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削豆腐

  竹削豆腐

宋高宗年间,北方金兵时常侵犯大宋边境,抢粮夺盐,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南宋胆小怕事,不敢冒犯金兵,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百姓苦不堪言。福全村里脾气倔强的小伙不服金兵欺凌,出头抗争,轻则被打得遍体鳞伤,重则断腿砍头丢了性命。

  

这一天,金兵闯进村子,抢走了一位姑娘。姑娘的老爹赵无言已经七旬开外,上前理论,不想被金兵推入河里差点淹死,几个小伙子上去理论,又被打折了腿。村里人对金兵无不咬牙切齿,恨不能吃其肉,饮其血。只有一个大胡子壮汉好像没事人一样,金兵来了不躲藏,也不去上前理论。

  

壮汉是个来逃荒的外地人,已经在村里生活了几年,因为喜欢吃陈老头的豆腐,一天三顿都离不开豆腐,所以大家都叫其胖豆腐。胖豆腐长得五大三粗,络腮胡子,一把护胸毛,走路大地都晃三晃。别看他长得剽悍,但却喜欢做女红活,时不时穿针走线,缝制衣服,手巧得很。

  

前几年,村里闯进一只饥肠辘辘的老虎,胖豆腐拿了把铁锹,和老虎周旋了半天,最后一棍子把老虎脊梁骨打断,又冲上前,冲着老虎脑袋补了几拳头,老虎头骨竟被打得粉碎!

  

至此,村里都知道胖豆腐能文能武,会硬会软,是条好汉。不过,对于金兵来犯,胖豆腐却表现得像个缩头乌龟。

  

有人气不过,对胖豆腐说道:你一个大老爷们,绣什么花活?金兵来了你也不为咱村子出头!

  

胖豆腐咧着嘴说:他们拿着刀呢,金兵谁敢招惹?

  

金兵有时也就三五成群,你这块头有的是力气,抢过他们的刀,定能吓跑他们。

  

胖豆腐摇摇头:那可不行,把他们得罪了,他们叫来救兵,我不完了?我呀,还是吃我的豆腐。

  

从此,村里人见了胖豆腐就来气,偌大一个村子,壮劳力要么被金兵掳去做了苦力,要么被打得肢体残疾,只有胖豆腐落个清闲。

  

有人对卖豆腐的陈老头说:以后别卖给他豆腐了,这外地人终归不和我们一条心,村子被金兵祸害成什么样子了,他一直置身事外。

  

陈老头摇了摇头说:不卖给他哪行啊,他力气比我大,跑得比我快,拿了豆腐扔下钱就走,我撵都撵不上。

  

这天,赵无言又来到胖豆腐的家里,把几袋蚕豆推到胖豆腐跟前,说道:你跟金兵说说,给他们这些东西,看能不能把我们闺女换回来?

  

胖豆腐瞅了赵无言一眼,说道:没用,金兵吃肉不吐骨头,你往里面塞什么都要不回你闺女来,这事我可不敢管。

  

说着,胖豆腐把刚买来的一大块豆腐放在木板上,又拿来一片薄竹片,横着切豆腐皮。一片片地切,很是娴熟。赵无言心里来气,有心说他几句,再一想,为了要回闺女,只得忍气吞声,便又求道:你喜欢吃豆腐,你要能把我闺女要回来,我天天给你买豆腐。

  

胖豆腐只顾用竹片削豆腐,眼都没抬:不用,豆腐我还吃不起?

  

说话间,胖豆腐已经把豆腐削成几十片,每片都薄厚一致,不断不连,很见功夫。

  

赵无言不由心里犯嘀咕,这人真怪,生得五大三粗,却喜欢做女红,玩个针线,绣个绣球什么的,吃豆腐也不和人一样。

  

过了几天,赵无言杀了一匹马,叫人把马肉卸成大大小小的肉块,用推车运到胖豆腐家,说道:听说金人骑马打仗,喜欢吃肉,我把家里唯一的老伙计杀了,你看这些东西能换回我闺女吗?

  

胖豆腐没搭理赵无言,拿了一块豆腐,在上面和侧面各画了几条黑线,然后拿起竹片,动竹如飞,只听唰唰唰几声,竹片在黑线处飞过,豆腐被切成大小不一的块状。黑线画到哪里,竹片就飞到哪里,丝毫不差。

  

赵无言把一车子马肉放在院中,说道:壮士,肉我放在这里了。

  

胖豆腐瞥了赵无言一眼:肉倒是爱吃,不过,我可没本事要回你家闺女。

  

赵无言看看那一车马肉,再瞅瞅胖豆腐那不靠谱的样儿,一咬牙,只好拉着车走了。

  

几日后,赵无言又来到胖豆腐家,手里拿着一张契约,说道:胖豆腐,你看这是什么!是好,金兵可能来村子里找。

  

赵无言很是恐慌:他们不会血洗村子吧?

  

胖豆腐说:他们未必会想到是我干的,但你一定要藏好闺女。

  

晌午时分,几十个金兵果然来到村子,挨家搜查赵无言的闺女,结果自然是悻悻而归。

  

后来,村里人听说,金兵的一个头领在一天夜里被砍了头,抢来的夫人也失踪了,军营竟无一觉察,开始以为是宋人干的,但想到宋人惧怕金兵,而在万军之中取敌方首领的能人大宋朝绝不能有,便断定是蒙古人干的。

  

赵无言忍不住问胖豆腐:金兵的首领是你杀的?

  

胖豆腐微微一笑,并没回答。

  

尽管头领死了,但金兵没了粮食还是会来福全村骚扰,但是每一次抢粮之后,金兵兵营就会被斩杀一员大将。金兵便在夜里设上埋伏,几天后,金兵抓到了胖豆腐。

  

金兵把胖豆腐拉到村西头,要砍头示众,胖豆腐无半点惧色,他对金兵说道:杀我可以,不过我想死在自己人的刀下,因为你们的砍刀不够快。

  

金兵想,宋人杀宋人,倒是省了力气,便同意了。

  

不多时,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年过七旬的陈老头。陈老头走路颤颤巍巍,风烛残年的老人哪里有提刀的力气?

  

只见陈老头来到胖豆腐面前,细声问道:准备好了吗?胖豆腐点头答应:好了,您的刀法我放心。

  

陈老头伸出左手在胖豆腐脖颈上摸了摸,然后手一扬,手起刀断,只听咔嚓一牛bb文章网声,胖豆腐人头滚落于地,脸上竟然还带着微笑。

  

金兵也看傻了,没想到眼前的老人竟然有这么好的刀法。

  

金兵走后,再也没来村子,不知是被陈老头的刀法吓着了,还是被胖豆腐那抹微笑给唬住了。

  

人们这才知道,原来胖豆腐以前做过几年刽子手,买豆腐是想练刀法,买猴摸颈是想找到下刀的地方。那一阵子,胖豆腐不分白天黑夜,有空就摸猴子的脖颈,练到最后,他在夜里就能摸出下刀之处。

  

正是靠着这利落刀法,胖豆腐偷袭了几次金兵兵营。

  

人们不明白为何陈老汉刀法也是如此精妙,一问才知道,胖豆腐那点刀法正是从他那里学来的。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竹削豆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