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夫的女人

  克夫的女人

  一、嫁了个混蛋强奸犯

  谢春红长到十八岁,出落得花容月貌,婷婷玉立。但农村人信命,无论男孩儿们娶媳妇,还是女孩儿们找婆家,都要请算命先生算上一卦。一位算命先生私下里对谢春红说,她命里克夫,需得克死三个男人之后,才能和第四任丈夫白头到老。

  谢春红相信了,把眼睛都哭肿了,茶不思饭不想,睡了三天三夜,最后终于想到了死。谢春红是个善良的姑娘,为了自己的婚姻,她不忍心让三个男人作为自己的牺牲品,所以只有一死了之。

  这天晚上月光如水,洒一地清辉,可谢春红的心里却一片悲凉。晚饭后,谢春红独自走出村,村南二里有条白沙河,她打算到那里投河自尽,结束自己十八岁的青春。

  谢春红正走着,忽然听见后边有脚步声追来,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同村的海虎。

  在村上,谢春红最讨厌的人就是海虎。

  从去年开始,海虎就死缠烂磨要与谢春红搞对象,可谢春红瞧不上海虎,说你死了心吧,天下的男人死完我都不会嫁给你。海虎在村上是有名的刺头,整天和人打架斗殴不务正业,嫁给这样的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但海虎不甘心,看软的不行,就威胁她道:你要是不嫁给我,就杀了你全家!

  谢春红还是不屈服,指着海虎的鼻子说:你敢!

  海虎的死党狗剩对他说:你这样不是办法。农村姑娘讲究贞操,非常看重第一次,不管用什么手段,你先把她干了,她一定会死心塌地嫁给你。

  海虎听得两眼发蓝,咕咚咽了口唾沫,问:强奸行不行?

  狗剩说:强奸也行。

  海虎听了狗剩的话,就时常在暗中盯谢春红的梢,寻找对她下手的机会。今晚,海虎看见谢春红一个人朝村外走,高兴得一下子跳了起来,真是功夫不亏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他悄悄地跟在后边,走出村子很远了,才大着胆子朝她直奔过来。

  海虎走到谢春红面前,嬉皮笑脸地跟她说:春红,你晚上出去也不叫我一声?

  谢春红没好气地说:叫你干什么?你算老几啊!

  我是关心你。海虎说,你一个人出去,要是遇上坏人怎么办?

  谢春红冷笑道:咱们这地方,除了你是坏人还有谁呀?

  海虎先是坏笑几声,凑近她道:你没听说过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说着,一下子把谢春红抱在了怀里。

  放开我——谢春红在海虎怀里奋力反抗,又撕又咬。尽管她抓得海虎满脸是血,又咬伤了他的胳膊,可羊羔如何斗得过恶狼?谢春红还是被海虎强奸了。

  就在谢春红惨遭海虎蹂躏的时候,极度的耻辱和仇恨使她产生了报复的心理,并由此改变了自己的初衷。她决定不死了,她要嫁给海虎,先把他克死。

  海虎把谢春红强暴后,摆出一副大义凛然、好汉做事好汉当的姿态跟她说:春红,事已至此,你就看着办吧。要告官,我甘愿等着去坐牢!

  谢春红哭哭啼啼地跟他说:海虎啊海虎,想不到你的心这么狠。你把我强奸了,还让我去告官,你坐牢是小事,我坏了名声,以后怎么嫁人啊?

  海虎故意问:那你说该怎么办?

  谢春红也故意嗔怒道:事已至此,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还不知道怎么办吗?

  海虎高兴得一下子把谢春红抱了起来,叫道: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谢春红要嫁给海虎,可父母说啥不同意,父母嫌海虎坏,她说坏了好,嫁过去不受外人欺负。父母说外人是不敢欺负你了,但要是他欺负你怎么办?以后挨打了可别回来找父母哭诉。谢春红说,打是亲骂是爱,打打闹闹才是夫妻。父母又说,海虎一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嫁过去怕是要一辈子跟他吃苦受穷,她反驳道:你们见过有几个人是靠勤劳致富的?把话说到这一步,父母没话可说了,只好让谢春红由着性子嫁给了海虎。

  谢春红和海虎结婚后,不想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将来没有父亲,就背着海虎偷偷地吃避孕药。海虎呢?结婚后依然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谢春红虽说是一心要把他克死,可是两个人成家过日子面对生活,总得要有事可干吧?于是怂恿他出门打工。

  海虎摇着头说:在家我就怕干活,出门能干什么呢?

