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窖藏宝藏之谜

  太平天国窖藏宝藏之谜不久前一则新闻报道称,广东韶关始兴有个曾氏银库,当年曾国荃掠夺来的太平天国财宝,有一部分就藏在了这里。这条新闻在网络上迅速传播,让早就众说纷纭的太平天国藏金之谜更是云遮雾绕。而曾是太平天国首都的南京(天京),天国藏金的问题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太平天国起义失败后,到底有没有留藏大量金银财宝?如确有秘密的藏金库,它又在哪儿?有没有被人挖掘出来?这一直都是众说纷纭、扑朔迷离的悬案。曾国藩奏折里称没有找到钱库太平天国在天京苦心经营十载,掠各地奇珍异宝于宫内,各王府也都藏有金银财宝。然而待到破城之日,曾国藩却在奏折里说一无所获,连钱库都没找到。太平天国的财富有多少?流向何处?一时扑朔迷离——研究太平天国历史的专家张铁宝说:关于太平天国藏金的说法,有很多个版本。要说清这个问题,首先得从天京沦陷说起。史书记载,1864年夏天,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带领的湘军攻下天京,消息传到北京,同治皇帝大喜。因为当时的清政府国库亏空,财政吃紧,连军饷都发不出,同治皇帝指望攻下天京后,用太平天国的财宝来救燃眉之急。然而,大约一个月后,曾国藩的奏报让同治皇帝大失所望。奏报的大意是说:多年以来,中外纷传洪秀全非常富有,说他金银如海,百货充盈。我与曾国荃早就商量好了,破城查封钱库后,如果钱财多就进奉户部,少就留做军饷救济难民。攻下天京后,我们搜杀三日,残留叛军则自己放火烧掉了洪秀全的伪天王府。三天后,我们仔细查询,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钱库。曾国藩的奏报递上去后,朝廷很快就下了批复,表明态度:既然已经查清城里没有什么财物,那就不必上缴了。到这里,事情似乎就该画上句号了。并且按照这个逻辑,中外纷传太平天国的富足仅仅是传闻而已,而曾国藩兄弟原先以为的钱库也是子虚乌有。难道,一切就这么简单?太平天国神秘的圣库张铁宝分析道:太平天国时期,奉行‘圣库’制度,这个‘圣库’就相当于国库。所以,曾国藩说没有钱库,那是假话。圣库制度要求民众不得私藏财物,而应上缴天朝圣库,进行统一分配。为了这个制度的贯彻执行,太平天国还立下了严格的法律。具体执行标准,则以5两银子为限,凡是藏银超过5两的,就会治罪,甚至处以死刑。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更是颁布了《天朝田亩制度》,进一步明确了圣库制度。作为供给全城居民和军队的圣库,其财物之多,可想而知。至于圣库内到底有多少财物,可以从奸细张继庚给清军统帅的信件中看出一二。张铁宝说:张继庚是江宁人,和当时许多正统的读书人一样,他对太平天国怀有极端的仇恨。张继庚在道光年间考中进士,后来做了湖南布政使潘铎的幕僚。当时的南京遭到太平军围攻,江宁布政使认为张继庚很有才干,于是急招他到自己府中,想让他帮忙对付太平军。张继庚到来后,一边积极招募士兵,一边为如何镇守南京出谋划策。不久,南京城被太平军拿下,张继庚本人也陷落在城内。他混入太平军内部,表面归顺太平天国,实际上却想策反太平军,与城外的清军里应外合,一举攻破天京。他用东王待粤人厚,待湘人薄的话语挑唆水营将士叛降,东王杨秀清及时发现了他的举动,迅速平息哗变。在潜伏的几个月时间里,张继庚先后给清军江南大营的统帅向荣写了七封信,报告了太平天国城内的政府机构、财产安置、地形建筑和兵力部署。在第一封信里,张继庚明确指出,太平天国刚刚占领南京时,运了大批的银两藏在圣库里,一共是一千八百余万两白银,几个月后,就只有八百多万两了。张继庚建议向荣,一旦清军进入城内,应该立刻派人封住圣库,防止钱财流失。几个月后,张继庚在另一封信里再次通报了圣库的情况。然而,遗憾的是,张继庚的通报并没有起到作用,1856年太平军攻破清军的江南大营,解了天京三年之围。