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参王传奇

  野参王传奇清晨,沈阳一品参行来了两位年轻人。这两兄弟是放山人,也是耿博闻的老客户。放山人就是对在山中采集人参的人的专称。大林从怀中取出一个一尺多长的木盒,放在柜台上,小心翼翼地打开。木盒中躺着一支罕见的大鲜参,参有两个芦头,纠缠在一起;参的左边像一条腾空欲翔的金龙,右边像一只闻歌而舞的彩凤,合在一起正好应了龙凤呈祥的好兆头。耿博闻虽然才三十出头,但已经随他的父亲耿聊生跌打滚爬了十几个年头。真正的野山参在原始森林中,历经半个世纪乃至上百年的风霜雨雪,参上会有一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灵气。耿博闻凭他十多年来练就的火眼金睛,用直觉的第一眼在瞬间就作出了判断,这不但是一支上好的纯货,而且参龄在百年以上,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小林有点不耐烦了,说:老板你到底要不要啊,想要就开个价,不想要我们另找别家。野山参交易有个行规,卖参的人不开价,价要收参的人开。收参人开价可是个斗智斗勇的过程,如果开的价太低,伤害到对方的自尊,放山人拔腿就走,本来有利可图的生意可能会黄掉。开的价太高,万一看走了眼,说不定会血本无归。耿博闻在心头惦量了一下,伸出三根手指,说:三千两!林家兄弟对看一眼,合上木盒?a href=http://www.gushihui8.com/qinqinggushi/muaigushi/ target=_blank>母亲樱鹉竞凶砭妥摺9⒉┪帕λ担?ldquo;三千两已经是天价,那你们开出个价来听听。大林双眉一扬,说:八千两!什么?八千两!耿博闻惊叫起来。小林笑了起来,说:城西宝源参行开出了白银八千两的高价,因为你是我们的老主顾,所以先给你看看货。现在官府以万两重金为彩头,设下野山参王擂台赛,邀请东北各大参行参赛。我们这支纯货可是五形俱全,品质怎样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吧?嘿嘿,我们还以为你目光更加独到呢!耿博闻的额头忍不住淌下汗来。宫中每年的野山参用量是越来越大,而参资源却是越来越少,负责采办官参的地方官府,万般无奈之下,设下野山参王擂台赛,强令各大参行必须参赛,想借此机会采办到几支像样的纯货向皇上交差。有人预言,这次大赛将对各大参行重新洗牌,拿不出上品纯货参赛的,会首先遭到淘汰。耿博闻本来就在为店里拿不出一支像样的野山参而烦心,要是能在擂台赛上一举夺魁,不但有万两白银的重奖,而且从此在同行中声名鹊起,可以说是名利双收。他沉吟一下,说:八千两也太离谱!你们可不可以再通融一下?小林果断地说:少一两也不卖,耿老板你自己拿个主意吧!耿博闻犹豫了一会儿,咬牙说:好,那我买下了!先‘过水’再付钱。过水是野山参交易中的行话,新鲜的山参表面上有一层浅浅的泥色,收参人买下鲜参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参进行过水,反复清洗,看是否有破绽。这一洗,就像被擦亮的明镜,这支野山参越发显得仪态飞扬,参须总长有三尺多长;一过秤重达9两2钱4分,已超过七两为参,八两为宝的标准,十分罕见。耿博闻满心欢喜。七天后,野山参王擂台赛隆重举行,辽宁布政使李大人亲自主持,全省一百三十六家参行参赛,二十位资深参把头组成评委组,经过两天的品评,一品参行选送的龙凤呈祥野山参倾倒众位参把头,一举夺魁,并将作为贡品进献给皇上。一品参行不但可以得到一万两白银的重奖,还将获赐当今圣上御笔亲书的野山参王匾额一块,这可是参行中至高无上的荣誉。布政使李大人亲自颁奖,耿博闻春风满面,上台刚要接过匾额,突然有人大喝一声:等一下,一品参行有作弊行为,这支‘龙凤呈祥’是拼接出来的假货!这话石破天惊,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大吃一惊,耿博闻更是心头一震,回头一看,说话的竟然是大林、小林两兄弟。他惊讶地说:这支野山参不是你们卖给我的吗?