  谢春红说:怕干活那就学技术吧,你不是说你表舅是司机吗?跟他学开车,现在开车能挣大钱。

  海虎还是摇头,说:不行不行,开车太危险,出车祸或是翻到山沟里,伤残是轻,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谢春红想了想,又说:村上的年轻人都去平顶山下窑挖煤,你也跟他们去吧。

  海虎不高兴了,瞪她一眼道:我看你还是在恨我。你怎么单让我干危险活儿,总想让我死呢?下煤窑那是人干的活吗?你没看电视上经常报道煤矿上这里冒顶,那里瓦斯爆炸吗?埋到几百米深处,连尸首都捡不回来。

  谢春红问:那你总得出去做点事吧?

  海虎说:我哪儿也不去,我什么也不用干。

  谢春红赌气道:那你就在家等着喝西北风吧。

  海虎却说:别看我什么都不干,我会过得比谁都好。

  但愿如此!谢春红不相信他的鬼话,嘴角掠过一丝嘲笑。

  海虎就这样呆在家里,还是什么都不干。白天和他的死党狗剩等人东游西荡,晚上有时彻夜不归。正像海虎说的那样,别看他什么都不干,却过得比谁都强,手里根本不缺钱,经常去公路边的酒店里找小姐,还花一万多元买了一辆太子牌摩托车。

  谢春红对他起了疑心,问他打哪儿来的钱,海虎说:我打麻将、斗地主赢的钱。

  谢春红不信:据我所知,赌博这玩意儿输赢没个定数,你总不能老是赢人家的钱吧?

  海虎吐了个烟圈儿说:要不怎么叫水平呢?我就是有十赌九赢的本事。

  这天晚上,谢春红睡到半夜,被院里的响动惊醒了,以为是有贼,接着又发现海虎不在床上。海虎不在家,这可怎么办呢?她只好悄悄下床,仗着胆子走到窗边,向外望去,却一下子呆住了。只见海虎和他的死党狗剩牵着一头牛,打开院门走进院子。谢春红这才明白,海虎哪是赌博赢的钱啊,原来他是在做贼啊!为了不惊动他们,谢春红又悄悄地回到了床上。

  海虎把偷来的牛关进东边的耳房里,这才开门进屋,走到床边春红春红叫了两声。谢春红假装睡着了,不应声,海虎这才脱衣上床,倒头就睡。海虎睡着了,可谢春红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想,海虎这是在犯罪啊。作为他的妻子,尽管盼着他死,可总不能对他祸害乡里听之任之吧?

  第二天,谢春红在村上听乡亲们议论,说邻村刘根家的牛昨晚被盗了,谢春红问刘根家的牛是公牛还是母牛。乡亲们说是头母牛,快下犊了,值两千多元呢。谢春红回到家里,打开耳房的门,见丈夫昨晚偷来的牛果然是头母牛,这才断定是刘根家的牛。刘根的家境她是知道的,父母的身体不好,妻子又有精神病,穷得家徒四壁,牛再丢了,那不是要他们的命吗?趁海虎白天不在家,谢春红就把那头牛放了。牛记路,顺着昨晚的来路回到了邻村,回到了它的主人刘根家。

  海虎晚上才回到家里,白天他在镇上托朋友联系到一个屠宰牲畜的窝点,准备今晚上把偷来的牛牵过去卖给人家。可是当他回到家里,见耳房的门虚掩着,里边的牛不见了,知道一定是妻子把牛放跑了,盛怒之下闯进厨房对谢春红大打出手。谢春红争辩道:我不知道耳房里有牛,一定是它自己跑掉的。

  海虎骂道:狗屁,耳房的门锁得好好的,一定是你开的门!

  谢春红说:是又怎么?我这是为你好,偷盗耕牛可是要判重刑的。

  海虎一脚踹过去,大骂道:去你妈的,老子的事不用你管!

  海虎并没有收敛,仍然白天出去踩点,晚上前去行窃。只是偷来的赃物再也没藏到自己家,而是藏到狗剩家了。

  谢春红嫁给海虎,原本是想把他克死,整天盼着他身患绝症或是有个突发性的天灾人祸降临到他头上。没想到这家伙鸡鸣狗盗祸害乡里,越活越好,身体强壮如牛,吃喝嫖赌买摩托,接着还准备盖楼房。这可如何是好啊?难道那算命先生算得不准吗?

