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妻:我巴不得是毛泽东整粟裕!

  粟裕妻:我巴不得是毛泽东整粟裕!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毛泽东登坛拜将,重用粟裕的决策无疑是对的。与蒋介石争天下,战争当然是第一位和现实的事情,其他政治、经济都需要从属于军事。

  

选择一个战略区的领导人,主要是选择军事指挥员,选择战区统帅。粟裕也就成了这样一个应时而出的统帅。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此后,毛泽东每临大战,屡屡电示粟裕:独立处置,不要请示、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

  

粟裕在这种超乎寻常的信赖之下,豫东、济南、淮海、渡江、上海,横扫千军,连战皆捷,与其他野战军的战果凑在一起,一个新的共和国雏形也就呼之欲出了。

  

1949年到后来,粟裕受到的倚重有增无减。

  

进入1950年,毛泽东对粟裕的倚重,甚至还超过了他的第一爱将林彪。不仅未答应粟裕提请林彪指挥台湾战役的建议,仍然令他负责此战;朝鲜战争一爆发,毛泽东还将粟裕从东南调往东北,列为了挂帅人物的首选,林彪反而破天荒地成为第一替补。

  

正因为此,杨尚昆很钦佩粟裕。

  

他与粟裕历史上并无渊源,但曾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长期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经常听毛泽东提起粟裕和他的战报,耳濡目染,也就对粟裕熟悉了。

  

他后来回忆说,在七战七捷之后,毛泽东就称赞粟裕善于指挥大兵团作战。而且对一些重要战役,毛主席常说,发电报征求一下粟裕的意见。

  

但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随着战争硝烟的沉寂,和平钟声的敲响,粟裕这个为战争而生的人,也就似乎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上,粟裕的这种荣光因得罪了两个半元帅而戛然而止。

  

彭德怀主持千人大会,给了他一顶反党反领导的极端个人主义者的帽子,残酷斗争 了五十余天,即便不得不低头,诚惶诚恐八次违心作检讨,也还是过不了关。

  

好在毛泽东没有完全忘记粟裕,或许仅仅是假借他人之手,稍稍惩戒一下这个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完人,也就是蒯斯曛当年所说的麻烦来了。

  

他先找到萧劲光,询问萧劲光对粟裕的看法。

  

萧劲光也是毛泽东多年的老人马,备受信任,是后来可以用来掺林彪沙子的人,却没有粟裕这样树大招风。他直言说:粟裕为人正派,没有二心,是好人。

  

毛泽东点点头,表示同意。

  

随后,他意味深长地传话给批判大会的组织者们,说:粟裕同志战争年代打仗打得好,是为公的。到北京以后是为公还是为私?不能说都是为私吧!

  

最高统帅话里有话,别人下手就不能不有所顾忌了。粟裕才终于得以过关,未曾走进敌我矛盾的行列。

  

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也不幸突然落马,被人拿出他前年整粟裕的方式开始不断挨整。挨整的时候,过去一些讳莫如深的事情也自然顺带浮出了水面。

  

这年9月15日夜,毛泽东出席中南海颐年堂举行的军委扩大会议时,许多高级将领纷纷揭发、批判彭德怀曾多方面排挤和打击原总参谋长粟裕。

  

据邸延生《历史的真知——文革前夜的毛泽东》一书记载:有人揭发:以前粟裕总参谋长凡在上报的文件上面写有‘彭副主席并转呈中央、主席’的字样时,彭德怀经常扣压文件,还当着粟裕的面大发脾气说‘我不是你的通信员’而拒不向中央转呈;还有人揭发彭德怀和黄克诚曾在1958年5月26日召开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恶意攻击、诬陷原总参谋长粟裕,给粟裕扣帽子‘一贯反领导’、‘向国防部要权’、‘告洋状’……

  

众人发言后,毛泽东明确表态说:去年5月的军委扩大会议,是彭德怀提出来要搞的;批判粟裕,彭德怀不能说没有责任。

  

他还用手指一指在座的罗瑞卿:你去对粟裕讲,告诉他,就说是我讲的,下一次中央军委开会请他参加!

  

罗瑞卿当即欠了一下身子,点头表示:是!

  

几个月后的1960年1月,粟裕果然应邀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

  

毛泽东在会上讲话时,还特地转过脸来,似乎有些内疚地当面对粟裕说:你的事可不能怪我呀!那是彭德怀他们那个千人大会上搞的。

  

毛泽东显然想做些解释与安慰。这柄杀手锏虽然暂时不用,但也不能生锈,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博古当年说他只知道《孙子兵法》,但这正是博古们短视的地方,能领会《孙子兵法》的博大精深,上马治军,下马治民也就游刃有余了。

  

粟裕当然明白不是毛泽东搞的,他的夫人楚青就说:粟裕的冤案不是毛泽东搞的,也不是林彪搞的。

  

后来在粟裕1979年开始给中共中央写的平反申诉报告长期石沉大海时,楚青甚至有些激动地说:我巴不得是毛泽东整粟裕!你想想毛泽东要整的人,1976年后,大刮平反风暴,哪一个还没有平反?地富反坏右都一风吹全平了反!

  

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果是毛泽东主动搞的案子,粟裕也就不是撤换为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文革期间还能相对平安无事那么简单了。后来他平反的历程也就会顺利得多。

  

所以,粟裕听了毛泽东的解释后,有些兴奋,但也有些迷茫。兴奋的是主席到底还惦记着他,迷茫的是却不公开给自己摘掉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者、里通外国、军内的坏人的帽子。

  

他不知道,没有了战争,他头上高帽的摘除,已是第三代的事情了。除了打仗,别的方面,粟裕大概永远只能是毛泽东的学生。

  

在毛泽东的心里,二十二年的征战生涯,经历的大仗不可谓不多,却只有淮海决战可以同二战时期的国外大战役可以一比。

  

因此,当二战名将英国元帅蒙哥马利1961年到中国拜访他时,他便提到了淮海战役,也说起了粟裕。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粟裕妻:我巴不得是毛泽东整粟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