着她,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

  看来你生意一定不错。高超奉承说。还可以吧。她谦逊着,我们生意人怎么可以跟你们国家干部比呢?什么国家干部?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而已,年薪还不到五万,天天忙得像``````他叹着苦经。张爱君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吓得忙住了口。顾盼弟笑笑,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回到了自己位子上。

  广州到了,下火车时她殷勤地对他们说:老师,师母,我请你们吃饭,也算是学生对老师的感恩吧。高超爽快地答应了。张爱君不好反对,只得客气着: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她拦下一辆出租车,带他们去了一家海鲜酒楼。这一顿饭吃掉了三千块,顾盼弟眉头皱也没皱,潇洒地拿出一张银行卡。趁张爱君去洗手间时,她把自己的名片给了高超。高超向她解释说:?不是我无情,实在是身不由己。起先我没答应,但后来见张爱君长得跟你有点像,便答应了,至少心里有点安慰。他这一说她也觉得张爱君长得跟自己有点像,也就原谅了他的花言巧语。

  第二天中午,顾盼弟便接到高超打给她的电话:盼弟,想不到你会这么快发达,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哪!那还得感谢你的无情无义,把我给逼出来了。她讥讽说。唉,我也是被逼没办法。好了,她马上要从洗手间出来了,咱们以后再联系。她笑他说:好一个怕老婆的男人!

  自从见了高超后,顾盼弟夜不成眠,往事在她脑海里叠现,尤其他把她从河里救上来,让她换上他的旧衣服,她一直去他宿舍,把身子给了他````那一幕幕是多么甜蜜!她瞧出他见到她后有种沉重的失落感,显然他后悔了!另外他目光中仍充满着对她的爱!如果能和他重修于好的话,那多幸福!她做着这美梦。

  从广州回来因忙于生意,她一直没跟他联系。国庆长假过了后,她便打电话给他,说要去省城跟他会面,他表示欢迎。她去了,住在一家三星级宾馆,通知了高超。高超说白天他忙,晚上过去。

  晚上七点钟他来了,一进她房间就冲动地一把抱住她!她想推开他却不能。他在她耳边喃喃地说:盼弟,我不该放弃你,看到你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

  我好后悔。她刺他说:你不是说你身不由己吗?他既?疚又激动,将她抱起放到床上。她想拒绝,可一想到对她一屑不顾高傲的张爱君,一种报复的念头霎时萌生,再说她是高超的第一个女人,她要鸳梦重温!于是接受了他。

  她在省城住了四天,天天和高超低鸾倒凤,情深意浓。和高超依依惜别后,她无心做生意,想死了他,竟又去了省城。可她再打电话约他,他却说:我老婆怀疑我了,把我看得很紧。他的拒绝,令她愤恨,便不顾一切去他家,按响了门铃。张爱君开了门,见是她冷冷地说:请你别来打扰我们平静的生活,我们是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不和商人打交道。说完砰地一声把门关死。她气得失去理智地喊:我是你丈夫的第一个女人!张爱君没开门,却骂了她两句:不要脸!神经病!她怏怏地走了。

  金融危机来了,她的生意一落千丈。屋漏偏遭连夜雨,她几家连锁店的店长竟串通一起,把店里的现金和服装席卷一空溜了!这致命的打击使她一蹶不振,几个月没缓过气来。她爹妈劝她说:就你手头这些钱,吃一世也够了。她不服气地说:那有啥?就是从零开始,我也要东山再起!

  这天她遇到了中学时的同学、外号丑猪的李豪,他去深圳闯荡了几年成了千万富翁,这次因老娘死了回来奔丧,胖得更像头猪了。唷,是盼弟呀,当年的校花,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她懒得理他,但因他发了故和他敷衍:李豪,你是越来越发福了。嘿嘿,我知道你嫌我丑,看不上我,可我有钱了!在现在社会里钱主宰一切,你说是吗?他一双眼睛像狼似的在她脸上胸脯扫射。她没答腔,他又嘿嘿地笑笑:听说你在生意场上受了点挫折,要不要我帮帮你?

  他消息倒是够灵通的!她暗暗说,如今我正缺启动资金,何不利用他一下?想到这她便说:好啊——你怎么帮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到我住的宾馆去好吗?去就去,怕他什么?她便一口答应;好啊!

  到了他宾馆租的房间,他色迷迷地望着她问:你要我怎么帮你?借我三十万块,怎么样。三十万?这么小的数目,派什么用场?是不是还想做服装生意?她点点头。我看算了吧——你这样小敲小打能赚多少钱?再说人又辛苦,现在又是金融危机,风险太大,弄不好这三十万打了水漂。那你说怎么办?你就到我公司上班去吧,做我的秘书兼副经理怎么样?这样比你做生意省心省力多了。她思考着,心有点动了。

  他走到她身边,突然把手伸进了她衣服里!涎着脸说:老同学,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的,今天就让我这癞蛤蟆吃一口天鹅肉吧,我不会亏待你的。她竟神使鬼差地没反抗。她趁机把她抱上了床。就这样她跟他去了深圳。

  她成了李豪发泄性欲的工具,同时又以女秘书的身份陪客户出入宾馆、酒楼、游乐场所。一天来了位美国客人,李豪对他百倍阿谀,大献殷勤。盼弟照例在饭桌上作陪。这美国人频频向她敬酒,一双老鹰般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因为是平时吃惯的葡萄酒,所以她?不在意。哪知吃着吃着她眼前模糊了,渐渐没了知觉。等她醒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身边躺着那个浑身是毛的美国人!她感到下身疼痛,用手一摸肿得像馒头。原来李豪出卖她的肉体,跟美国人做成了一笔大生意!