  谢春红正一筹莫展的时候,海虎却改邪归正到城里跟他表舅学开车,没半年就学会了。一天晚上,海虎开回了一辆桑塔纳,谢春红惊眉惊眼地问他:谁的车?

  我自己买的。海虎说他打算到城里跑出租。

  自己买的,恐怕得十几万吧?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啊?谢春红满脸疑惑。

  海虎说:二手车,才几万块钱,钱也是朋友们凑的。

  没过月余,海虎又开回了一辆时代超人,对谢春红说那辆桑塔纳卖了,又买了这辆车。谢春红的疑心更重了,就过去打开车门,虽说里边干干净净的,却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不免吃了一惊。她打开汽车的后备箱,赫然发现里边有血迹!

  谢春红悄悄地打了报警电话,警方连夜出击,把正在睡梦中的海虎和狗剩捉拿归案。

  原来,海虎和狗剩嫌在农村小打小闹不过瘾,来钱慢,谋划着干大事。海虎先跟他表舅学开车,出师后就干起了杀人劫车的勾当。经审讯,他们手里已经有了三条人命。

  两个月后,海虎和狗剩被法院判处死刑,执行枪决。谢春红也终于克死了她的第一任丈夫。

  二、嫁个更坏的人当老公

  海虎被枪决后,寡居在家的谢春红开始物色第二个坏人,村上还会有谁比海虎更坏呢?

  这天,谢春红听见她娘家的院子里响起一片吵吵嚷嚷的声音,跑过去一看,村长刘德龙和她父亲干起来了。原来,刘德龙是去谢春红的娘家收提留款的,她父亲却顶着不给:中央有政策,乡统筹都免了,哪还有村提留啊?

  刘德龙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没有村提留,村干部谁当?没有村干部,农村不乱套了?

  谢春红的父亲反诘道:没有村干部农民就不活了?笑话!上边还提倡村民自治呢。

  谢春红的父亲铁了心不交村提留,话又说得难听,刘德龙顿时恼羞成怒,挥拳朝她父亲打去:看你的嘴厉害,还是我的拳头厉害!

  谢春红没让刘德龙打出第二拳,跑上去抱住了他的腰:村长村长,我爹老糊涂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走,到我家坐坐,消消气再说。

  刘德龙的身子一下子软到谢春红的怀里,就身不由己地来到她家里。刘德龙一脸歉意地跟她说:你看这事弄的,我本是过来看你的,走到村上偏偏就遇上你爹个老犟筋,乡亲们都交村提留,就他不交:

  你是来看我的?我不信。谢春红摇头道,人言寡妇门前是非多,不是我请你,你怕是一辈子都不会登我家的门呢。

  看你说的,看你说的。刘德龙捉住谢春红的手说,你大义灭亲,举报犯罪有功,海虎死了,你一个人孤寡无助,我来看看你,给你一点安慰,也是我当村长应尽的职责嘛。

  刘德龙说着说着,一下子把谢春红抱在了怀里,接着就动手解她的衣裳。

  你就这样安慰我啊?谢春红浅笑着,轻轻地把刘德龙推开了。

  刘德龙去年死了老婆,别看他四十多岁了,可这家伙眼高,别人一连给他介绍几个小寡妇他都不愿呢。谢春红可不能让他随便占了便宜,就一本正经地跟他说:我问你,你是想跟我玩玩,还是要娶我?

  这刘德龙本是好色之徒,对谢春红的美貌更是垂涎三尺,怎奈她当时嫁给了村里的混世魔王海虎,才不敢招惹。这谢春红虽说是寡妇,但才二十多岁,还没有奶孩子,仍然花团锦簇,芳香四溢——听她这么问,赶紧说:当然是要娶你啦!

  谢春红说:那就别动我,等到洞房花烛那一天才有味道。

  刘德龙猴急地道:远水不解近渴啊,妹子,我等不得了。

  谢春红摇着头说:那就赶快和我结婚。她知道,村上除了海虎就刘德龙最坏,甚至比海虎还坏。仗着自己是乡长的大舅子,一贯在村上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对谁稍不如意,挥拳便打,不仅如此,他还把村上几个姑娘的肚子都搞大了。谢春红最恨的就是这种人,把他克死,也算为民除害。

  听说谢春红要嫁给刘德龙,乡亲们像炸了锅,到处议论纷纷。尤其是她的父母,更是势同水火。谢春红的父亲咆哮道:刘德龙刚打了老子,你不替父报仇还要嫁给他,这不是认贼作‘夫’吗?