可以说,在这三年里,圣库在财物方面为太平天国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根据张继庚的记载,圣库的地点就在水西门的灯笼巷。圣库地点确凿,是曾国藩说了谎?谁掏空了灯笼巷的圣库原来,圣库虽然确实存在,但实际上,在太平天国后期,圣库制度已经名存实亡。1856年,就在太平军攻破清军江南大营后,天京城内发生了内部相残的天京事变,这也成为太平天国由盛而衰的转折点。1864年天京沦陷后,忠王李秀成被清兵捉住,他在牢里亲笔写下的供词称国库无存银米,他拿出自家的粮食救济难民,部队没有给养,他只好又变卖家中女人们的首饰。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茅家琦认为,实际上在天京事变之前,圣库制度就已经遭到破坏了。在张继庚给向荣的另一封信里,也记载了这样的话:伪圣库前九月禀报时,尚存八百余万,现只存百万不足。在这里,张继庚催促向荣赶紧攻下天京,否则这些钱财就要被全部花光了。至于圣库的钱财究竟上哪里去了,张继庚在信里也给出了合理解释:伪东府有一万余两,伪天府有七千余两,伪北府有一千余两,其余大小伪衙藏银尚属不少,衣服更不计其数矣。很显然,所谓的‘圣库’,已经被太平天国内部大大小小的将领和官员瓜分了。茅家琦说,这说明早在太平天国定都之初,‘圣库’制度在执行中就走样了。实际上,所谓的圣库,在太平天国后期,甚至连形式都不存在了。它先是做了英王陈玉成的王府,湘军打下天京后,两江总督曾国藩还曾住到灯笼巷的原英王府内。上世纪70年代,在水西门灯笼巷的南京医药公司内,考古人员发现了圣库遗址。后来,这里的石柱被搬到了现在位于堂子街的太平天国壁画展览馆,两根鎏金龙凤雕梁则被搬进了太平天国博物馆内展出。不仅圣库内的钱财被瓜分一空,在太平天国后期,大量的钱财更是聚积到了洪氏家族的手中。李秀成在临刑前的供状中就谈到,洪秀全的长兄洪仁发、次兄洪仁达都是横征暴敛、穷刑峻法地搜刮钱财。天京被清军围困期间,老百姓缺衣少粮无法生活,李秀成密令守城人放百姓出城门讨生活,没料到,洪氏家族的人却在各城门设点,将出走百姓身上的钱财搜刮一空。这些搜刮来的钱财,都被他们用来奢侈享乐。洪秀全本人在定都天京后,动用了上万军民拆毁大批民房,在原来两江总督衙署的基础上改建、扩建豪华的天王府,建成后的天王府城周围十余里,城高数丈,内外两重,外日太阳城,内日金龙城,雕琢精巧,金碧辉煌,五彩缤纷,侈丽无比。其他各王也在天京城内大修王府,相互攀比,尽情享乐。与此同时,太平天国上自天王洪秀全,下至各首领纷纷搞祝寿活动。例如,定都天京后,东王杨秀清特地通令朝内军中各级官员在天王万寿之期多备奇珍异宝,为天王祝寿。又如甲寅四年九月,洪秀全的第四个儿子出生,东王杨秀清命令前线将领:仰尔国宗暨各佐将转谕各统下官员人等,俱要多多备办奇珍异宝,差派妥员押解回京,以备十月二十四日王四殿下满月之期,天王登朝谢天之用。意思是要他们和手下的官员多多准备奇珍异宝,为四王子过满月。张铁宝说:从这些简单的例子,就可以想见,太平天国王侯将领们的生活有多奢华。然而,奢华并不长久,天京陷落后,太平天国的将领们大都战死。其中,洪仁发死于乱军之中,洪仁达被清军俘虏后执行了死刑。他们死后,原先据有的财富也一并消失了。幼天王是否把财宝带到湖州当然,可以想到,作为太平天国后期的实际掌权人,基本上可以断定,洪秀全聚敛的财富是最多的。张铁宝分析说,后人关于太平天国藏金的说法,大都和洪秀全有关。不过,金银财宝带给洪秀全享受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灾难。1864年,清兵围攻天京,眼见着城池守不住了,洪秀全精神彻底崩溃。此时内外交困,城内基本上弹尽粮绝,洪秀全只有不断呼唤神灵,乞求上天降下食物,让自己的兵将饱餐杀敌。然而,一切都是无效的。在恐惧与绝望的双重折磨下,洪秀全的身体越来越差,6月1日病逝于天王府中。7月19日,湘军攻下天京后,曾国荃命人掘开洪秀全的葬身之地,将尸体抬至雨花台大营,验明正身后焚毁。洪秀全死后,幼天王匆匆即位,刚坐上龙椅,清军就攻下了天京。天京失守的当夜,忠王李秀成趁夜幕的掩护,护送幼天王一行逃出城去。在清军的围追堵截中,幼天王一路逃到了堵王黄文金镇守的湖州。