林家两兄弟也不理会他,上前向李大人行了一礼,说:我们卖给一品参行的是两支参,一支叫‘龙行天下’,另一支叫‘凤舞九天’,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这支‘龙凤呈祥’应该就是那两支参拼接出来的,请大人明鉴。耿博闻的心头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可那支参他细看过无数次,他十多年练就的法眼也看不出半点破绽。当下定了定神说:大人,不要听他们胡说,难道在场那么多的参把头,就没有一位看得出来吗?他这话厉害,一下子把那些参评的参把头全拉了过来,立刻有几个参把头骂林家两兄弟是无理取闹。大林告诉李大人,耿家有一套祖传拼接人参的方法,据说是用数十种树脂炼成的树胶,拼接人参可以做到天衣无缝,无人能看出其中的奥妙。但只要用苏打水一浸就会原形毕露,李大人要是不信,一试便知,他们两兄弟愿以性命打赌!李大人将信将疑,怕苏打水浸坏了野山参王,一时拿不定主意。小林眼珠一转,说:大人一定知道二十年前发生在吉林的事吧,小心重演啊!李大人一怔,额上不由地冒出汗来。二十年前,也就是嘉庆十五年,吉林进贡给朝廷的57斤9两野山参中,经查验,其中纯货才1斤12两,其余的全是趴货。嘉庆皇帝龙颜大怒,连杀官吏参商一百多人,震惊全国,就连当时采办官参的吉林布政使林振威也在劫难逃,满门抄斩。一想到这,李大人连忙命人拿来一盒苏打水,把龙凤呈祥放入水中。在场所有的人全都屏着呼吸,紧张地盯着那支野山参王。耿博闻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胸腔了一样。突然,只见野山参王的两个芦头中间冒出几粒细微的气泡,美轮美奂的龙凤呈祥竟然从中间断开,一分为两。轰的一声,耿博闻脑中一片空白,差点翻倒在地。李大人惊得面如土色,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气得暴跳如雷,命人将耿博闻打入大牢,一个月后问斩,以儆效尤,并立刻查封一品参行。耿博闻躺在阴暗潮湿的牢房中,连续三天水米未进。想到自己接管一品参行以来,尽管同行倾轧得厉害,但他待人处事小心谨慎,从来不得罪任何人。和林家两兄弟已经做了五六年的生意,感觉这对兄弟不是惟利是图的小人,才那么放心地花八千两白银买下龙凤呈祥……他正胡思乱想着,听到牢役在喊他的名字,说是有人来探监。抬头一看,只见牢门外站着林家两兄弟,他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从地上一跃而起,指着大林、小林破口大骂。问他们为什么要陷害一品参行。林家两兄弟等耿博闻骂累了,才冷冷地告诉他,因为二十年前那个错把趴货当纯货,进贡给朝廷的吉林布政使林振威就是他们的父亲,而当时为林振威负责挑选官参的参把头却是耿博闻的父亲耿聊生。耿聊生偷梁换柱,用大量的趴货换下纯货,却让林振威去顶罪受死,他自己畏罪潜逃到沈阳,改名换姓,用偷换下来的纯货卖得的钱开办了一品参行。林家两兄弟二十年来,无时一刻不想着要替父亲讨回公道。大林说:父债子还,天经地义。耿聊生已经不在人世,他欠下的债自然由你来偿还。你家当初是怎样陷害我家的,我们今天如数奉还!耿博闻惊愕地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天才说,原来你们就是林振威大人的儿子,家父生前一直在找你们。小林哼了一声,说:是想把我们赶尽杀绝吧?耿博闻摇摇头说:你我两家的恩怨我不太清楚,家父一直不肯对我明说,只是他老人家临终前再三嘱咐我,如果有一天林家的后人找上门来,就让我告诉你们,林振威大人有一些遗物,埋在他坟茔墓碑前的地下,他的坟墓就在参王庙后院的竹林中。你们走吧,我不想再见你们!眼看着行刑的日子就要临近,耿博闻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生机,每天好吃好睡,心中反而泰然了。这天,他刚吃过晚饭,突然感到腹中一阵抽搐,眼前一黑,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就不省人事。