  事后李豪给了她两万块钱,说:这是你的辛苦费,你的功劳大大的!她气得甩了他一耳光,怒声骂:你他妈的是人还是畜牲?他不以为然说:那有啥?跟我睡和跟美国人睡不是一样睡?好,你李豪记着——我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她摔门走了出去。

  男人都他妈的不是东西!走到外面她自言自语,高超也不是东西,亵渎我对他的纯真感情,见了老婆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哼,我要报复他!她去了机场,坐上了去她省城的班机。

  她按响了高超家的门铃。刚巧张爱君不在。高超喜出望外,一把抱住她急煞煞地撕扯她的衣裳。你急什么?她推开他的手,这么直接还有啥意思?没办法,她去超市很快要回来的,不抓紧行吗?她是要让张爱君撞见!便故意拖延着,完了事还赖着不走,头发蓬乱,衣衫不整。你快走吧!他急得直跳脚。让我解个手。她进了卫生间把门锁了。

  听到张爱君回来的声音,她从卫生间出来,裤子也没拉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有了事,张爱君气得浑身发抖: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第``````第三者!她手撑着腰,挑战性地说:你不用这样看着我,高超本来就是我的丈夫!我读高中时就和他有了事,还为他打了一次胎。你不相信?喏——这里有他的保怔书。说着她拿出一张纸给她看。千真万确是高超的笔迹!说他永不变心,以后一定娶她。现在没话说了吧?哼,你才是第三者呢!说完她昂首走了出去。 在门外她听到张爱君哭喊着:离婚!离婚——她得意地笑了。

  高超和张爱君离婚了,老丈人一怒之下革去了女婿的公职。高超走投无路,拨通了顾盼弟的手机:你说我现在怎么办?你害得我离了婚又丢了饭碗。她哈哈大笑:离婚算什么?丢了饭碗又算什么?你不是很喜欢我吗?那就和我结婚,跟我一起去深圳发展。也只有这样了,高超叹了口气同意了。于是他们双双去了深圳。

  在宾馆一住下,顾盼弟便对高超说:这里有你的另一位学生。谁?李豪。他在深圳发了,是千万富翁,我们可以请他帮忙。那再好没有了,有了熟人找工作方便。那就叫他来了?好。于是她拨通了李豪的电话:李老板吗?我是顾盼弟。高超老师也在深圳,要不要见见他?李豪听说高老师在,虚荣心占居了上峰,不假思索答应说:好,我马上过来,请高老师吃饭。

  高老师,我的恩师!他见到高超又是握手又是鞠躬。高超夸奖说:你是我学生中最有成就的!听说是千万富翁?哪里,哪里,多亏了高老师的栽培。高老师,我请你到海鲜大酒楼吃饭。盼弟说:高老师今天累了,改日吧。今天我做东,就请高老师在楼下餐厅吃顿便饭,请你作陪。好,好,客随主便。

  饭后她请他们到她房间少歇,拿出三罐饮料,一人一罐。这饮料很解渴的,喝吧。说完她自己先喝了。他们也便喝了起来。一会儿高超和李豪便捂着肚子叫痛。哈哈哈哈``````她仰脖大笑:你们两个臭男人,都不是东西!一个骗取了我的贞操;一个玩弄我后又把我出卖给外国人,现在也让你们尝尝痛苦的滋味。他们痛得倒在了地上。高超指着她断断续续说:安、安娜``````我早就说过,我没安娜那么傻!我要把欺侮我的男人全杀了!说完她扬长而去。

  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没多少日子她便被公安机关捉拿归案。她因杀害两条人命被盼死刑。

  她父母去探监,跟他们一起去的还有一位头发花白的女人。她妈指着那女人说:盼弟,她是你的亲娘。啊——她大吃一惊,我不是你们亲生的?是的。你亲爹是个泥瓦匠,不幸从脚手架上跌下来死了,你妈没法养活你,便把你送了人。我们没有孩子,就从亲戚家把你抱了来,给你取了‘盼弟’的名字,希望你能给我们带来好运,让我们生个儿子。你还有一个姐姐,也送了人。什么,我还有个姐姐?她在哪里?她亲娘说:孩子,罪过,罪过啊——你姐姐就是张爱君啊!可你把你的姐夫给杀害了!

  她一听似头顶炸了个惊雷,浑身一震:天哪——怎么会是这样,会是这样!张爱君是我姐姐?高超是我姐夫?老天爷,你真会作弄人啊!哈哈哈哈``````她发出一阵歇斯蒂里的狂笑。

  一个阴雨天她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这案件又一次给人们敲响了警钟,同时发人深省:一个弱女子做出极端的杀人行为,难道玩弄她的男人没有责任?许多人说:高超和李豪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走上断头台的女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