  谢春红说:我嫁给他,你成了他的老丈人,他就不打你了,这可是为你好。一句话把父母气个半死。

  谢春红嫁给刘德龙,本来是要把他克死的,谁知这家伙撞了大运。中原油田要在村外征地建基地,卖地款几十万、几百万淌水似地流进了村委,流进了刘德龙的腰包。还有本地、外地人要在油田基地做生意、开门店,都来找刘德龙批地、划线,少不了钱财贿赂。连乡长、书记都返过来求他办事,他家一时门庭若市,比乡政府大院还热闹。

  刘德龙手里有了大把大把的钞票后,就以村委的名义花十多万元买了一辆桑塔纳,还要开砖窑场赚大钱。人言强龙不压地头蛇,油田在他家门口建基地,敢不用他窑上的砖吗?那些做生意盖门店的小商贩们就更不用说了。

  刘德龙的砖窑场选中了村后的那片岗坡地做场址,岗上的土质有粘性,最适合做砖。那块岗坡地是苏东家的责任田,刘德龙就把苏东叫过来,说他要占用他家岗坡上的责任田开砖窑场,再给他调一块河滩上的好地。没想到苏东却不答应,他说他要在岗坡上种果树。

  刘德龙说:果树种哪儿不都一样吗?再说,河滩上土地肥沃,种果树长得更快。

  苏东说:我是从农校毕业的,岗坡上的土质适合种果树。

  其实,苏东也并非一定要在岗坡上种果树,他就是看不惯刘德龙在村上依权弄势,横行霸道。更让苏东愤慨的是,村上有个叫小华的姑娘原来和他谈对象,忽然有一天小华要和他分手,态度非常坚决,他问其缘故,小华先是不说,最后被他问急了,才哭着说刘德龙把她骗奸了,她没脸再嫁给他了。不久小华就怀孕了,打胎后没法在村上呆,跑去南方做了小姐……

  刘德龙找苏东说了三翻五次都不成,一时恼羞成怒,指着对方的鼻子说:给脸不要脸是不是?老子是一村之长,别说给你调换责任田,就是把你家的岗坡地没收了,也全凭我一句话!

  苏东哪肯服他:中央有政策,联产责任制三十年不变,别说你个小村长,就是县长、省长也没权没收我的责任田。

  刘德成无计可施,从此对苏东怀恨在心,就在其他事情上处处跟他过不去。苏东要建房,三番五次找刘德龙开证明到乡土地部门申请建房证,刘德龙就是不给开。

  这天,谢春红在屋里洗澡,苏东来了,他这是第十次来找刘德龙开证明了。苏东并没有进屋,站在院子里问:村长在家吗?根本没有看见谢春红在屋里洗澡。可刘德龙从外边回来,硬说苏东偷看谢春红洗澡,叫来一干族人,逮住苏东往死里打。苏东倒在血泊中昏死过去后,他们还在打。直到谢春红怕出人命,从屋里跑出来扑到苏东身上,喊道:都别打了,要打就打死我吧!他们这才住手。

  谢春红叫车把苏东送到医院里,又留下来伺候他。直到第三天,苏东才从昏死中醒来,看见谢春红守护在自己身边,感到很意外,动了动身子,有气无力道:春红姐,真没想到是你,不过,你不该来这里。

  谢春红问:为什么?

  苏东说:我偷看你洗澡,我无耻下流,我……

  你这是作贱你自己啊!谢春红信任地握着苏东的手说,你在村上的品行我还不知道吗?你没有偷看我洗澡,是刘德龙诬陷你的。

  苏东顿时百感交集,将脸埋进谢春红的手掌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可苏东还是不让谢春红在医院里伺候他,说这样对她不好,外人会说闲话的,刘德龙也会借此大做文章。谢春红却说不怕。

  谢春红在医院里一直伺候到苏东伤好出院,在这期间,她对苏东产生了感情,只是没敢向他吐露真情。要不是会克夫,她真想和刘德龙离婚,嫁给苏东……

  谢春红回到家里,这才知道刘德龙开砖窑场不成,却在油田基地上开了一家大酒店,还招了不少小姐。后来有小姐找谢春红哭诉,说刘德龙把她叫到办公室里对她强行奸污。谢春红就存了心,整天守在酒店里寸步不离,还私下里对小姐们说:刘德龙要是再对你们怎样,就大声叫我。

  这天,刘德龙把一位叫大红的小姐叫到他的办公室,不一会儿就听见大红在里边大声呼喊:春红姐快来呀,春红姐快来呀!

