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糊的风筝

  纸糊的风筝

  高中同学实习完后在qq上给我发了一大片一大片铁路两旁的绵延无际的油菜花盛景。他吐槽说煎熬的实习期终于结束了还是学校好。

  "以前并不觉得油菜花有啥稀奇我在酒店里实习那些外省人总说苏南的油菜花开的很好我每次都跟她们说你去我老家看看吧那漫山遍野绝对吓死人。这次我还是第一次坐动车回省内没想到家乡的这片金灿灿景象那么让人震撼。"

  4月乘着闽南3月的梅雨而来经过数天潮湿阴冷之后城市也迎来了2016的春天。春天但在日益长大的今天与一年其他日子无异大三的孩子忙着功课忙着前途。偶尔在这种重复生活中会翻出点兴味来在这个时节翻出点春的气息。

  于是我回复着那位同学"我好多年没有看到过油菜花了。"

  他没有回复我什么。

  我的家乡坐落在长江边上的一个小城市亚热带湿润气候让这里田野植被在不同季节呈现出不一样的景观早春的油菜花盛夏的水稻初秋的油麦籽它们在田野上整齐划一地不断更替着出现始终没有变化过。网上流传的关于家乡更多的也是那一片片的金黄。

  从很小时候起每天早上我都从家后面的一条油菜花田地中间的小道直穿过去满是绿茎的汁液味道和黄花渗出的油点香我家那条小巷子的居民大多如此我走到小道终点和他们一起爬上拦水坝沿着拦水坝走向学校、大街。上学、过早、贩卖……

  小的时候是留守儿童爷爷奶奶一直照顾我。看见别的小孩都有各种各样的玩具我便吵着向爷爷奶奶要。奶奶是自然不应允的。

  "儿子伢玩什么风筝都是姑娘伢玩的没出息”

  我扫兴地跟她做了个鬼脸。

  爷爷则拿出积攒的包叶烟的报纸扯上几根竹签子和着剩饭米粒仔细地一点一点沾起来。爷爷的手很巧不一会儿就弄好了。我拿着做好的风筝又跟奶奶吐了个舌头。奶奶拿着饭瓢说道"去你的小狗伢的"

  毕竟和街上卖的风筝不一样报纸糊的风筝怎么也飞不起来我从巷口跑到巷尾跑的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它总是飞不高2米住在巷尾的小江子拿着一个奥特曼玩偶吐着舌头嘲笑我道"你看你这风筝猫头鹰不像猫头鹰金鱼不像金鱼凤凰不像凤凰头那么宽尾巴和头快一般粗了怎么可能飞的起来大笨蛋”说完他便冲我吐了吐舌头。

  "要你管它就飞的起来"

  "叫你爷爷给你去买个吧”

  我不想理他便径直拿着风筝跑向巷子后面那一大块油菜田里。我心想着我就要飞给他看。

  突然间风起大了。我的袖子也被呼呼地吹着。

  爷爷隔着老远冲我叫道明儿快回来吃饭风那么大快要下暴雨啦”

  我没有应。

  风可真大我感觉我的头发被吹得快要拔起来。

  我就在油菜花田地之间的那条小道上跑着跑着风筝似乎比在小巷时飞的高点了我开心了不少1米2米我继续拼命跑着跑着3米4米跑完了小路我就横冲直撞地奔向人家的油菜花地不管给人家糟蹋成什么样5米6米最后我心想要一直冲向小路尽头的那条拦水坝8米9米…我眼睛盯着那只纸风筝笑得乐开了花等到快10米时我手中的线快没有了我也因为太兴奋在爬上拦水坝的坡上摔倒了线杷也瞬间脱离了手掌。

  我看到风筝飞得很高很高。但油菜花个头比我高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不顾疼痛赶紧爬上拦水坝此时纸风筝飘过拦水坝朝水坝另一边的田野飞过去了变得越来越小点像气球一样最后消失不见。

  风越来越大绿茎弯着腰黄花在风中向着天空摇曳着口中鼻中满是它们的气息。

  我站在拦水坝上望着那一片片被我踩得凌乱的油菜花地和不远处冒着炊烟的我的家风继续吹着满世界碧绿的黄呈现在站在拦水坝上的我的眼睛里我整个人好像和它们一样随着风在不停摇曳着爷爷放大嗓门大声喊着“明儿回来吃饭啦风这么大”

  我大声“哦”了一下我加快速度跑下坡闻着它们的气息回去。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纸糊的风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