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脉

  把脉

  赵二家的近两日腰部总是隐隐作痛,而赵二离家有半个多月了。赵二家的粗略一算,怕是要来例假了。因为每次来之前腰部总会痛上两天,要是来了,赵二这半月的假算是白请了。腰痛的事儿赵二家的在电话里没敢跟赵二提起,怕赵二心里难受。但赵二家的为这事多少还报有一丝希望,毕竟例假还不曾来。

  几天过后,赵二家的腰不痛了,但例假还没来。一丝喜悦慢慢涌上心头,赵二家的想,怕是怀上了。

  她早就听说,在刚怀上十天之内,把脉能判断出男女,但必须是经验丰富的老大夫才有这个能力。赵二家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谷庄的村医老康。老康当年是个军医,退休后闲在家中无聊,便把自家的一间配房改造一番开了间诊所。一个军医,解决农村的这些小病,绝大多数手到病除,就是碰上几例疑难杂症,也能治个八九不离十。因此,口碑甚好,找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

  赵二家的找老康把脉那天病人不多,前面只有一位,大概是头痛,拿点药便走了。老康让赵二家的往跟前坐坐,问是不是想把脉。

  赵二家的回答是,又说可能怀孕了,把把脉看正常不。

  赵二家的先伸出右手让老康把脉。老康一副和蔼可亲、认认真真的样子,把完右手又把左手,最后伸出自己的左手在空中一扬,对赵二家的说:“男胎,正常,看样子你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赵二家的一听是男胎,顿时喜上眉梢,遂掏出100块钱放在把脉的桌子上,满腔的谢意。

  老康推让几次,便收下了。

  赵二家的一回到家,就拨通了赵二的电话。

  “喂,啥事?”

  “这会儿不忙吧?”

  “不忙,咱闺女在哪?”

  “在院子里玩,把凳子拉的满院子都是,淘气得很。我……我刚才去老康那儿把脉了……”

  “把脉?把脉干啥?”

  “傻瓜!老康说,男胎,发育正常。”

  “啥?!有了……!不过,把脉也未必准头,你咋没去村上找王龙?”

  “别人都说老康把脉准,要不,明个我去村上找王龙再把把?”

  “王龙经验丰富,再去把把也行。”

  “妮他爹,如果还是个妮咋办?”

  “这个,这个,你找王龙把了再说吧。”

  王龙,王龙其实是个赤脚医生,半路出家,一夜之间就开始行医治病了,乡亲们都说他的医术是在梦中学的。虽然如此,头疼发热之类的小病症,在他手里也居然手到病除,渐渐地,四邻对他有了好的评价。后来又被选到村诊所就诊,他是村诊所三大主治大夫之一。

  这天,天气晴朗,农作物也到了收获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成熟的气息。赵二家的去了村上,在村诊所里见到了王龙大夫。

  王大夫把脉特快,两分钟不到便说出了结果:右胎。

  男左女右,右胎即是女胎,进一步讲,还是个妮子。赵二家的无精打采地回了家。道路两旁是大片大片金黄色的麦田,还有许多大型联合收割机停靠在麦田周边,拭目一待,随时向那大片大片的金黄色杀去。麦田旁边的小河沟里野花丛生,招来许多美丽的各式各样的花蝴蝶,它们翩翩起舞,相互追逐着,多美的田园之色!

  赵二家的回到了家,女儿被婆婆背着买棒棒糖去了,院子里一下子清静许多。赵二家的拿出电话,想把这个结果告诉赵二。然而,号码拨了一半又放下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对赵二讲?王龙说,胎儿非常正常,也特别活跃,说现在正做胎……怎么办?老康说是男胎,而王龙却说是女胎,他们俩到底谁对谁错?从村诊所走的时候,王龙对赵二家的说,要么等个四、五天再来把把脉。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希望不成?赵二家的一时举棋不定,不知道这个电话现在该不该打?

  这时,婆婆领着女儿回来了。女儿进了院子,一路小跑来到赵二家的身边,把含在嘴里的棒棒糖取出,递到赵二家的嘴边,叫道:“妈妈你吃,奶奶让我悄悄地问你,是不是要给我生个弟弟出来?”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把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