  谢春红闯进去,看见刘德龙正在扒大红的衣裳,一耳光朝他抽过去:刘德龙,你还是个人吗?

  刘德龙丢开大红,逮住谢春红就打,边打边骂:臭婊子,在医院服侍苏东那小子几个月,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反倒管起我来了!

  现在刘德龙腰缠万贯,美女如云,哪还在乎谢春红啊?何况他每次正对小姐下手的时候,谢春红都不失时机地破门而入,成了他的眼中钉。刘德龙索性要和谢春红离婚,可谢春红有自己的使命,她还没把刘德龙克死呢,就坚决不跟他离婚。

  见谢春红不从,刘德龙就打她,跟家常便饭似的,一天三次,还恶狠狠地说:不跟我离婚就打死你!

  谢春红说:打死我也不跟你离婚!

  这天,刘德龙当乡长的妹夫白胜来了。喝酒的时候,白胜训斥刘德龙:怎么搞的?有人在告你贪污卖地款,先是跑乡里告你,乡里没理会,他又往县里、市里告,现在上边有人过问了……

  刘德龙一惊,要说贪污卖地款,他贪污得还真不少,怕是有几百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就阴着脸问:知道告我的人是谁吗?

  白胜说:是个年轻人,好像叫……

  刘德龙赶紧问:是不是叫苏东?

  白胜说:对,就是叫苏东。

  刘德龙咬牙切齿地说:他妈的,老子非弄死他不可!

  这些话,谢春红在外边听得清清楚楚。

  刘德龙要对付苏东,就暂且把要和谢春红离婚的事搁到一边去了,也不再打她了。

  这天,刘德龙原本是要在家开村班子会的,忽然改变主意要去县城办事。谢春红觉得蹊跷,谎说自己这些天心跳过速,是不是心脏里有毛病,要搭车去医院检查。刘德龙老大的不情愿,可谢春红说是去医院看病的,也只好把她捎上了。

  刘德龙开着桑塔纳上了公路,谢春红就坐在他的身边。一上公路,刘德龙就把车开得飞快。谢春红正在告诫他开慢点,忽见苏东骑着自行车出现在前面,她一下子明白了,扭头看刘德龙,只见他咬牙切齿,两眼通红,握紧方向盘朝苏东直撞过去——在这一刹那,谢春红眼疾手快,拽了一把方向盘,汽车偏离了方向,撞到公路边的一棵大树上。被撞断的树干把桑塔纳砸在了下边,把它给砸瘪了。刘德龙当场毙命,谢春红也受了重伤。

  原来,一心要置苏东于死地的刘德龙今天看见苏东骑自行车进城,临时决定也要开车进城,目的是要在公路上制造车祸。车祸是偶发性事件,一般不会被认定为蓄谋杀人,肇事者是不会给死者偿命的,顶多赔他家里几万块钱。谁知机关算尽,刘德龙被谢春红一拉,自己送了命。

  就这样,谢春红又克死了她的第二任丈夫。

  三、嫁给一个要死的人

  谢春红从昏死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的病房里,头上缠着纱布,还断了左腿,肋骨也断了三根,接着又见苏东守护在她身边,就哭着问他:苏东,是你把我从车里救出来的?

  苏东点了点头。

  谢春红接着哭道:你救了我的命,又守在医院里伺候我,让我怎么报答你呀?

  苏东紧握着谢春红的手说:春红姐你别说了,其实是你救了我啊!

  刘德龙已经死了,活人不记死人的过,所以刘德龙要开车撞死苏东的阴谋谢春红不想说,可苏东又是怎么知道是她救了他呢?谢春红故意惊诧地问:苏东,这是从何说起啊?

  春红姐你别再瞒我了。苏东一脸感激道,当时有辆从对面驶来的卡车司机,他亲眼看见刘德龙驾车朝我直闯过去,是你拽了一把方向盘……

  有苏东在医院照料谢春红,她的心情特别好,伤也就好得快,没两个月就出院了,不过还是落下了残疾,走路腿有点瘸,身体状况也不如从前。

  谢春红出院这天,苏东是用自家的拖拉机把她拉回去的。进村后,谢春红发现苏东并没有把她拉到自己家,而是将拖拉机停在了自家门口。就在苏东正要扶她下车的时候,她愣着问:苏东,你这是干什么?

