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守宫砂

  神秘守宫砂

他可从没走过人镖 史正万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已过知命之年的他,竟然又和一个女人有了缘分。而且,还是一个沾着晨露,山花般娇嫩漂亮的姑娘。 那天上午,史正万正在屋内品着香茗,吸着水烟,镖局里的伙计林三儿进来禀报说:镖头,门外有位先生要见您,说是有桩生意上的事,想找您商谈。 史正万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摆了摆手,照旧喝着他的茶,吸他的烟。倒不是史正万这个人傲气十足,而是他天生就沉默寡言,可要紧处说出来的话却是一诺千金。林三儿会意,抬脚走了出去。 史正万是不愁没有生意做的。 上个世纪初期的关东大地,胡匪多如牛毛,世面很不太平,保镖这一职业十分红火。在当时的辽河两岸,最著名的镖局当数盘山史正万开的通泰镖局了。史正万做生意从来都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在他看来,干镖局这行,最重要的是信誉和名声。由于史正万有老道的江湖经验和广泛的江湖关系,因此,他在江湖上行走半生,从未失手丢过一次镖,深得雇主的信赖。所以,他的通泰镖局的生意非常火爆。 史正万不但做生意讲信誉,而且乐善好施,那年间,由于官匪横行,民不聊生,史正万常在镖局门口摆下粥棚,救济灾民,因此,又有史大善人的雅号。 镖头,客人来了。 工夫不大,林三儿领进一位头戴黑呢礼帽,身穿绸面长衫,脚蹬千层底燕尾布鞋,年龄在六十开外长着满脸花白胡须的老者。 史正万起身相迎,并让林三儿给老者看座倒茶。 老者说:史镖头,我今日前来,是有桩买卖想交给贵镖局去做。我有个要求,您尽管开口要价,不过,这趟镖很特殊,非得您亲自出马才行。 不知老先生要正万押送的是一趟什么样的镖?史正万呷口茶问。 老者没有回答史正万,而是站起身来缓缓说道:史镖头,三天后您自然就知道。我还有事儿,先行告辞了。老者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票放在案几上,史镖头,这是订金。三日后,我自当会将镖给您送过来。 老者说罢,迈着轻盈的步履走了。史正万嘱咐林三儿送客,随手拿起案几上的银票一看,不由得暗自称奇:这是张面额三千现大洋的银票。老者一出手就留下了这么多订金,而且要求他亲自出马。史正万想,老者他要保的这趟镖肯定非常贵重,他究竟要他走的是趟什么样的镖呢? 镖局中有个规矩,档次低一些的镖头叫趟子手(就是镖局里的小伙计),一般的镖,趟子手出去押送就行了;再高一点的,让镖师出头也就是了;比较特殊的镖,得镖头亲自出马。 这老者行踪似乎有些诡秘。史万山在盘山生活了半生,三教九流的人他认识的不在少数,可这个老者他却从未见过。 三天后的早晨,史正万刚刚吃完早饭,林三儿进来禀报说老者来了,令人不解的是老者的身后竟然跟着一辆华丽的轿车,看不清轿车里边有什么名堂。史正万一掀袍襟,迈步走了出去。镖局的门外,老者正在往拴马石上拴马的缰绳。 史正万走过去抱拳拱手说:老先生真准时呀! 老者也抱拳还礼,指了指轿车朗声说:史镖头,我要您押送的镖就在这轿车里边。见史正万有些疑惑,又朝着轿车里边说道:雪嫣,下车来见见史镖头。 史正万定睛一看,轿帘掀起,打轿车里走下一位十八九岁的漂亮姑娘来。只见她一身素服,一头黑发束在脑后,面不施粉而白,唇不点朱而红,眉弯新月,眼盈秋波,修短合度,天生丽质。尤其是那一双凤目,灿若晨星,顾盼生情。真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更让史正万惊讶的是,姑娘的耳垂之上竟然有一颗朱砂红痣。 这姑娘美得简直让人窒息。史正万见识女人无数,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这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美丽的姑娘。 呆愣之际,姑娘轻盈地走到史正万身边款款下拜:小女子雪嫣,见过镖头。 姑娘说罢,皓齿微露,望着史正万嫣然一笑,站到老者身边去了。史正万一见,姑娘眼波轻盈,温情脉脉,真可谓千娇百媚,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笑笑说:雪嫣姑娘好。 史正万满目狐疑地望了望老者,老者捋须一笑:镖头看好了,这就是我让您押的镖呀!见史正万有些惊诧的样子,老者说:史镖头,贵镖局有名文规定,‘镖’包括财物以及各种各样需要保护和保密的物品,大小贵贱都没有要求。我想,这人也应该说列在其间吧! 史正万押了半辈子镖,却从没听说过有人出钱让他走人镖的,而且还是位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看来,是让老者钻了他的空子。通泰镖局几十年来之所以在江湖上威名不衰,靠的就是这信义二字,要是将这笔生意推了,传了出去,将会被人持为笑柄的。 史正万想到这儿,走到老者面前,面上挂笑说:老先生,此镖真可谓别出心裁呀!但不知老先生要将这位姑娘送往何处?镖完整无缺押送到位后,老先生最终可出多少银子? 老者说:史镖头出言爽快,那好,我也就直言快语。此女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家住塘沽边家夯,被人贩卖到此,我费尽周折才将她从窑子里赎出来;我想让您在一个月之内将此女安全送到家。事成之后,您可到六十里外的沟帮子找我。小老儿名唤陈明仁,那儿新开张的瑞通当铺是我在盘山的一个分号,到时候当付镖银三万现洋。如果镖头不慎将镖丢了,或者说超过了约定时间,则按民间俗成的规定来办理。史镖头,您还有什么不放心要问的吗? 谁不知道沟帮子新开张的瑞通当铺,是京城里来的一个富商开的一个分号,没想到掌柜的竟然就是这位老者。史正万说:老先生侠肝义胆,让正万佩服。老先生只管放心,正万就是肝脑涂地,也不负老先生所托。我马上收拾收拾,然后交待一下镖局里的事务,即刻赶奔塘沽。 老者到雪嫣面前交待了几句,然后坐上轿车飘然而去。 史正万稍事收拾,便亲自带上十几名精干的伙计护送雪嫣上了路。一路上倒也顺当,二十天之后,便到了塘沽。按照雪嫣提供的地址,史正万找到了雪嫣的老家边家夯。可史正万怎么也没想到,雪嫣的父母由于过度思念女儿,早已双双离开了人世。院落依旧,人事全非,雪嫣哭得是悲悲切切,肝肠寸断。 史正万见状说:雪嫣,既然家中发生如此变故,还不如随我回盘山找陈明仁陈掌柜的。俗话说得好,哪儿的黄土不埋人?姑娘正值青春妙龄,如花的容貌,大好的时光还在后头哩! 雪嫣含着眼泪答应了。半月后,又随着史正万赶回了盘山。史正万吩咐林三儿带着雪嫣来到沟帮子的瑞通当铺,没想到当铺里死气沉沉,伙计里里外外进出,脸上都凝了一层霜,看样子当铺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位兄弟,看你们匆匆忙忙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林三儿截住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伙计打听。 小伙计上下打量了一下林三儿说:您是谁?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神秘守宫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