等他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又闷又热,想翻个身也难,还不停地上下颠簸。用手一摸感觉四周全是木板。他突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难道自己是躺在棺材里?有人在食物中下毒,自己晕过去后,被当作死亡而埋了,那自己岂不是要活活地闷死在这棺材里?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涌上心头,耿博闻用尽全力向上猛踹一脚。哪知道棺材盖并没有盖严,砰的一声就飞了出去。耿博闻坐起身来,发现自己果然是躺在一口薄皮棺材里,棺材放在一辆马车上,马车正在茫茫林海中奔驰。车辕上坐着两个大汉,背影非常熟悉。那两个大汉听到声响,回过头来,说:你醒了啊?却是大林和小林。耿博闻吃惊地说:你们究竟想干什么,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林家兄弟止住马车,对耿博闻说:下车休息一下吧,已经走了一天一夜,也有点累了。扶耿博闻走下棺材。耿博闻心想自己死都不怕,还怕你们再玩什么花样。突然,扑通、扑通两声,大林、小林双双跪在耿博闻的身前。耿博闻吓了一跳,说:你们想干什么?大林说:耿大哥,我们错了,毁了你家苦心经营的一品参行,更让你受尽折磨,从此无家可归。不过你放心,只要有我们两兄弟的一口饭吃,就绝不会让你饿着!耿博闻见他们说话的态度诚恳,不像是戏弄人的样子,心中迷惑起来。原来,林家两兄弟那天从牢房出来,越想越觉得二十年前的事可能另有隐情,两人一合计,就去参王庙把父亲的遗物取了出来。这些遗物除了林振威当年写的一些诗稿外,还有一份写给耿聊生的手谕,父亲的亲笔字迹他们还是认得的。看了这份二十年前的手谕,林家兄弟惊得面无人色,在心底固守了二十年的信念,像雷峰塔般轰然倒塌。一直以来,吉林和辽宁担负着官参的采办任务,由于无节制的采挖,野山参几乎绝迹,品质上乘的纯货更是凤毛麟角。而宫中对野山参的需求却是越来越大,当官的一级压一级,林振威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万般无奈之下,就写了份手谕给参把头耿聊生,要他以趴货冒充纯货交差。耿聊生认为这样做风险太大,坚决反对,但林振威一意孤行,终于闯下弥天大祸。耿聊生冒死救出林振威的两个儿子,又花钱托人赎出林振威的尸首葬在参王庙,那时大林和小林才七八岁。耿聊生将他们两兄弟安顿在一处安全的地方,他自己改名换姓在沈阳开设了一品参行作为立身之本,挣钱养活大家。谁知过了五六年,林家两兄弟突然失踪,并留下书信,扬言一定会回来讨还血债。耿聊生猜想他们可能知道了一些他们父亲的死因而产生误会。了解了当年的实情,大林、小林知道自己错怪了耿博闻,连忙找到布政使李大人,表示愿意用他们收藏的一支野山参,换回耿博闻的性命。李大人正因为收不到野山参,而被上司逼得焦头烂额。再看林家两兄弟的那支野山参确是从没见过的参中极品,当即点头同意,在他的心中一百个耿博闻也比不上一支野山参。但耿博闻的罪行是众目所见,死刑又是李大人亲口所判,总不能平白无故说放就放。就让牢役用药迷晕耿博闻,对外谎称耿博闻在牢中病亡,林家兄弟假装替耿博闻收尸,用棺材将他救出来。小林说:耿大哥,真是对不起你。那些当官的家伙真够黑的,为了打通衙门上上下下各道关节,我们把你给我们的那八千两银子全花光了。耿博闻弄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心中说不出的舒畅,哈哈一笑,说:钱财是身外之物,理解最可贵!我们本来就是失散多年的一家人,再多的钱也换不回一家人的团圆、和睦和理解!再说只要人还活着,雄心不老,就一定还会有再站起来的希望!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野参王传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