湖州外围稍解,昭王黄文英就护送幼天王等一行出城到达安徽广德。湖州城陷落后,黄文金突围到广德和幼天王会合,连夜护驾到宁国,结果中途黄文金伤重而亡,落单的幼天王一行很快被清军擒获。因为这个历史事件,曾经有人怀疑太平天国遗留下来的巨大财富有相当一部分可能被幼天王带到了湖州。有报道称,1954年,曾有人在黄文金旧宅所在地,无意间发现一枚比成人手掌还要大的铜钱,上面铸有太平通宝几个字,于是断定这就是传说中的太平天国圣库中的镇库钱。这个结论似乎更有力地证明了太平天国湖州藏金的说法。关于这个说法,张铁宝认为不大可能。当初天京城破时,李秀成护送幼天王一行假扮清军才得以混出城去。幼天王只顾匆忙逃命,连自己的两个亲弟弟都无法带出,根本不可能带有大量财宝。幼天王被清军俘虏后,写下亲笔供状。从供状中看,这个幼天王是个彻底的软蛋,毫无骨气。张铁宝说,为了求生,他不仅供出了自己所了解的太平天国的所有情况,还对清廷大肆谄媚。不过,在供状中,他唯一提到的和钱财有关的事情却是他在逃亡路上弄丢了象征权力的玉玺,临时刻了一个木玺代替。那么,在黄文金旧宅附近发现的那枚铜钱又是怎么回事呢?张铁宝解释说:肯定和太平天国没有关系,因为太平天国的钱币根本就不叫‘太平通宝’,而叫‘圣宝’。南京城的哪个地方更适合藏宝太平天国遗留下来的金钱,如果没有被幼天王带到湖州,也不在大渡河畔,那么它到底在哪里?这个曾经占据了中国半壁江山的政权,它积累起来的巨大财富真的在一夜之间凭空消失了吗?南京民间关于藏宝的传说不断,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有人在清凉山上私自挖宝,企图寻找到太平天国的藏金库。王炳毅是当地一个文史研究专家,多年来,他也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而且有过不少令人惊讶的发现。王炳毅说,坊间一直流传清凉山埋藏了许多古代宝贝,大家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有人说,1969年冬,清凉山的一个菜农在清凉山西峰下燕王河水塘里捡到了一尊6寸余高的翡翠佛像,我还去寻访过,但没有结果,不知道是真是假。几年前,又有一个老太太言之凿凿地说,当年她老伴亲眼看见有人在清凉山西侧南图工地上找到满满一坛子金元宝和金砖。这让我真觉得清凉山上肯定有宝。王炳毅为此还特意采访了一位姓邹的南图老职工,邹先生介绍,1983年夏初,清凉山下南图古籍分馆工地上确实有坛子宝物出土,但只是银元宝和百余枚清末银洋,并无金子。建筑队民工们是在挖柱坑时在两个土坟之间的草丛下边发现坛子的。那瓷坛高约二尺,旁边并无其他藏宝。民工们争相哄抢,竟抢走了一半多银元宝和银洋。而且,他们中几个抢得多的连活儿也不干了,立即携带战利品返回皖豫二省老家。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干警迅速介入,追缴回应属于国家所有的大部分银元宝、银洋。邹先生回忆,收缴回的银元宝共51只,每只重为20市两,上边均凿有光绪××年字样。显然,这不会是太平天国的藏金。早在民国时期,就常有人上清凉山去寻觅宝藏,因为南京民间很早就流传蒋驴子从清凉山掘出24箱金银财宝而一夜暴富的传说。王炳毅说,据他所知,蒋三曾充任李秀成的骡马总管,太平天国失败后不久,他突然一夜暴富,有人传说,那是因为他从清凉山掘出了曾经帮太平军埋藏的24箱金银财宝。当时,南京边营、太平巷、三山街、升州路一带都有他家的古宅院和店铺,如太平巷50号蒋家古宅规模比较宏大,抗战初期南京沦陷,这儿曾改为日寇宪兵队拘留所,高墙深宅里面囚禁杀害过许多抗日志士。解放后,这里改作白下区粮库,1958年建成江南机械厂,上世纪80年代原地建起太平商厦。此外,南京民间还流传着石头城内马鞍山里有长毛藏金窟,城西北卢龙山上亦有长毛藏金窟之类的传闻。在这些传闻中尤其引人瞩目的是天王府藏金的说法。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太平天国窖藏宝藏之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