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趣闻

  历史趣闻

  朱起凤,浙江海宁人,光绪末年曾在书院任教。一次,朱起凤批阅学生策论试卷时,发现试卷中有人用了首施两端一词,他以为是学生的笔误,随即在一旁改作首鼠两端。结果考试结果出来后,书院大哗,有人甚至写信讥讽朱起凤。原来学生并未写错,首施两端是有出处的,例如在《后汉书》里不但赫然写着首施两端一词,而且注明首施即首鼠也。

  这件事发生以后,朱起凤深感自己读书粗略,知识面窄。从此他刻苦攻读,认真研讨,把古籍中所见到的首施、首鼠这类音义相关的词,随加摘抄,分类汇聚。通过苦心琢磨,细致比较,历时三十年,易稿十多遍,终于编成了洋洋三百多万字,在我国语言学史上有重要地位的《辞通》。一些著名的学者,诸如章太炎、刘大白、胡适、钱玄同、林语堂等纷纷为此书作序,大加推荐。

  朱起凤不文过饰非,对旁人甚至自己学生的批评,能正确对待,变压力为动力。这样的教学态度和治学精神,值得学习。

  沈从文第一次从军解甲后,为了生计不得不离开凤凰城,来到芷江谋求出路。当然,沈家庞大的亲属圈不会让这位昔日的少爷穷途末路的,他的由县长任上下来的五舅很快又干上了警察所的所长,16岁的沈从文已经在军队里锻炼得有点儿混得开了,自然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被舅舅招到身边工作。一个外乡来的毛头小子,竟然在警察所里干得风生水起。后来警察所兼管税务后,沈从文负责收屠宰税。想想,一个嘴角还没长须的小子,每天端着账本,在芷江城里走动,多威风。那些屠户们个个见了敬三分。因为沈家当日的影响力,在湘西地界上,沈从文要混口饭吃,并且吃好,显然不是问题。再到后来,城里多个显赫人家相继看中了他,要把他拢为快婿,甚至要他随意挑选,那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偏偏这个时候,沈家少爷的青春期到了,他不想那样干。原因是,他已经迷上了一个女孩子。但是,这注定了是一场骗局——因为一个姓马的私生子的牵线,理由是我姐姐想约你去家里玩,沈从文去了,并且上了心。也许就是爱情的萌动,他勇敢地拒绝了各路贤达的提亲,他心里只有那个姐姐。可是,他自己也糊涂了,那个姓马的小子开始亲近他,并且老向他借钱,最后,把沈从文身上保管的母亲卖地的钱弄丢了一千多元。实际上,那是沈从文的青春期反应而已,他被姓马的小子以姐姐的名义骗了,姐姐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

  事情的真相是——因为情迷心窍,沈从文落进了那个小马的圈套。如果仅此而已,那也是一个笑话而已,偏偏沈从文当真了,他觉得无脸见人,那一千元钱对败落的沈家来说,是笔大数目了,沈从文觉得对不起母亲,所以他悄悄地离开了芷江,开始了下一步的漂流。

  因为沈从文是个大人物,所以这么个青春期的小事件也变得非同寻常。事实上,这一走,就走出了一个百年难遇的沈从文来了。

  从上世纪三十年代齐白石老人享誉画坛起,市面上冒其名的画品越来越多。一些购画者不时拿着他的画上门求其鉴别或加写题记。后来他干脆声明予之画从借山馆铁栅门所出者无伪作。其夫人胡宝珠也会作画,为了避夫人捉刀之嫌,他忍痛割爱让胡宝珠不再作画。

  胡宝珠18岁嫁到齐家,齐白石作画时她便站在旁边理纸磨墨,耳濡目染受到艺术的熏陶,也不时习作。她天资聪颖,画艺日增。一次,齐白石看到画桌上一幅《群鹅图》,竟以为是自己所作,挥笔署款三存印富翁齐璜作于故都,并连钤三印。过了一天再仔细品味才发觉是夫人的临摹之作,于是题跋更正:此小幅乃宝姬所临。后来,宝珠又作了一幅《群虾图》,拿与丈夫品评。白石老人欣赏之余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者夫人有此成就,构图着色无不酷似自己的亲笔;忧者恐人散布流言蜚语说齐白石作画有夫人代笔,连借山馆出来的画也不可靠了。

  宝珠作画原为消遣,她知道丈夫的心事后,从此搁下了画笔。

  三国时,吕岱位高权重,名声显赫。他的朋友徐厚常常毫不留情地批评他的缺点。吕岱不仅没有责怪徐厚,反而更加尊重、亲近徐厚。

  我们不得不钦佩吕岱不畏别人批评的态度,如小草般虚心接受的生活态度,造就了一代名将。

  梅兰芳在演出京剧《杀惜》时,突然听到有位老人说不好。梅兰芳来不及卸装更衣就用专车把这位老人接到家中。恭恭敬敬对老人说:说我不好的人,是我的老师。先生说我不好,必有高见,还望赐教,学生决心亡羊补牢。

  老人说:阎惜姣上楼和下楼的台步,按梨园规定,应是上七下八,博士为何八上八下?梅兰芳恍然大悟,连声称谢。我们不得不钦佩梅兰芳的谦恭,就是这种如小草般可视平凡人为师的生活态度,造就了一代京剧大师。生活中,我们都想如大树般活着,早已忘却了小草的存在。可事实上,拥有穿山裂石之力的,往往都是这些谦逊的小草。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历史趣闻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历史趣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