  苏东说:春红姐,你是为救我才落下残疾的,我要把你接到我家里,照顾你一辈子。

  谢春红说:你要照顾我一辈子,请问我是你的什么人?

  苏东索性道:我要和你结婚,让你成为我的妻子!

  谢春红的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此时此刻,她真想一下子扑到苏东怀里,再说,通过这几次的患难与共,她确实深深地爱上了苏东,嫁给他这样的人多好啊!可是她不能嫁啊!苏东是善良正直的青年,是她所喜爱的人啊,她已经克死了两任丈夫,怎么忍心把他给克死呢?于是,谢春红就装出不高兴的样子道:苏东,你这样做也太轻率了吧?你要和我结婚,这么大的事,你跟我商量过没有?

  苏东也觉得这样太唐突了,就说:那我先把你送回去,然后再向你求婚。

  苏东就又开着拖拉机把谢春红送回到她家里。

  接下来的日子里,苏东天天到谢春红的家里向她求婚。苏东说:春红姐,海虎没有给你幸福,刘德龙也没有给你幸福,嫁给我吧,我会让你幸福的!

  谢春红却言不由衷地说:苏东,我已经嫁过两次人,现在又是个寡妇,我不配做你的妻子,你这么优秀的青年,一定会有善良而漂亮的姑娘嫁给你的,你会得到真正的幸福的!

  那要看是什么幸福。苏东说,我觉得从患难中得到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

  这话正说到谢春红的心坎上,她一激动,差点就答应了对方,可她的理智还是占了上风。最后,谢春红为了使苏东对自己彻底失望,不得不违心地跟他说:苏东,人言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和刘德龙、海虎之间虽说没有感情可言,可他们有本事,会弄钱,跟他们没有吃苦受穷。可你呢?这几年和刘德龙斗,弄得家徒四壁,让我嫁给你,你能给予我什么呢?

  苏东愣了一下,随即却说:春红姐,你不是这样想的,你不是说的真心话,你不是那种单纯追求物质享受的人,你没有那么庸俗。再说,凭我的能力,我会让这个家彻底变个样子的……

  谢春红摇头道:不可能,我是个残疾人,生活上给你帮不上忙,以后再生养孩子,凭你一个人独力支撑,怕是一百年也不会富起来。

  苏东不相信谢春红说的是真心话,就追问她道:春红姐,你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请你告诉我,就是有天大的难处,我愿和你共同分担!

  这话把谢春红难住了,怎么跟他说呢?她已经克死了两个丈夫,真实情况是万万不能告诉他的。可苏东却揪着不放,几乎天天过来追问这个问题,谢春红无奈,想到长疼不如短疼,只得硬起心肠伤害他的感情:苏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嫁给海虎和刘德龙那样的无赖吗?人言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可你是个好人,你不是我向往的那种人,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这一招真厉害,顿时把苏东给击垮了。一阵沉默过后,苏东忽然大叫一声,一拳砸到自己的脑门上,然后转身离去,虽然走得跌跌撞撞,却显得那样的毅然决然,连头都没回一下。谢春红的心碎了,她想追出去,但终于克制住了自己。等苏东走远后,她才一头扑到床上失声痛哭起来。

  海虎死了,刘德龙死了,可谢春红的婚姻中还需再死一个男人,但是村上再也找不出海虎和刘德龙那样的坏人了。不知情的父母张罗着给谢春红介绍对象,都是外村的。一见面,谢春红看他们都是老实本分人,怎忍心让他们作为自己的牺牲品?当然一个也不愿意。就在这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苏东病倒了。

  苏东满以为和谢春红有了那次患难与共之后,她一定会同意嫁给自己,没想到谢春红根本不爱他。连一个寡妇、一个残疾女人都得不到,他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价值?苏东一下子绝望到了极点,彻底丧失了生活的信心,一天到晚借酒浇愁,以此麻醉自己。酒伤肝,喝着喝着就喝出病来了,到医院检查,被确认为肝癌。这可是不治之症啊,家里又没有钱,只有回到家里等死了。

  谢春红得到这一消息后,犹如晴天霹雳,想到苏东真是太惨了,婚姻、爱情,什么都没得到呢,却得了不治之症。她决定嫁给苏东,以前是怕自己克死他,才不肯嫁给他,再说他反正是将死的人了,她要以妻子的身份去服侍他,给他熬药煎汤,让他在临死前得到婚姻和爱情,让他在女人的爱抚中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谢春红来到苏东家,当她含泪站在他的病床前时,苏东慢慢睁开了眼睛,先是悚然一惊,却又冷下脸问:你来干什么?

  苏东把那些好心人捐给他的钱都一一地退了回去,有些退不回去的就转交给慈善机构。

  谢春红寸步不离地守护在苏东身边。乡亲们经常看到谢春红一手搀扶着苏东在外边散步,一手给他端着保温杯。两人边走边喃喃私语。苏东走累了,谢春红就扶他坐下,把保温杯送到他嘴边……

  据医生说,苏东的病最多只能坚持两个月,可他显然是不愿离开自己的婚姻和爱情,不愿离开爱他的人——半年过去了,苏东没有走,一年过去了,苏东还没有走。最后,谢春红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苏东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呢?我是个病人啊!

  谢春红和苏东去了趟医院,经检查,谢春红真的怀孕了。又让苏东检查,连医生都呆住了,他身上的癌细胞竟然完全消失了。谢春红和苏东先是不肯相信,接着欣喜若狂,一下子相拥在了一起。谢春红当然一百个愿意苏东病愈,能够和他白头到老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可她在惊喜之余心里又掠过一片疑云,这是真的吗?要说那位算命先生算得不准的话,她已经克死了两个丈夫;要说他算得准吧,苏东是将死的人了,怎么会好过来了呢?

  苏东的母亲说:这是冲喜的结果!

  苏东却说:这是爱情的力量!

  谢春红也只能相信这是爱情的力量,报纸上不是也说他们的结合是与死亡抗争的爱情吗?

  谢春红深情地望着他说:我要嫁给你,做你的新娘!

  苏东狂怒起来,指着谢春红道:你走,你出去,我不让你可怜我!

  谢春红攥着苏东的手哭道:苏东,我知道你这是为我好,不想连累我,可你是为了我才病的,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苏东的母亲也在一旁哭着跟他说:儿啊,你就答应春红吧,过去这叫冲喜,结婚后你的病或许就会好的。

  苏东想了想说:春红姐我答应你,不过你先回去,婚姻大事双方总得有个准备吧?

  谢春红见苏东答应了自己,才肯离开他家。

  晚上,谢春红翻来覆去睡不着,当她终于睡着的时候,又被噩梦惊醒了。她以为苏东出事了,就衣衫不整地朝他家跑。

  苏东家的门虚掩着,当谢春红推门进屋,苏东的床空着,借着月光,只见床边的角柜上放着一封短信,是苏东写给她的:

  春红姐,有你白天说的那些话,我已死而无憾,可我实在不忍心连累你,我先走了,望你多保重……

  深更半夜的,谢春红没敢惊动苏东的母亲,只好自己跑出去找人,当她顺着村外的大路寻到白沙河边,看到沙丘上坐着一个人,料知一定是苏东,就扑上去抱着他失声痛哭:苏东,你就这么狠心,怎么扔下我自己先走呢?

  苏东木然道:反正我的日子不多了,早晚都是个走。

  谢春红索性道:那我陪你一起走!

  谢春红说完,拉起苏东走下沙丘,要和他一起投河自尽。苏东却反把谢春红拉住了:春红姐你不能走,我先走一步本是为你好,你的婚姻太不幸了,我不能让你因为我再次成为寡妇。

  谢春红哭着说:我的婚姻再不幸,总算曾经拥有了吧?你什么都没得到却得了不治之症,我一定要你在临死前得到爱情和幸福,要不我宁愿先你而去!

  谢春红说完,挣着身子就要投河自尽,却被苏东一下子抱在怀里:春红姐,千万别这样,我答应你好不好!

  就这样,一对有情人在月光下相拥着回到了村上。

  谢春红与绝症病人结婚的消息让新闻单位知道了,市报在头版头条作了报道,题目为《与死亡抗争的婚礼》,他们一下子成了公众人物,有不少集体和个人纷纷向苏东捐款,医院的救护车也开来了,要接苏东住院治疗,却被他谢绝了。他说:我得的是不治之症,不能白花好心人捐助给我的钱,我有春红给我婚姻和爱情就足够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克夫的女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